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孩子们眼中的俗世奇人

胜利实验幸福一家人2018-06-23 18:12:18

晚清光绪年间,天津卫本是水陆码头,居民五方杂居,性格迥然相区别,然而,燕赵之地,血气刚烈;水咸土盐,风俗习惯强悍。近一百多年来,列举所有中华大灾大难,没有一个不首当其冲,于是产生出各种怪异人物,既然在显赫上层,另外在市井民间。作者听的很多,长记在心,所以,作者随想随记,描绘了解放以前出现的社会风土人情;每个人一篇,各不相关,最后写成一书,名为《俗世奇人》



六月,孩子们眼中的俗世奇人.


— 01 —


周琪悦

“园丁”吴                         

      我有一个朋友,她叫吴思泓。小吴有个爱好,那就是栽花。看着她栽花的样子,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把她想象成“园丁”。园丁园丁,顾名思义,“园丁”吴。

       说她爱花哎,还真是叫个真切。有次我去她家玩,顺便参观了一下她那“窗台花园”。她的房间有个小阳台,里面种满了花花草草。我打开窗户钻出去,便好像觉得进了仙境一般。紫色的无忧草伸着漫长的手臂,凤凰草头戴金黄的桂冠。各种枝条花朵连接在一起,汇成了花的海洋。我惊呆了,深深地沉浸在这座“欧洲庭院”里,站在那儿久久不能自拔。

此时“园丁”吴叫醒了我:“嘿,周琪悦,你快过来,我们来培多肉。”我听话地跨了过去。这温柔的声音又有谁不爱听呢?

       “园丁”吴一手执着小铲,一手托着一株多肉幼苗。只见她举起小铲,在浑黑的泥土上挖了一个洞。这洞大小正好,浑圆,把小多肉插进去,正好!我心里暗暗赞叹道:“这手法这样娴熟,肯定是练了好多次。”

       只见“园丁”吴一边轻轻地种植着小多肉,一边自言自语又好像在对花儿说:“呼,好了,你真漂亮!不要受伤哟!”她又来教我怎样浇水,浇多少……好一个活生生的园丁形象!

       突然,我的目光聚在了一盆多肉上:那盆多肉看起来很憔悴,叶面上也伤痕累累。“园丁”吴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又轻声细语地说:“前几天暴风雨,我把几盆植物搬到房内,却把这盆放角落里的遗忘了。它被吹了下去,我也没发现。直到看到,它的盆已经裂了,叶瓣也掉了好多。但我坚信,只要我把它换一个盆,护养一下,它一定能活过来!”看着她一脸的认真执着,我的心不禁一颤。

      我震惊了,“园丁”吴爱花,更爱花的生命。她热爱着花,就像父母爱孩子一般。这种对生命的热爱,我觉得是颇耐人寻味的。


— 02 —

李馨远

“冷面”丁

      我们有一位数学老师。她一头乌黑的短发,戴着一副红色的眼镜,一双眼睛射出的光芒十分锋利,仿佛要将你刺穿。她不怎么笑,我们笑称“冷面”。

       记得有一次,这位老师来给我们上课。她一开始讲课,全班就像是被她强大的“气场”镇住了,全变成了木头人,一声不吭。每当“冷面”丁冷冷的目光扫过我的座位,我就胆战心惊,仿佛是在乌云翻滚的大海中行船,顿时觉得浑身发抖。没想到这时候天上还劈下一个霹雳:“李馨远,这题你来回答!”我着实被吓了一跳,一下子竟呆若木鸡,说不出话来。等了好一会儿才勉强能吐出几个字来,磕磕绊绊的回答。没想到半空又打下一个霹雳:“再说一遍!”我努力鼓起我仅剩下的那点儿勇气,再说了一遍,还没说到一半,又有两个惊雷向我滚来:“声音太小,再说一遍!”我一下子呆住了,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冷面”丁的眉毛一下子拧成了麻花:“说不出来就下!”我像个沙袋似的,“嘭”的一下倒在座位上。唉,真不巧,竟然被丁老师给盯上了!

