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农村·农民问题】理性与道义:熟人社会中的劳力配置逻辑——鄂西W村小农用工体系研究

北京社会科学2018-06-19 13:09:41



一、小农用工体系的历史与现实

小农用工体系是传统农业社会的产物。目前,关于村社内部劳力配置方式的研究主要有两种进路。一种是历史学的进路,着眼于变迁的视角。帮工、换工和雇工三种劳力配置方式往往被视为变迁中的阶段性形态,并表现为由帮工向雇工的市场化转型。一些学者通过考察不同时期农村劳动力配置方式的变化,理解近代以来农业生产关系的发展逻辑,反观当地村落共同体的变迁。变迁视角植根于“传统—现代”的二元论框架,认为传统用工体系的瓦解是现代化和理性化的必然后果。另一种是社会学的进路,侧重于从“结构——行动”的视角理解小农用工体系的现代适应。在此视角下,小农用工体系不仅是一种历史现象,而且具有现实意义,反映了农民在市场化条件下的生存策略。鄂西W村小农用工体系的运行状况呈现了熟人社会的劳力配置逻辑。小农用工体系既是道义经济的实践表达,同时也是农业产业发展的功能性需要。

二、小农用工体系的构成

1.帮工

帮工是社会互助体系中最为原始的方式,它主要发生于亲戚、朋友和邻里等亲密关系之中,遵循着人情互动的逻辑,彼此之间不计较得失。帮工具有以下两个特点:

1回报内容的非对等性。一是“量”的不对等。二是“质”的异质性。

2回报预期的长远性。因帮工双方之间存在长远预期,只要在一个相对较长的时间周期内实现大致平衡即可,无需遵守即时回报的规则。

2.换工

换工通过低度货币化和市场化的方式利用外部劳动力,同时可以满足集合性农业活动的需要。换工具有以下特点:

1换工范围相对封闭。换工范围尤以小组内部最为普遍。小组内劳动力不足时,农户才会考虑与其他小组村民换工。

2换工劳动对等交换。首先是换工劳动时间上大致相当;其次是换工劳动内容的相对一致。

3换工周期相对短暂。村民之间对还工的预期很明确,一般是在短期内实现相互之间的平衡。

3.雇工

雇工是指通过雇佣他人的劳力服务于生产需求,体现了雇佣者与受雇者之间的货币交易关系。雇工主要发生于熟人社会内部,因此并非纯粹的市场交易行为。雇工具有以下特点:

1雇佣关系的平等性。雇工是农民迫于现实压力的策略性选择,雇主与受雇者之间没有剥削性。

2雇佣关系的临时性。当地的雇工都是短工,或称之为“散工”,并不存在雇长工的情况。雇主与雇工的区分不具有身份意义。

3雇佣关系的即时性。雇工以货币方式及时结算,遵循即时回报、不欠人情的原则。

三、熟人社会的劳力配置逻辑

1.熟人社会的平衡机制

小农用工体系的运行体现了浓厚的“村社理性”。熟人社会劳力配置的关键是维持用工体系的内部均衡,这种均衡不仅体现为帮工主体之间的长期均衡,而且也体现为换工主体之间的短期均衡。小农用工体系的一个突出特点是“相对稳定的回报预期”,并在特定的回报周期内实现劳力配置的平衡。

1劳力配置的可预期性。通过对劳动力的“投资”,可以较好地保证不久的未来自身的劳动力需求能够得到及时回应,从而降低销售风险。

2劳力配置的灵活性。农民为了较短周期内实现相互换工的平衡,也可能通过雇工的方式来“还工”。村社内部的成员之间既可以相互换工,也可以雇工,主家为了维持自己劳力“收支”的平衡,在一次采摘过程中,往往会同时选择帮工、换工和雇工三种方式。

2.熟人社会中的信任机制

熟人社会中的行为规范表现出人情取向的“乡土逻辑”。在这种人情规范中发育出的信任机制是小农用工体系有效维系的关键,体现了劳力配置逻辑的道义内核。

1劳动过程的内在激励。无论是帮工、换工、还是雇工,绝大部分村民都会认真对待劳动过程,如果谁想要偷奸耍滑,就会在熟人社会中被边缘化。 

2劳动关系的伦理约束。在小农用工体系视野下,劳动关系本质上是一种合作性而非剥削性关系,用工者也要懂得做人之道,不能亏待了劳动者。

四、小农用工体系的理性与道义

在村社内部,小农用工体系的“道义”体现为熟人社会伦理规范基础上的信任机制和平衡机制;而小农用工体系的“理性”体现为脐橙产业发展对熟人社会关系的功能性需求。小农用工体系实际上将熟人社会关系实践导入了农业产业化发展的轨道。斯科特认为,农民的“道义经济”有两个表现,即生存伦理和互惠机制,其中,满足家庭的基本生存需要是第一位的,而社区内部的互惠机制则能有效规避或减少各种生存风险。对“非理性”道义资源的借用恰恰体现为特定情境下合乎经济理性的行为逻辑,熟人社会的劳力配置逻辑因而融合了“道义小农”和“理性小农”的要素,理性与道义并非相互排斥,而是相辅相成,并体现在不同的层面:理性指涉小农体系运行的目标和动力,道义则指涉小农体系的运行机制和运行方式。

基于熟人社会的劳力配置逻辑的启示,农业生产要素的市场化配置并非市场化生产有效展开的必然路径。本文关于小农用工体系的研究突破了这种认识窠臼:小农生产并非不能应对市场化,充分动员村社内部各种社会关系,小农用工体系低成本、高稳定地满足了农民的用工需求。当然,也要看到的是,小农用工体系始终嵌入在熟人社会之中,离开了熟人社会这一基础,它将很快蜕变为地方性劳动力市场,并导致农村劳动力配置方式的高度市场化和农业生产成本的逐渐高涨。

(原载《北京社会科学》20169,有删减。作者单位:武汉大学 社会学系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