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希望所有的公众号都倒闭

沈嘉柯2018-02-12 17:56:35

 

有那么一瞬间,我希望所有的公众号都倒闭,包括我自己的。因为我有时候忍不住手贱点开看的时候,发现全部都是套路。


对,就是套路。


这世界真他妈的奇怪。从小到大,学了很多年语文,很多人都说套路议论文是最讨厌的一种东西。但是,事实证明大家其实是喜欢的。不然那些微信公众号哪来的爆款,哪来的10万加。说不完的道理,玩不尽的套路。


那些故事一看就是编的。没错,我当然知道。因为我做了很多年的编辑工作,一直做到主编。写了二十年东西,什么大报都上过。还当过论坛时代的版主,挑起过上万回帖的吵架。


我亲自调教过一个作者。手把手指导她,把文章改到无比的感动人。如果真的要给鸡汤制造者论资排辈,我可真的是这个领域的第一名。因为那篇文章在亚洲第一畅销的杂志上,年度总票数排名第一。堪称鸡汤中的王冠之作。


我有个朋友,写了一篇他在鲁迅文学院上课听到的故事。然后我教他怎么改,还亲自给他改了一些,我告诉他,这篇文章一定会被转载,还会感动无数人。那文果然就被转载了,果然就感动了一批文坛内外的作家,以及很多人。这帮大傻逼。也就配感动。


十几年前去参加中国青年报的一个笔会。活动方有个编辑 ,他写的段子特别逗,人也很负责。过了几年后,依稀记得找他约稿。再过了几年,他就跟别人去创办罗辑思维了。这产品这品牌成功的一塌糊涂。身边的朋友不分老少,都有人在听。


我就是一路人旁观者,但说句真心话,曾经那个写段子的作者,那些文字是真的逗得人好开心啊。至于他们搞的什么贩卖知识,为你提取读书精华,就是赚傻逼的钱呗。这些东西,就跟纪实文学一个套路没什么区别。


谁没赚过傻逼的钱啊!只不过现在大家都赚得心安理得了。


以前老有人问我,纪实杂志上登的那些是不是真的。我每次跟他们说,没错,都是真的。人家这么问,就是为了心安理得当傻逼,为什么要破坏别人当傻逼的快乐?


还有,我调戏调教过的那些小朋友们,纷纷变成了知名作家,继续给下一代人编故事,讲道理。


还有写时事评论的,左派坏逼多,右派傻逼多。车轱辘话来回说,口号一喊几十年。


现在那些公众号,吹得牛逼哄哄的,过十年再看看,还会有几个在?无非是新旧媒体转型,时代漏出来的财富溢出。一部分钻到了空子。还真以为是你们有多大本事啊!就跟稀里糊涂买了房子的人一样,直接翻倍升值,其实是大时代的狗屎运。


我的无数文章被洗稿,被改头换面,被抄袭。被北京大学的博士抄,被武汉大学的博士抄,被作协主席抄,被大学教授抄。被大v抄,被小咖山寨。被正规的报纸记者抄,被微博大号盗用。没意思透了。


独孤早就求败,巅峰也已经体验。接下来便是空虚。所以到了这个所谓的自媒体时代,看啥都觉得挺没劲的,啥套路都熟悉。就像王朔当年说的,不就是赚点钱吗?有啥好牛逼的。


还有一本接一本停刊的杂志。有什么好悲痛的,停刊真是大好事,免得继续苟延残喘还被傻逼资本家瞎指挥,不如干脆死掉。这个时代变化是很快,但再过一些年社会定型,阶层固定,一代人长大了,如果老读者有成功大富豪,拿钱出来玩,重温青春再做杂志!如果真心喜欢,如果念念不忘,自然久别重逢。而且,杂志死了,作家们都在啊!


说真的,杂志一篇文稿费也不过千把块。一千个读者订阅,给一篇文章打赏一块钱。就可以长期包养这个作家了。事实上呢,我去看了那些长期给杂志写稿的作家同行们的自媒体,并没几个读者打赏,大多数看文的人一毛钱都不舍得!这就说明一个硬道理,掏钱支持的才是真爱粉,钱再少也情意重。但是真爱粉就那么多。更多的是一毛不拔虚情假意的,那就不用在乎了。


还有那些写纯文学的傻逼。真的,文学都能被他们说成是纯的,这得傻逼成什么样了。中国的那几本所谓纯文学杂志,装了几十年的逼。有网络了,有什么好东西看不到?文学是他们那些刊登的土了吧唧的傻逼玩意吗?


有一次去作协开会,有个傻逼发言说他只写纯文学杂志,我问他知道卡尔维诺吗?他说不知道。这种傻逼真该混回家先读点书去!


我可能唯一震惊的是,我还不到四十岁的年纪,居然目睹了这么多的变化。多到让人想吐。


可我也还在写东西。赚聪明人的钱,也赚傻逼的钱。反正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只写真人真事。做人,总是要穿内裤的,裸奔不好。


这世界越来越热闹,越来越繁华。但我有时候很想找人。


我想找到某一种人,这种人,写字圈内的。遇到了,随便聊几句,开得起玩笑,旗鼓相当,心知肚明,能够笑着相互骂傻逼。或者看看头顶的月亮,在天心明晃晃的,彼此不怎么说话。


不过,我还心存这样的念头,可能证明我仍然是一个傻逼。


偶尔吐槽,下不为例。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