       果然,丁老师的目光仿佛在我身上定了位似的,使劲盯着我,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把头转向时钟,才过了十分钟!而这十分钟感觉就像过了一年那么漫长。我如坐针毡,动都不敢动一下,就像钉在椅子上,一直挨到下课,丁老师的目光恐怕已经在我身上捅出几个洞来了。

       终于,丁老师看了看钟,然后给我们布置了作业,最后,用极为轻松的声音道:“好了,课就上到这里,下课!”接着才三下两下将东西整理好,快步出了教室。我这才大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除了一身的冷汗。

       这就是我们班的数学老师,够“冷面”吧?


— 03 —

朱清影

快手“牛”

      凡事手艺届,都是靠着一双手吃饭的。有能耐的,吃荤,亮堂,站在大街中央;没能耐的,吃素,发蔫,靠边待着。论手艺,我还是最佩服楼下的“快手牛”。  

       “快手牛”姓“牛”,名“影”。是我家楼下菜店的老板,咋一听像个大姑娘的名字。实际上人家是正宗河南大汉,身材高大,有一米八开外,眼神发亮,还顶着一个“不毛之地”的大脑袋。平日里笑呵呵的,待人热情,所以他家每天人来人往,生意兴隆。最叫人吃惊的,还是他那一身绝活!

      “快手牛”的绝活是削菠萝,一个二十几块钱的菠萝,到他手里,不出一分钟,保管给您削好了。据说从来不会割到手。外行以为是他自己夸口,不信;同行气他抢生意,也愣说不信。

       一天,我跟妈妈去买菠萝,正好亲眼见识了一下他的本事。妈妈让他给我们挑一个甜的,大小适中的,还要削好。“没问题”。快手牛嘴上爽快地答应着,手已经在菠萝堆里翻找了。“就它吧,保证甜。”“好,相信你。”妈妈也很认可他的选择。快手牛拿起菠萝刀,三下五除二削去了菠萝顶上的叶子,周围的人也聚拢过来,大家屏息凝神,打算欣赏一场精彩的表演。

       开始了!只见快手牛手中拿着刀,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菠萝。他的手臂悠然摆上,摆下,摆来摆去,不慌不忙,非常连贯,如行云流水一般。他先麻利的削去外皮,然后再螺旋形的剜去菠萝身上的刺。我看着看着便看呆了,这个表演好像是某种程序,有条不紊,菠萝就在他的手中飞速“运转。”不一会儿,黄澄澄的菠萝肉就呈现在我们面前了。浓郁的菠萝果香飘散开来,让人都想流口水了。

      就在这时,我发现了一个破绽。快手牛的手背上有一道伤疤,于是我大声说:“你的手被刀割破了!”听了这话,他似乎有点不高兴。看了看伤口用不屑地口吻说“小姑娘,你以为这是削菠萝划破的吗?再好好瞧吧!”说着,他把手伸到我面前,哦,看清楚了,那是明显的擦伤。“那是我早上搬箱子时,不小心刮到的呀!”

      这是,旁边的一位阿姨也应声说,她可以证明,这伤确实是早上快手牛卸货时弄伤的。“小姑娘,这功夫可是日积月累磨炼出来的。”快手牛意味深长地边说边把削成块的菠萝递给我。

       后来,我也见过其他削菠萝的人,可是都没有他快,他真是一个技能高手呀!


— 04 —

富奕珈

 “扫描”徐

      我的作文老师姓徐,他是一位小有名气的作 家,很有个性,看文章的速度极快,我们都称他为“扫描”徐。

      “扫描”徐的年纪已有些大了,偏灰的头发中夹杂着几根花白的头发。虽然年纪大,却仍十分有精神,背挺得笔直。”扫描”徐得鼻梁上驾着一副老花眼镜,上面蒙了薄薄的一层灰。可还是挡不住那犀利如针芒的目光,毫不难看出”扫描”徐挑剔、严格的性格,令人不敢直视他那咄咄逼人的目光,十分让人害怕,不敢靠近。

