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韵墨情雨】第18期上海任轶颋优秀散文选

国际阳光文学社2018-06-23 18:57:12



【韵墨情雨】第18期


编辑部中心投稿邮箱:15163058588@139.com


 



任轶颋优秀散文选

上海/任轶颋


 


【作者简介】任轶頲,原名任轶珽,籍贯: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自幼喜欢文学。主要作品有:诗歌《夜·竹林源》《石罅草》《地球,我的母亲》、《恨》、《愁》、《夜街》;散文有《按钮》、《东安公园和小书房》、《枫林新村》、《复合》、《杭州西湖》、《林荫小道》、《伤离》、《我不是傀儡》、《我的老师》、《小花园》、《宴会》、《生命的微笑》;小说有《东安三村》、《盛园》、《老赵》、《会飞的翅膀》、《冷屋》、《小康之家》、《外公病逝》等,并在各类媒体发表。其中,散文《杭州西湖》、《小花园》分别在《参花》杂志(2017)总第835838期上发表。小说《盛园》《老赵(节选)》入选《参花》2018年首期开年杂志。撰写并出版个人诗集《蛛网影生》、散文集《这二十年》。

 

 

 

 

枫林新村

 

这段时间心里十分郁闷,刚洗完澡,走进阳台。窗外马路上的行人穿梭不息,姚阿姨正忙着手边的活儿。只剩下我一人,坐在木椅上,想起父母日日教导我的话语,我还是拿起了茶几上的会计书,翻了几页。书中凌乱错杂的数字和概论像是封了门,唯有那些文字发生了些微的透亮,即使怎样地繁琐,我也跟平日熟读课文一样沁入心扉。皎洁的月光映入窗内,想到时常与我畅游嬉笑的表妹,今晚在书房里做着作业。我轻轻地合上书本,走出大门。

沿着阴森森的小区,眼前展现的还是日日走过的漆黑小道,跨出这条小道,我在迷茫中隐隐寻觅着明日的乐土。站在家外的第一条马路,我便立住脚。十字路口的人行道,向两旁张望,却不知该走向何处?忽然想起在家附近的枫林新村,再过两条马路就到了。那里或许有一盏爱尔克的灯光。我朝着第二条马路直奔向前方。两旁的树将横在中间的马路紧紧地封锁着。然后,我有些凄凉,于是停住了脚步。远望着前方似乎那盏灯?还有路人的歌声,微风轻轻拂来,料想便是枫林新村,但或者也许是路灯射在路上的亮影。我依然向前走,直到看见前面弄堂口走出一个人,他向我指了指前面的牌子,我想:果不其然我终于来到了这个小村——我以前的家园。

弯弯曲曲的新村外望着的是两三个保安,大概他们日夜都趴在那儿,闲聊着一些杂事。夜深后,带着瞌睡人的脸,无奈地陆续回去了。朝里拐过去,再进两道弯,望见还是以往那层层叠叠的房屋。天下起小雨,房屋被轻柔的雨点笼罩着,屋下的花坛都出没在飘忽的雨雾中。起伏不平的绿草满眼望去是片片嫩绿的叶子,像公主的连衣裙,像蝴蝶的银色翅膀,向外撑开。坛坛的叶草上盘缩着无数的雨滴,有蹒跚地拖着尾巴的,有激昂地唱着歌儿的,正如一群群振翅的仓鹰,又如轻柔细语的麻雀,又如淤泥爬行的神龟。微风徐来,掀起阵阵清凉,仿佛渺茫来临的夏夜,顺着柔柔的地毯,抚摸着参差不齐的叶子,送来清凉的芳香。

