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我兼职当专车司机那几天

独唱者2018-06-19 16:15:45

 

也是突然心血来潮,天天坐滴滴出行打车,最近一次和司机聊天的过程萌发了自己也试试的念头。很久之前有朋友就给我发过注册滴滴司机的邀请,我翻出来几分钟注册完毕,顺便还注册了优步。4月26日晚上吃完晚饭,我便开车从地库出来,打开滴滴和优步,开始了我兼职拉活的第一天。

 

  

  离我所在小区的东边大约1公里,有一座建材城,建材城边上有一条自南向北的火车铁轨,我每天从这路过上下班,从来没有看见有火车通过,但有朋友说他看见过一次,好像是拉煤的火车。

  

  我的第一单生意是建材城对面的一个品牌家具展厅的位置,我1分钟就到达指定地点,打电话后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上了我的车。他坐在副驾,按下车窗,告诉我不要听导航一直直行。

  

  当时的时间是晚上20:40多,我说加班啊,他嗯一声,低头看手机没再说话。他的目的地是西边一个小区,大约5公里,我熟悉这附近估摸着要经过3个大的红绿灯。

  

  一路无语有些许尴尬,我就主动告诉他我刚注册的滴滴,他是我的第一个乘客。他看了看我卡在空调出风口的手机,滴滴的司机端APP开着,屏幕常亮,显示的行程是“0”,然后礼貌性的微笑一下说,“我每天都打车,如果你在附近说不定还会拉到我”。我告诉他我也就兼职试试混个油钱,他说蛮好蛮好。离他家不远的地方,他突然让我停车,说还没吃饭,就送到这里,他吃点东西然后走回家。我看着他进了一家沙县小吃,调转车头返回。

  

  还真被他说着了,我第二天晚上出来的第一单活又碰见了他。第二次他的话多了起来,问我白天在哪里上班,是什么行业公司,需不需要办公家具。在第二个路口,我被指派到了一单拼车,需要返回地铁站接人,我还没说话,他主动表示没事没事,掉头去接人吧!

  

  在拉了几单活之后,我慢慢摸索出了几条经验:

  

  1、定位不一定准确,接单后马上给乘客打电话确定准确的地点,以免多走冤枉路。

  

  2、对于不熟悉的上车地点,一定要和乘客沟通清楚,避免长距离的掉头、地点模糊不清,我在28号拉了一个姑娘,她告诉我她在地铁站,我问她在东南西北哪个口,她就晕了,我又赶紧问是ABCD哪个口,她半天说不清楚你先过来再说吧!结果是她明明在50米街对面,我需要行驶几公里才能掉头过去,时间成本和油耗无意间都增加了。

  

  对于这种乘客,我就直接问她旁边有什么醒目的店或路标之类,让她站在那别动等着就行。

  

  3、乘客上车后,保持礼貌,主动沟通路线,省去很多麻烦。

  

  第二天起,我主动每晚在副驾的车屉里备两瓶矿泉水,在中央扶手上放一盒抽纸。遇见行色匆匆面露疲惫的乘客,我会主动递过去一瓶水。

  

  有些乘客很健谈,会主动乘坐在副驾的位置,抱怨北京的房价越来越高,到处堵车,雾霾严重。一半的女乘客会悄无声息的坐在后座,似乎对我这样的男性司机保持警惕,不认路,不多言语,而这时候我就悄悄将交通台的广播音量增大一点,希望减少一些空气中飘出来的安静和尴尬。

  

  4月28日晚,不,准确的说应该是29日凌晨了,我那天特别的精神,一直到半夜2点才收车回家。我从通州的六环载两个乘车到广渠门的一家酒店。他们都是30多岁,浑身的烟味特别重,听他们聊天得知他们在通州某游戏厅打游戏到半夜,一路上的话题就没离开过游戏,一说到高兴处就哈哈大笑。

  

  送完他们我赶紧设置了个顺风车,打算接个回家路线的单,运气不好的是,我接到的单居然离我8公里远,上车点是一家云南菜馆。

  

  我好不容易到达,乘客的电话停机。还好不多时另一个号码打进来,说绑定滴滴的号码停机了,说着上来一个满脸红光能闻见酒气的男人。我看他的长相有点像少数民族,一问是云南人,说刚才上车那个云南菜馆甚至北京城有名的云南菜,都是他朋友开的,然后说了几个饭店的名字我没有记住一个,让我吃饭的时候报他的名字必须打折!但是他下车的时候也没告诉我他的名字,还掏出现金准备付车费,我说会从网上支付扣的,他恍然大悟,然后哈哈大笑,说喝多了喝多了。

  

  在大望路大望桥底下,我以为可以接到回通州的顺风车单,没想到需要折返,去银泰底下的一个酒吧门口接人。滴滴的上车地点只显示了个大概,我知道我找不着具体地方,赶紧通知这位女乘客请她在酒吧正门口等,然后打开百度地图搜酒吧名字然后前往。

  

  没想到上来三个女子,坐在副驾的姑娘明显是领头的,她右手扬着手机她一上来就问我是哪里人!然后追问具体城市,具体县!然后猛拍一下我的肩膀,大声说:老乡!老乡!我一听口音就是老乡!

