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夜里明昧不定的灯啊

小诗2018-06-23 19:53:03


春上村树在《挪威的森林》里写他多喜欢《了不起的盖茨比》这本书,男主角名字我不记得了,大概就是他最好的朋友与他都喜欢那本书,好朋友说,如果你把《了不起的盖茨比》看了多少多少遍,那大概我能和你成为好朋友。书里面他借男主角的眼睛去写《了不起的盖茨比》守候爱人的灯光,萤火虫在夜色中一晃一晃哦,多么孤独多么美好啊,就像盖茨比守护爱的人那样,秘不可宣的心事,秘不可宣的心事,又孤独又忧伤又渴望。


我在考完中招考试的夏天读完《挪威的森林》,那本书初读我是不喜欢的,不理解他们扭曲的表达爱的方式。大概过了两个月还是三个月吧,书里的东西自然就进到了脑子里,大概就是内心有缺陷的人去理解去爱的故事。虽然表达爱的方式很奇怪——我安利阿次的时候跟他扯:“就是男主角喜欢谁,就要跟她发生关系。”后来他接受了这种设定,后来他跟我说靠一本好书就被你给毁了,后来他用诶不用还了腻这样让人想揍的嘴脸把那本我在八所新华书店买的一个星期读完的《挪威的森林》强行借走。我偶尔还会想起书里一些零落的片段,但更多的还是盖茨比守护爱人的灯光吧:


“我凭依栏杆,细看那萤火虫。我和萤火虫双方都长久地一动未 动。只有夜风从我们身边掠过。榉树在黑暗中磨擦着无数叶片,籁籁作响。 我久久、久久地等待着。 过了很长很长时间,萤火虫才起身飞去。它顿有所悟似的,蓦地张开双翅,旋即穿过栏杆,淡淡的萤光在黑暗中滑行开来。它绕着水塔飞快地曳着光环,似乎要挽回失去的时光。为了等待风力的缓和,它又稍停了一会儿,然后向东飞去。 萤火虫消失之后,那光的轨迹仍久久地印在我脑海中。那微弱浅淡的光点,仿佛迷失方向的魂灵,在漆黑厚重的夜幕中往来彷徨。 我几次朝夜幕中伸出手去,指尖毫无所触,那小小的光点总是 同指尖保持一点不可触及的距离。”


《挪威的森林》节选


《了不起的盖茨比》这本书是在南下的硬卧火车上看完的。大学的时候喜欢装13,总觉得戴着耳机听着歌捧本小说手托腮儿,在玻璃窗折射的阳光下阅读是特唯美的事。然而,实践是能够出真知的:火车况且况且(拟声)晃悠晃荡还有瞬间黑天过隧道的车程还有花生瓜子八宝粥诶脚让一让啊的嘈杂环境下,读书是件痛苦的事。再说了,和老乡一起坐火车回老家,又是硬卧,有什么能够比打牌吃零食拿枕头打想睡懒觉不玩耍的人有意思呢?


我记得一次超好玩的回乡之旅,那一年凤凰传奇的“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火得不得了,我、皮裤、霉菌跟着龅牙新宇学长坐三天两夜五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回家。同车厢的是一对从济南回去的小情侣,他们在下铺的床位盖着被子搂搂抱抱,说些甜蜜而忧伤的话。


回去的旅途怎么说呢?就是打牌吃零食扯些笑点很低的废话吧,皮裤一直叹息为什么上次回乡的白净男孩不愿意跟我们一起,这样就可以和新宇学长组CP惹(人就是不喜欢你们gay里gay气的所以才很酷地飞回去的好吗)。霉菌全程就在:“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新宇学长:“你不要再唱了!”我啊,就是吃吃吃,闹闹闹,偶尔在赢牌的时候来一句:“苍茫的天涯是我滴爱,绵延的群山脚下花正开!”新宇学长:“你们不要再唱了!”


再有就是那对情侣中的男朋友,跟我们玩得超开心的。我们抱怨火车的盒饭又贵又难吃,抱怨霉菌唱歌跑调但是一直唱一直唱还只是一句,我抱怨霉菌手机杀马特屏保,还有E(读出来)XO主题,霉菌抱怨我记不住她偶像名字:“是读XO!”新宇学长抱怨被“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洗脑,后来完全被我们跑偏,这个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的boy竟然在“后面怎么唱”的稍稍试探之下把那首歌的rap唱了出来……眉飞色舞唾沫横飞,场面hight到不行,笑得我肚子痛。南下的列车是有水果的,小盒子裹个保鲜膜一小盒三十的卖,男朋友等推车来一次问人一次黄瓜橘子的价钱,三十一盒,十五一盒,到快到海南的时候水果变成十块钱三盒……嗯,这也是一个槽点。


后来我们在快到站的时候,用笔在扑克牌上把那些槽点全写上去,我让皮裤把牌塞到新宇学长的枕头套里,让它像漂流瓶一样传递欢乐。男朋友小心翼翼地,一张一张把它们收起来,整理好,眼神里有十二分的惋惜。后来我们到站下车,他将扑克揣进兜里留作纪念。


下车的时候新宇学长自嘲自己是“分手大师”,说这对情侣说好了火车到站就分手,下了火车彼此说散就散再也不回头,上次也遇到了一对也是酱紫的,“妈耶我是有超能力?”于是我忽然理解了旅途上他们沉默不语略带惋惜的神情……但是关我屁事,我路上玩得超开心的啊,耶!


噢对,盖茨比的灯光。大概就是你在高处亮着一盏灯,靠着窗户远远地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像是思念,也像是守护,也像是……孤独。


我接触过这样的孤独感受,睡不着觉的老人,夜里亮着一盏灯,小凳子坐着老花眼镜戴着,一遍一遍翻阅着去逝老伴留下来的书信回忆。他神情黯淡,翻阅纸张的手脆弱而专注,仿佛一点声响就会将孤独的眼泪惊扰出来。老人在他的房间安静阅读,我在夜里两点的黄皮树上守着他窗户透出的微弱灯光,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说你是猴子你是猴子你是猴子。小岛的夜真黑,有星星和月亮点缀的天空不难看,清风微微凉,阿凡你的脑袋枕着树枝双手环住树干心想抱抱那个悲伤的老人家。


你不要太难过了吧,你一遍又一遍对自己说……


不喜欢用一句话定义某个人或是某件事

你怎么能够把别人的成果标签化了呢

《挪威的森林》那么好看,才不是你说的那样呢呆

哦对了,里面有一段渡边君说多喜欢绿子的描述

说她像春天小熊的可爱

我就这么喜欢你

后来你把这个“诺”删掉了

把写给她的票圈都删了

你真怂

嘻嘻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