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楚河:在暮色中

诗前沿2018-06-15 14:17:38

点击标题下「蓝色微信名」可快速关注

在暮色中

 

宽阔的机场大道

人迹罕至

经常见到一群羊

走在马路上

一只跟着一只

 

一架飞机突然腾空而起

拖着一溜白烟

一点一点变小

直到消失

 

等某人醒过神来

那群羊已经走远了

没有一只回头



 

 

到了睫毛上

脸上    头发上

一些滑到了颈下

往身体里钻

 

酒是喝了一些

有什么关系呢

 

喝酒是上半夜的事

雪下半夜才来

 

现在是一天的早晨

 


 

 

两只小鸟

一跳一跳的

啄食屋子里遗落的米粒

不到两分钟

又叽叽喳喳的

飞走了

 

这是第一回在屋里

见到这些闯入者

我跟着出去

天空浩大

习惯性地飘着几片云朵

 



 旧时光

 

到海滨公园的时候

那尊石像还在

拍照的人还在

无边的大海还在

当然

我不是为了它们而去

我和小彩只是在一棵香樟树

下坐了一会儿

再帮她摘去几片

掉在头发里的叶子

 



 春光

            

月光照着村庄

抽水机的声音一直响

 

捞旧鱼

放春苗

 

一群孩子跑来跑去

流水潺潺

 

看风吹草动

看树影人影

看大地上

不知何时升起的雾气

 

二十年前

我们就这样

 

无所事事

等一个人喊出我们的名字

 



 事件

 

一只乌鸦突然叫了

在这个夜晚

一只乌鸦突然嘎的一声就叫了

我又睁开了一次眼睛

看到的还是那样

很小的一块光斑照在

白色的墙上

 



 遇鬼记

 

 

七八岁时

和伙伴们放学归来

边走边唱

在前方

隔着几快水田

一座新坟上

纸扎的花圈还未倒塌

一个模糊的背影在那里晃动

有人叫了声鬼啊

吓得我们几个小家伙

一口气跑了二里地

 

 

十岁那年

天未亮

我不知何故从床上坐了起来

借着微弱的光线

或者是月光

看到床头坐了一个微笑着的女人

我伸手挥了挥

人就不见了

 

 

后来

除了梦见早逝的母亲

和几个熟悉又不熟悉的人

再无相关经历

有几回从陌生的坟边近身经过

我都停下来

观望一下

或者拜一拜

 



 来信

 

这个早晨

悲伤是不合时宜的

阳光带来了几百年前的消息

我的祖辈种植庄稼

喂养家禽

日出而作

日落则息

除此之外

未提及其它


 

 车过海边

 

汽车经过海边的时候

大海苍茫的一片

没看到一只船

也没看到一只鸟

在它的旁边

两位老人在下棋

几个孩子趴在草坪上

一位母亲推着婴儿车

小家伙的手指来指去

在他手指的方向

波浪又一次退回到大海中



 

 

望江

 

在武汉

时常去到江边

坐石阶上

看汉水流入长江

 

浩荡的江面

那么多漩涡

漩涡打着漩涡

又被另一些漩涡

卷走

 

驳船慢慢穿过桥洞

散在各处的垂钓者

反复拔起的钓钩上

往往空无一物

 

有时只坐一会儿

就匆匆离开

有时起身又坐下

起身又坐下

 

直到江面上

升起薄薄的雾气

直到再也看不见

那些垂钓者



 

 秋深了,我还是一个人

 

秋深了

我还是一个人

一个人没有什么不好

被夕阳照耀

受晚风拂面

一个人走着走着

就会遇到将死之草和荒芜的土地

就会遇到另一个人

可以是树怪

可以是蛇精

而夜色正在降临



 

 蓝色长裙

 

对面阳台上

站了很久的那个人

突然把半个身子探出

栏杆

仰着头向上看

这样重复了两次

一件刚挂上来的蓝色长裙

在轻微摇晃

明亮的水滴

打在遮阳蓬上

 

 



即景

 

两只野猫一闪而过

隐入新鲜的草地

土蛙从泥坑中蹦出来

一直跳到路面中间

已经是初夏了

我衣着单薄

在月色里来回走动

顺便想一想犯罪的事情



 

我和小彩

 

我醒来

她要走

趁着屋外的风雨

我们又爱了一次

天气预报说

一会儿北方就要下雪了

 

 



楚河:80后,湖北人,在广东,谋生之余写诗,从中获得部分快感。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