      说他“扫描”徐,是因为他批改作文时的速度很快,几秒钟就会批好,还会给你做出评价,教你如何将作文写好。有一次,我将我写好的文章给”扫描”徐看,只见”扫描”徐看了几秒,很不客气地说:”这个不好,我不要!“说着,”刷刷“两道,用笔划了两下,便将本子还给了我。“扫描”徐说:”我要的是通过内视力写出来的文章,而不仅仅是眼前所看到的,要闭上眼睛浮现出来的,要睡觉时浮现的。“我对徐老师一针见血的评价十分吃惊。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如此快地做出评价,进行详细的教学,只有”扫描”徐一人能做到。这是”扫描”徐的大招!听了”扫描”徐的话,我便立刻清楚我错在哪里,如何改正。我很快写好了一篇文章,递给”扫描”徐看。

      只见”扫描”徐的眼神像扫描机一样,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地看了一遍。不到十秒钟时间,便把文章看完,点了点头,说:”这篇作文写的不错!”便还给我,向我投以赞许的目光。我顿时心中大石头一落,不由得心生佩服:”扫描”徐的“快速看文”法真是奇特,令人叹服!

      “扫描”徐的本事,别人估计一辈子也不知道是怎么练出来的。


孩子们认真修改,互帮互助,

才能有这栩栩如生的“奇人”。


— 05 —


许依然

管家“婆”   

      我们班有个隔着门缝吹喇叭——名声在外的管家“婆”,东瞧西望,比太平洋的警察管的还宽。

      管家“婆”实则是个男生,高高瘦瘦,顶着个刺猬头,架着副眼镜。看着斯文,实则……至于为什么叫他管家“婆”,着还真得说说。

这一天,管家“婆”被老师调到了第一排坐。这可急坏他了,只见他抓耳挠腮,上课一直惦记着小新闻。这偷偷将头溜到身后去嘛,还没眨眼,就被老师给硬生生地扳回来。怎么办呢?管家“婆”想破脑袋都想不出,只见得此人像浑身长了跳蚤似的,好赛那多动症又上线了,总不得安宁,不搞出点小动作,他还真不死心。这一回头嘛,被后桌冷眼相对,热脸贴上冷屁股,不好说。这二回头嘛,却啥也瞧不着,只见后面各各埋头苦干,将他视为空气。这三回头嘛,总觉着背后冷冰冰的,一双灼热的眼睛好赛将他看出一个洞来……

      “刘健安!”这猛然地一声河东狮吼,如同山洪暴发,把管家“婆”惊得从位置上跳了起来,继而立马耷拉下脑袋,立在那里显出一脸的无辜。突然,这“居高临下”的管家“婆”喜滋滋地将双手藏在背后,一双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好赛一个哨兵。嘿,还真被他寻到了宝!只见他往上一跳,用手直愣愣地指着旁边的一位同学,“惊喜”地哇哇大叫:“老师!张德邦在玩手表!”那神情,又好赛发现了美洲大陆似的。要说这管家“婆”自身不保还要拖人下水的功夫,还真造化挺深。不一会儿,管家“婆”与这小张同学边杠上了。只见小张同学“咬牙切齿”地紧盯着他,从牙缝里硬生生地挤出一句话“多嘴!”于是乎,两对眼睛眉毛一个比一个挑得高,就快顶上发际线了。那管家“婆”刚想伸手笔划,只见眼前一黑,一个高大的身影伫立在他面前……台下有同学笑道:“这管家‘婆’事儿可真多!这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到了第二天,这管家“婆”的名声,便一传十,十传百,再也找不着边儿。这管家“婆”火上浇油的嘴呀,至今还是闭不上,如果走进我们班,保准你能听见他“喋喋不休”的声音。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 06 —

蒋文慧

厨神蒋

      厨神,这个名字听起来可是不一般的气派。名副其实,可不容说,只有当你尝到那无法形容的美食,恐怕你会吃的一滴不剩,盘子都不用洗啦!