  

  听他们谈话,是做什么课程的销售吧,拿了业绩来庆祝的,说喝了酒让我关上车窗,我一路听着导航行驶,感觉导航有些绕路,我说一会就早点击到达吧,不应该用这许多路程,这位老乡向后面的姐妹炫耀,还是老乡靠谱!

  

  后来我这位老乡和后座的一个姑娘先下车,还剩一个女孩需要再走一点路程,原来他们不在同一个地点,算了我也没再计较。我告诉她看路,快到了要提醒我,她坐到前面的副驾来,瞪大了眼睛看着前面的路,然后告诉我她是个路痴。我只好停下,重新输小区名称导航。那是个偏僻的老小区,没有路灯,门口的街上两排都停满了车辆,我觉得她会害怕,开进小区停到她住的楼下。

  

我回到家洗了个热水澡,老婆孩子睡得正酣。小家伙一岁半了,睡觉特别不老实,被子是他永远的敌人,两条小腿光光的蹬露在外头,我轻轻的盖上他的小被子生怕惊醒他。我想在手机设置一下早上的闹铃,突然发现有一条陌生号码的未读短信,只有三个字,谢谢你。

 

 

  4月27日

  

吃完晚饭陪儿子玩了会,出门已经过了21:00,在小区附近接到一个单。离我家东北方向有个在建的新小区,最后一期已经完成,入住率大约有一半,乘客告诉我她在小区的南门。拐进南面的一条小街,我停在小区的大门口打开双闪等着,几分钟后没人过来,我依稀觉得这个街叫南街,我所在的这个大门是正门,似乎应该是西门!我赶紧下车问了一下小区保安,果然,南门在车后50米得掉头再左拐。我赶紧过去,结果到达南门我又等了大约5分钟,乘客才出来。她要去万达广场看电影,说有路线一路给我导航。确实,走的都是些羊肠小道,基本都是在小区之间穿梭,没有进大路。我觉得虽然是抄近道,但速度起不来,也没路灯,反而耽搁时间,看她如此执着就一路听之任之。

  

通州万达广场是通州新地标,果然接单迅速,前者还没关好车门后者已经快到,连车头都不用调转我就接到了一对情侣。车程很短,男的坐副驾,说他也注册了滴滴但还没开始拉活,特别健谈,倒是我不知道说什么。

  

这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连续接到的3单活都是突然乘客自己取消,我怀疑是有人在附近刷单,附近有地铁站我在北运河停下来等单。

  

地铁的末班车将至,大街上散落着一些等人的车辆。有出租车,有快车,也有几辆车在后视镜那挂着一串红色小灯在趴活。北京的春天极其短暂,早晚温差较大,打开车窗竟能感受到一丝料峭的寒意。

  

从一个叫阿尔法的小区送人出来,我接到了一个女孩。她要去一个叫南许场的地方,我表示很陌生。女孩一上车咳嗽了几声,我告诉她以后叫车不要一个人站在僻静的地方,那样不安全。我问她为什么不再往前一站,她说地铁的终点站全是黑车见人就问有的生拉硬拽她有点害怕。

      晚上大车都活动了起来,拉沙土的大卡车轰隆隆像一艘艘雷鸣的怪物呼啸而过,卷起的尘土飞扬开来,夹裹着浓重的尾气。女孩又剧烈的咳嗽几声,我赶紧关上窗,从副驾车屉里掏出今晚送出的最后一瓶水递给她。女孩感激的说声谢谢,一口气喝了大半瓶,然后认真的给我指路。

      几公里的路却都是小路,眼前是一片黑暗很少看见车辆,我打开远光,车子像一条在田间蠕动的甲虫缓缓向前。她当着我的面支付了12.3元的车费,连说了两声谢谢,又说谢谢你的水。我调转车头,走了没1公里,发现这不是来时的路,又赶紧打开导航回家。

  

4月28日

  

