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离开的时候,可别哭着装潇洒

威尔宜市的猪2018-03-12 16:11:00

" 你 当 然 可 以 不 关 注

威 尔 宜 市 的 猪

毕 竟 世 界 上 长 的 好 看 的 又 不 止 你 这 一 个 ”

2016.06.21 | No.37



◇◆◇◆


明知分离苦,相遇也难挡得住。

难在不愿放弃遇见,难在没有勇气道别,

这就是人生。

                                         ---符嘉超







我一直想写一篇关于毕业的文章,来好好的正视这大学的四年。

从四月开始准备的论文到五月的毕业照到六月的拿证,我居然,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词穷的,大概是感情吧。

 

拖三凤的福,我在她学校,隐姓埋名的生活了五个月,参加她的毕业典礼,观看她的毕业晚会,看着她的学校人来人往,每天在不同的地方拍着毕业照,有时都忘了,其实我也是亲历者。

 

夜晚睡觉前会习惯性的翻翻美拍,想想那时我们寝室也差点成了红人,看着大家相拥而泣的时候,我也会想起刚上大学那会,从雄楚大道第一次坐双层巴士到光谷感觉有半个世纪那么漫长。

 

从没想过,讨厌的会喜欢,就像我喜欢的,会喜欢我一样。

 

大一的时候,写了一句歌词,没有很长,取好歌名和旋律,最后一句固执的写上:

我的思念是四年。

 

四年啊,多漫长。

小女孩会变成大姑娘,

姐姐好会变成谢谢阿姨,

忘不掉的人会忘掉,

 

以为的思念,却没撑过以为会绵长到无边无际的四年。

 

 

 

妈妈在快毕业前期每通电话都嘱咐我:我知道,又到分离的时候了,你要好好调整心态,没有谁会一直陪着谁,你要适应一个人。

 

她知道我,每到一个分叉口,我都会很难度过。

藏在日记本里的心事,空间里的记录,挂在脖子上的吊坠,它们总是不断提醒我逝去的时光。

 

收拾东西的时候,三凤嘲笑我,这个不舍得扔,那个其实也没有用。杂七杂八的玩意,留着干嘛。

对啊,留着干嘛。

看过的电影票、写给我的字条、随手送给我的挂件、一张张丑的不能看的照片,我不会经常见到它们,但是总觉得,见到的时候能够想起点什么,比如快一年没见的张三李四,比如可能以后很久都不会见的某某某某。

 

他们不知道,我偶尔也会偷偷的想起过去,最终却忍住,当作什么都没有过。

 

 

那天夜晚回来,走到那个坡前和三凤坐下看月亮,她看过北斗七星,我只在梦里看过流星,她腿疼边揉着边抬头,我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我在华师呆的最后一个晚上了,没想到最后一个晚上是坐在(恕我还是说不清那个宿舍下去的坡叫什么名字)坡上揉腿子,蚊子翩翩起舞,一打一个准。

 

我还欠你们食堂2块钱,我都喜欢你们学校那个酷的不得了的校车司机,喜欢听摇滚,会随着音乐敲打节奏,有两个耳洞,把校车当跑车开着。而最后坐在露天电影场看得《再见,再也不见》,是不是真的不会再见。

 

我老是幻想着要是能重新回到七年前,我一定好好学习,考上华师。

 

昨天走的时候,武汉又下起大雨,宿管阿姨站在门口,目送着。

她们都舍不得,所以才拥抱一次又一次。

 

 

 

陈乔跟我说,如果能够重新回到大一,她一定要多谈几次恋爱,管他什么地老天荒。

小姑娘毕竟单纯了,不像我,可是曾经想要20岁就结婚的人。

 

如果时光可以倒回,我要早点认识你们。

不要有孤独和伤心,不要有牵挂和不舍。

 

说到这,我开心些了。

 

因为以后,这样的分别,应该再也不会有了。

我们不会有几年的期限,被迫分开。

 

 

 

所以毕业快乐,为了以后的,

不要轻易分离。

 

 

☽☽


-End-





写字不易,发博简单

没事看看我微博吧,也许会觉得

这个小仙女

挺有意思的

@威尔宜市的猪

(欢迎来撩)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