      厨神蒋,是我们家的大蒋。他的特征,可不是一般人有的。一双玻璃球般的大眼睛,赛如青蛙的眼珠儿,“咕咚咕咚”的老是转。说起这鼻子嘛,很是大,鼻梁形成一条完美的曲线。一副大白牙,前面的两颗门牙最引人眼珠,又白又胖,赛一只大白兔。身高不好说,好赛一米八出头吧!发型成半品西瓜头,乌黑的秀发中夹杂着一些苍白的白发,看着有点沧桑感,却很有点味道。胡子极短,黝黑的皮肤上有一些雀斑与折纹。

      厨神蒋的手艺好的不一般。只做海鲜,不做饭;只做饭,不炒菜。别不信!这可是他立下的规矩。他的“助手”——小小蒋,在他屁股后面“帮忙”。

      那天,厨神蒋“啪当——啪当”的切着殷红的牛肉,锋利的刀刃寒光闪闪,一片一片切得像薯片般薄。见着他那手啊,悠然提起,悠然落下,仿佛伴着鼓点,和着琴音,每一刀切,那闪闪发光的刀子便在木板啪地清脆一响,极是好听。啪啪声里,一片片牛肉,衔接得天衣无缝。

      只见他切肉能切得如此薄,谁能这样?一刀准切在手上。可厨神蒋切下一刀,就像那刀子有着魔力般,立时匀匀实实一片薄,薄得高超,薄的透亮。

     厨神蒋拿出了一块金黄色的东西,这是嘛?是黄金糕,是咖喱块,对,就是咖喱块!融化后的那味儿,那香味沁人心脾。只见着厨神蒋拿出一个大汤匙,飒爽的姿态,把香味浓郁的咖喱像画画般浇在了半熟的牛肉片上,顿时香味四射,馋的我口水直流。

      自此,厨神蒋“威名大震”。


— 07 —

徐瑞希

   “爱滑”章

      “爱滑”章是我们班的足球小将,他踢起足球来可厉害了!不过,你们别以为他在我们班里能立的住脚!要知道想要在我们班里立住脚,可难着喽!

     他有着又粗又浓的眉毛,眼睛不大不小,炯炯有神、黑呼呼的;鼻子挺挺的,好赛一个迷你滑滑梯;嘴巴殷红,好似一个女孩子的嘴巴;他还有一双强健有力的腿,跑起步来可快了!

      这次的足球赛他帮了大忙又帮了倒忙。

     第一场是我们班和5(4)踢,”爱滑”章的‘‘爱滑’‘的特性就全暴露出来了!三打白骨精——原形毕露。

      现在比赛开始了!只见4  班的足球蒋,一脚将球踢到了离球门不远的地方,幸好”爱滑”章急忙上前 拦下一球,我两眼直勾勾地瞪着他,看到他那要踢大板的节奏,我心中暗暗想到:一定要进球啊!拜托,小章!我睁大眼睛看到了“精彩”的一幕:足球还没踢飞多远,人就先摔倒了!我以为是对方把他绊倒的呢!裁判为什么不判对方犯规?急死我了!糟了,对方趁机把球踢进了球门!这真是火上浇油伤上撒盐。只见章同学一咕喽爬起来,终于他接到了一个球,对手蜂拥而上,"嘭"一声球飞了,四处都找不到”爱滑”章,下意识望一下地上。哟!果不其然,小章正躺在地上慢慢地爬起来呢!刚起来就遇到了接球的对手,一个铲球又摔了,三跤,四跤,五跤,六跤……一场足球赛一共摔了不下20跤,我总算明白了他为什么会摔跤了——原来是假摔!这小章机灵着呢!不过为了让裁判判他们犯规有必要这么伤害自己吗?

      这”爱滑”章的可真惨,本是想来点儿小花招,却帮了倒忙。哈哈,下次可一定得换个好一点的战术哩!裁判的眼睛可是雪亮的,下次小心点哟!