上车的是个中年男人,戴着近视眼镜,烟味很重。他说是朋友帮他打的车,到达后有人会支付。然后开始发飙骂滴滴,他说就在刚才他坐了个拼车,只走了几百米就中途下车了,结果显示车费160多让他支付!他现在没付款打不了车,说投诉了几次还没解决,说着还给我看了一下他的出行记录。我瞥了一眼,看见他手机的拼车单终点是顺义某地,想是他误操作,看他激动的样子就没再言语。他继续拨打电话,要求滴滴解决,最后说是给司机支付10元车费司机确认后就取消平台显示的支付金额。他又联系了之前的司机,司机要他发个红包,他说不会发,又扭头问我会不会,我告诉他你得加人家微信,他一听就火了,吼出几句脏话并表示不是骂司机是滴滴的做法不对......到了小区门口手机也没放下,并示意我开进去。他右手拿着手机,左手指着路,电话里告诉那个司机让他明天在小区门口等着,他给他10元现金。

  

5分钟后我接到了一对夫妻,这是我兼职以来拉到的第一次较远的里程,从通州北苑到丽泽桥。

  

男人喝多了,到京通快速的收费站他主动给我过路费,然后说我不行了,麻烦你把我送回家,说完自己按下车窗半个脑袋伸在车窗外,我提醒他老婆看好他,如果他想吐提前告诉我。几分钟后,男人突然从蜷缩着的状态恢复过来,我从后视镜看见他一把抱住了女人,我闻见浓重的酒气让人有点作呕,然后听见他口齿不清的说,“媳妇儿,钱没了,咱再挣!”鼻腔里一股急切的喘息后,补了一句“不要紧!”

  

高速至双桥,女人急声告诉我他要吐了,我赶紧打开双闪靠右停在一个离出口不远处的匝道上。女人下车扶着男人出来,蹲在路坎上开始呕吐。我下车从后备箱取出一卷手纸,掏出一瓶水递给女人,她连声说谢谢要给我五星好评。上车后行驶到大望路,都看见国贸桥了,男人又想吐,我在新世界对面的匝道上停好车没有下来,女人又扶着男人下车,我扭过身子往后座看了看,发现还好没有吐在车上。男人吐完后,蜷缩在后座我怕他把脑袋再伸出去,也怕风吹着他,慢慢把车窗关上。他突然嘤嘤的开始哭泣,抽泣声由小渐大,女人抱着他像抱着一个委屈的小孩。

  

女人喃喃的轻声安慰,男人絮絮叨叨的开始骂某人,我问她前面的路我不太了解只能听导航走了,女人说无所谓,又说不好意思啊。

  

进了二环男人睡着了,女人问我借手机充电线,我把插头拔下来往后递给她,线不够长,她往前凑着趴在我的座椅背上翻手机。快到小区的时候,男人醒了,女人问他还想不想吐。男人说,行啊,要不再吐吐?

  

听得我噗嗤一乐,女人也笑了,说那你就吐吐吧。

  

下车后又是一阵呕。

  

小区的门卫老头不让进,我赶紧说,大爷,这位喝多了动不了,我得给人放楼底下。老头朝车后座看了几秒钟,升起了车杆儿。到了楼底下,女人扶着男人下车,又说声谢谢,男人已经处于昏睡的状态,半个身子浮在她肩上,脚步踉跄。

  

  第二天醒来肯定头很疼,我想。

 

  

4月30日

  

今天是五一放假的第一天,我却在早上上班的正常点醒来了。出门是7:40分左右,老婆孩子还在熟睡。本来想先吃个早餐,我顺手点开“出车”却意外的一下子被秒派了一个单。向北直行1公里是个妇幼医院,等了一个红灯后我便前往。

  

叫车的是个小伙子,20多岁,上车的却是个50多岁的中年女人。小伙子嘱咐我把他母亲安全的送到家,到达后由他支付车费。

  

本来我还担心今天是假日的第一天会不会出门就堵,查看了一下路况,发现她去的这个叫凌庄的道路地图上都是绿色,全程大约20多公里,而且过了土桥地铁,沿着津塘路一顺到底笔直即达。

  

阿姨坐在副驾上,表情严肃。我问她晕不晕车要不要喝水,在妇幼医院是不是要升级当奶奶了。她突然叹一口气,说儿媳妇年纪轻不懂事,怀孕的时候瞎吃海塞,平时活动也不注意,结果怀孕2个月就掉了。我自己刚当爸爸不久,听完感同身受,完全能理解她的感受,不停的安慰她:“年轻人年龄小身体棒再怀一个很容易的。”叫这位有些失落的阿姨不要太耿耿于怀。这顺嘴一句话触及到她的心上,我顿感抱歉,赶紧把话题引开。

  

阿姨的话匣子一下打开了,从儿子的工作说到婚姻,说到买房的不易。我默默的听着,间或附和一声。这些家常里短,是每一个做父母经历的种种和操心吧,我突然想起自己的父母。快要到目的地的时候,阿姨说把她放在路边,她走进去就行,我坚持要把车开进村子,她说里面不好掉头叫我快回城里别耽搁拉活。

