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马竹 | 临风一酹,涕泪交加

马竹2018-05-27 07:21:29


临风一酹,涕泪交加

马竹

 

 

A

 

问:那你挨打没有?

 

答:没有。再说,我块头不小,又年轻。看看那些酒驾被抓进去的,应该是没几个人打得赢我的吧。

 

问:那你到底挨打没有?

 

答:是真没有,我们又不是犯罪分子,不是坏人,只是酒驾抓进去的,不是真正的犯人。抓进去后,先是集中学习,然后有三天时间放在监狱里面,体验犯人生活,不能洗澡,几十个人睡在一间房里。那三天啊,我的个天啦,那哪里是人过的日子哦,我个个都是肠子都悔青了的哟,不该酒驾啊,这辈子再也不会酒驾了哦!

 

问:你企业那么大,司机好几个,那晚为什么会酒驾呢?

 

答:侥幸心理啊。那天中午晚上都喝得很多,从酒店到家里不到五分钟路程,拐个弯就到了。哪晓得就是一拐弯,捉到了。

 

问:讲个在监狱的故事听下?

 

答:故事太多了,说不完的故事。我叫我朋友给我送两条最贵的烟进来,结果,到我手上只是两包最便宜的烟。最贵的烟被什么人中途拦截了,不知道。后来叫公司派人给我送钱来,送的是一万,到手只有一千。类似这样的事情,每天都有。真黑呀,漆黑的黑。

 

问:还有什么好听的故事?

 

答:有有有,多了,太多了。每一期酒驾被抓的,一进去就都成了朋友,互相留微信,还建微信群。像尼玛的住党校一样,还有群主就是班长。有个朋友的老婆,是哪个交警大队的队长吧。有天晚上,这个朋友酒驾,遇到执法查酒驾的就是他老婆带队的那个班子。朋友被拦下后,下车很不客气对交警说:我老婆是你们的顶头上司。查酒驾的交警,这些年见多了酒驾者各种稀奇古怪的醉话,就回答说:我老婆还是你的上司呢!这个朋友当即推了一把交警,酒后力气大吧,把交警推倒在地上,其余交警立即围上来对他进行强制措施制服。刚才在旁接听公务电话的女队长走过来,果然看到躺在地上的是她的老公。她老公在地上吼:老婆,你手下的人刚才打我!女队长命令交警们:把他抓起来,走程序!老公说:老子要你这个婆娘还有什么意义?等老子放出来了,老子跟你去民政局走程序!哈哈哈,都笑了。朋友把他老婆电话给我了,说如果一个星期之内他老婆不把他保释出来,他出来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跟他老婆离婚。哈哈。

 

问:那你跟那个女交警打了电话没有?

 

答:我才打呢。我苕了去死的,我自己都是花钱保释出来的,没事找事给交警打么事电话。关了几天,人都变傻了。我现在,连车都不敢开了,我出去吃饭应酬,都是骑单车,或者叫司机接送。不过我的酒量,比以前大了很多。

 

问:你头上都是汗珠,眼里是泪水还是辣椒呛的?

 

答:我保释出来后,一直都在感冒,吃药打针都不管用,真是邪了。监狱里有一种病毒可能会潜伏在人身上很久很久,而且很固执,很厉害的吧。

 

 

B

 

问:怎么想到今天来见见我们呢?

 

答:想你们了啊,毕竟好多年没有见面了,我非常怀念大学时代一起写诗的时光,那是青春焕发的时代,多么阳光,多么灿烂。

 

问:以前你当厅长,为什么几乎没有召见过我们?

 

答:以前工作不是很忙吗?再说,我主管的工作跟文学艺术不搭界。现在好了,我现在是闲人一枚了,以后你们随叫随到,喝茶聊天吃饭喝酒,都可以了。

 

问: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把你从厅级降职归零?

 

答:我以前在下面提拨任用的几个干部,有几个出事了。其中有人交代,逢年过节,他们都来看看我这个老上级,给我送一点过节费吧钱,一千两千的,亏他们都还记得住,我都记不住这种小钱。纪委就找我谈话,我都认了,不认不行的。归零就归零吧,还好不是负数,没有进去,没有判刑。

 

问:那你需要多大的勇气,让自己扛过来啊?

 

答:可不是嘛,是很需要勇气的啊,如此巨大的人生落差不说,关键是,你在这个位置上感受的人生与普通人是不一样的。唉,不说了。无官一身轻,现在好了,习惯了也就好了。人生的终点,不都是赤条条来赤条条走。

 

问:你头上怎么有汗珠?眼里不是泪水吧?

 

答:是感冒,重感冒。很奇怪啊,自从接受处分后,我经常感冒,以前很少很少感冒的,而且现在感冒吃药打针都不管用,一搞就是二十来天甚至一个月。我都想到一个词,客死他乡,是咳死他乡。哈哈哈,咳!咳!咳!

 

C

 

人生确有侥幸,但侥幸其实就是不幸,是程度较轻的不幸,稍后还会有不幸降临。

 

被传染感冒后的一段日子,觉得整个世界与我一样都是病态的,各种致命细菌在毫无节制的四处蔓延。

 

虽然供着一尊药师佛,但佛菩萨对于人间的因果报应,是冷漠坐视的。

 

关心我的人,无论我是不是生病,会一如既往关心我,病了就更多一些关心。可见人只有深处病中才能强烈感知温暖与问候的重要,又可见文学艺术之所以关乎情感,其中苦集灭道四谛都是情感范畴,尤以苦为第一。文学关乎苦。而那些表面对我关心的人,或者压根希望我很苦的人,一直就在使用各种手段,苦的手段。世界本来就是病相,我是其中一员。

 

有药师佛,有各种药,倘若从头到尾不曾对症下药呢?或者吃错了药呢?

 

我觉得感冒稍好一些,就有喝酒冲动,端起酒杯,猛然想起一句古语:临风一酹,涕泪交加。这个酹,是往地上洒酒带点祭祀的意味。世界如此缺乏真善美,多么令人痛心。

 

这些年来冬天似乎特别漫长,漫长到头一年的冬天扼杀了次年的春天,这是都么令人恐惧的现实。一个没有春天的年份,会在猛然之间进入夏季,寒冬与酷暑衔接得如此紧密,这是令人窒息的生存环境……

 

这一切都不能仔细思考,一动念,泪如雨下。


——————————

马竹,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全委委员、武汉作家协会全委、湖北广播电视台专业编剧。1985年7月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从事影视编剧、文学创作和艺术研究。发表小说、诗歌、散文、文论、影视剧本等作品近六百万字。主要代表作有中篇小说《红尘三米》《荷花赋》《芦苇花》《竹枝词》《父亲不哭》《戒指印》《南水北往》《巢林一枝》等,作品多次被《新华文摘》《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北京文学》等刊物转载,入选多种出版物。影视代表作有《山那边是高坪》、《汈汊湖风暴》、《大汉口家族》、《红土情》等,在中央电视台等全国各地电视台播映。小说作品多次进入中国中篇小说排行榜并曾荣获长江文艺优秀小说奖、芳草文学奖、第四届湖北文学奖、第七届屈原文艺奖等奖项。有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马竹作品精选》。


欢迎关注,相互促进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