— 08 —

裘宛锦

搞笑金                              

     他有一个圆滚滚的身体,雪白的皮肤,细如线的小眼睛,红通通的脸颊和一个好似土豆的脑袋,凑成了漫画里的搞笑人物。他,就是我们班的“搞笑之王”——小金。有他在,班里就不差笑声。

      听!课上突然飘来一阵歌声。“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这歌声听起来有点像男扮声,声音又轻又细,还带了点“娘娘腔”的感觉。渐渐地,声音响起来了,大家便都听出是小金在唱歌,不约而同地回头看着他。

      只见他一个人在位子上越唱越嗨,扭动着他肥胖的身体,肚子上的肉都跟着节奏抖动了起来。他闭上眼睛,像吃了“摇头丸”似的,疯狂地摇着头。他的手脚也跟着情不自禁地摆动起来,一会儿拍手,一会儿跺脚,有时还用力地捶着自己的胸口,真好比是一只发狂的大猩猩。顿时,我感觉教室就像是一个舞台,任凭他展现自我。瞧瞧他那无比陶醉的样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简直太搞笑了。

      终于,有几个同学控制不住自己,被这欢快跳动的节奏感染了,丝毫不管老师讲课,小声地跟着小金哼唱起来。没过多久,几乎全班所有人都融入到了其中,歌声响彻云霄,教室里满是欢乐的气氛。

     此时,老师火冒三丈,大发雷霆,吼道:“是谁在唱歌?”歌声停止了,班里立刻鸦雀无声。小金毫不犹豫地站起来,“报告,是我’金三胖’在唱!”说完,他挺起胸膛,满脸笑容地看着我们,好像一点也不感到畏惧,还朝我们做了做鬼脸。再次把我们全班逗得哈哈大笑,他自己也张大嘴巴,捧腹大笑起来。

      这时,老师已被他气得满脸通红,两耳直冒烟,对小金瞪了几眼便接着上课。小金趁机又朝着我们举了个“耶”!并摆出一副无所谓,自在的样子,大家又被他的行为逗得只好捂住嘴巴偷着笑。

      “搞笑金”就是一本活生生的搞笑漫画书,每天给我们带来一些搞笑的画面,一些出乎意料的欢笑。可是,我还是想对“搞笑金”说一句:“搞笑可以,但不能扰乱课堂纪律哟!”


— 09 —

谭思睿

吹糖“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十分独特,独一无二的特点,有人会切黑鱼,有人会……其中我最敬佩的是吹糖“人”的老板。
     那个老板的头发短短的,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鼻子可真挺,一张嘴。尤其是那一双十分灵巧的手,轻轻一捏就可以捏出许许多多,千奇百怪的小动物,与葫芦,可厉害了。
      开始做时,只见他拿了一团糖往竹签上一插,向糖中用力的吹了一口气,在将鼓起来的部分轻轻捏一下,只见一个公鸡的头便出现了,再捏了两三下,公鸡的爪子便做完了,最后将公鸡那红色的尾巴粘上去,加上了眼睛和翅膀便完成了。从一开始到做完他的表情并没有变化,仍旧十分的平静与温和。
      我见了也十分的想试一试,于是我买了块糖鼓着腮帮子用力吹,可不管怎么吹也吹不起来,而且吹一个爆一个,一个吹得比一个小。于是我向老板看了一眼,只见他轻轻一吹,好似在吹竹笛一般十分享受的,只见他一边轻轻松松的吹,一边用她那一双灵巧的手在上面捏着,有时候还眯起眼睛在那边捏,仿佛是在享受那优美的音乐。
      不一会儿那只动物的身子就出现了,比前面的公鸡身子要精致多了,可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在上面紧紧的盯住,手拿着那把小刀在上面雕刻着,老板刻着刻着一个高低起伏的身子就出现了,啊!原来是一只小绵羊,它的头上有一团团的“毛”,脚掌是棕色的,但是下面   没有竹签,它可以站立在桌子上,这种技术可真的是太高超了,而且让人就觉得活灵活现。
      吹糖“人”的老板手疾眼快,动作敏捷而且技术十分的高超厉害,太让人敬佩了。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