  

我返程的时候,渐渐路上车已经多起来,本来想顺个顺风车,怕堵在路上想想还是算了。

  

到土桥的时候我接到一家子:一对夫妻和一位中年女人。年轻的女人怀里还抱着一个宝宝。他们要去一个叫京贸家园的小区,土桥这块已经开始堵车了,前面还发生一起追尾的事故。我跟坐副驾的男人说,今天高速不收费,咱们干脆上六环,从小圣庙收费站出去,又快还能省一半路程。他表示同意,在六环入口为了躲避一辆大车,我转向转的猛了一点,吓得后座的母女(婆媳)一声尖叫,我意识到还有一个在怀里熟睡的宝宝,马上自责起来,连声说对不起。旁边的男士微笑了一下,还朝后面说“别一惊一乍的!”我注意到孩子并没有醒来,顿时放下心来。

  

上了六环没走多远就出去了,下坡就是小圣庙,过了收费站左拐沿着六环辅路就到了北运河这块。男人说这么近啊,我说平时可不行,今天高速免费咱等于抄了个近道。他说行啊,这次等于省了一半的时间和车费呢!

  

送完这一家人,我分别去了一趟家具市场,最后跑到了草房地铁站送人。

  

从10点多开始,天已经热得不行了。特别是坐在车里,一直暴露在太阳底下直晒,穿透挡风玻璃的高热光能火辣辣的晒在我身上。在草房我接到一个单,在附近的七天酒店去妇幼医院。

  

上车的男人跟我年纪相仿,穿着白衬衫戴着眼镜,手里拎着一个手提袋。一上车他就喊,真热啊!我索性升起车窗开了空调。他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告诉我老婆昨天生了个儿子。想起早上因儿媳意外流产心情失落的阿姨,这真是一种截然相反的生活际遇。

  

这时候的路已经到处不畅了,我建议走新开的隧道,顺着朝阳北路,过物资学院,见桥右拐,一直前行就到了。聊天中我告诉他,我的孩子1岁半,传授了一些一个年轻父亲这一年半获得的育儿经验。他问我怎么办出生证明,在哪里打预防针,我告诉他基本流程和建议后,他在手机上认真的备注下来,期间接了两次电话都是在催他到哪里了。

  

从通州妇幼医院出来,我上了一趟厕所,喝了一罐红牛。查看一些路况,到处在堵车,我刚想点收车休息,突然接到了一个单。是从梨园公交车站到河北廊坊的。

  

上车的是3个女孩,学生模样。坐在副驾的留着学生头,穿着牛仔外套,一脸古灵精怪的模样。她说,师傅啊拜托拜托,一定要快,快迟到了!

  

她们是去廊坊参加草莓音乐节的。

  

从土桥开始就大堵车了,小剐蹭的事故也多。3个女孩叽叽喳喳,不停的发微信语音,不停的抱怨路况。20分钟后,她们陷入了沉默,似乎看清了现实,过几分钟就问我还得多久才能到啊。

  

沿着津塘路一直开,路两边的柳树和杨树(也可能是桦树)开始郁郁葱葱,柳絮夹着这杨絮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纷纷扬扬。

  

白色的柳絮犹如大片的雪花漫天飞舞,草莓音乐节在向她们招手,车里的三个女孩因被堵在路上而心情显得有些急躁。

  

好不容易还剩不到5公里路了,道路却被堵了个严实,连摩托车都过不去了!后座的一个女孩一回头,开始喊,快看后面,是去往草莓音乐节的滴滴巴士专车!然后集体拍摄发朋友圈。等了几分钟后,坐在旁边的女孩建议我放几首歌听听,我连上蓝牙放了几首手机里的歌。

  

后面的巴士陆续开始有人下车,最后所有的人都开始步行了。几个女孩一看,商量是不是也下车走路过去。我替她们研究了一下路线,又查了查前面的路况,最后她们决定下车。

  

她们走后,我也掉不了头返程,我下车指挥我前面的车露出一个车头大小的位置,费劲心机一寸寸挤出马路,一头扎进路边的村子里。我想朝着返回的方向,平行找出一条道来,走他个几公里再迂回到大路上去。连走了三个冤枉路后,我在百度地图上找到一条乡间小道,几经折腾,终于走上正轨回到大路上。

  

躲过那几公里的拥堵,前面竟然没有几辆车。我有些后悔,我想如果我带着那三个女孩走小路也许也会找出一条路来绕过拥堵?她们应该也到了草莓音乐节了吧。






  亚门,八零后。 热爱文字,乐于助人。 出生大西北山区,求学西子湖畔,安家帝都。 表情僵硬,热血心肠。 十八岁前仇富,二十八岁后愁贫。 朝九晚五,恋家。 以上。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