夜空静静地贴在这一片大地上,淡淡的雨雾包拢着无数叶子的身体。使她们团团簇拥而起,跳着绚丽夺目的舞姿。那些叶子交头接耳地讨论起各自散发的香味、交错纵横地依偎在彼此的两侧。我用双手抚摸她们的脸颊,叶子冲我笑了笑,转了个身,又背着我切磋起她们的话语。耳边吹来的是繁星歌唱,荡漾在房屋温暖的怀里。但我还是仰起头、伸长手臂去触碰这些细腻袅娜的音符,只是他们又换了另一种表情,消失在迷离的夜色中去了。大概不敢让我轻碰这群琐细的身姿,怕是上帝施行雷电;大概是怕我差点儿成为他们的同伴和主人。这时,走来一个人,朝我冷笑了一下,揣测的心豁然有了着落,路上终究独我一人。我真像超出了叶子和繁星,但不明究竟被他们隔在一旁,彷徨地走在朦胧弥漫的小村里。

想起苏轼的《记承天夜游》里的句子:

   “庭下如积水空明,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何处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这样的闲人也算得超脱境界了,只不做一些实事,是不可取的。究竟让我惦记着他了。

   小郑昨天告诉我:他那电影公司卧着很多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荐来的宠儿,我把他们称为“贵婴”,和我一样潜卧在花香妙语的办公室里。而我的意念正在潜滋暗长,他们早已失去了斗志的勇气,是被浮夸世界淹没在被搅得起伏不平的奢靡泛滥的生活里了罢!

在我看来,这一片土地也许真的不属于我,还有留下的必要吗?但在那儿,唾弃的泪眼中弥望的是父母百般呵护的笑脸,让我寸步难行。

那盏灯总是迷迷糊糊地照在前方:是为他们?还是为自己?我想到希望,忽然矛盾起来了,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早已没有了路,催的人多了,不经然地走成一条暗无天日的扭曲长路。无怪乎不免要外加几句玄虚的标语。

这条路不知是黑是白,我在摸索中独自爬行着……。

拉开门一看,表妹仍在桌旁做着作业,时针已经往上移了几格——我在摸索中为那些朝气蓬勃的青年写下了这篇文章。(20126月)

 


林荫小道

 

今晚的我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二十多年全是发麻。强忍的那颗常年受家族影响、受管束压制的心,应该可以有任凭放纵的时候。向来顺从主子意愿的保姆姚阿姨,在我每次跨出门前,都会胆怯地问我,“去哪儿?”她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用疑心极深的眼光注视着我,让我无法迈出那个家门。然而今天是个例外。也许是电视剧的情节完全迷住了她吧,我竟有独自出去散步的时候了。白天里的虚伪之语、嘈杂之事,现在都可一抛而空,唯独这一刻能做个真正的自己。

跨出门的一刹那,广阔的天地似乎在召唤我,凉风吹拂过我清瘦的脸庞。迈出那个熟悉的小区,穿过一条满是禁卫军似的路灯包围着的轩敞之路,进入了一条幽僻的小道。整条小道悄怆幽邃,道旁的路灯分不同颜色,黄的、白的,璀璨的灯光铺洒在地上,使路面融合成了一条黄白相间的条纹地毯。慢慢踱步在路上的我暗暗想:即使此刻拥有了安逸的心情,又能维持多久呢?这条道平时少有人走,夜晚更加寂寥。

一声吠叫猛地打破了我此时的平静。前方突然冒出一条灰白色的大狗,呲牙咧嘴地瞪着我,我有些震惊,怕它会下手。

它多像我遇到的那些人啊!自我踏进那个家门,所有亲戚都斜视我。他们主子特意给这伙人下了道命令,见到我必须笑着说声“你好!”。他们无从反抗,或许是怕他主子传来什么噩耗,于是全部哆嗦起来,怕有祸祟。但心里全部装着一个“贪”字。

他们——有被主子打过嘴的,有为主子干过活儿的,也有减薪而退居在家,靠主子供养的。你看,昨晚聚餐的那伙人,他们诚惶诚恐的神情,心里大概想着:“主子呀,我要割你几片肉才肯出气!”我是主子的宠儿,将近月底,主子都会赏赐他们“几片鲜肉”,一伙人疯了似的在饭桌上抢,全为了自己成为大户。但他们仍不满足,认为我是主子之子会多拿几片,心里很不爽快,就都串通好了,布满罗网,逼我自供;他们还学会了一招,无时无刻不在抓我的软肋,仿佛一个个探长的后裔,然后冲我笑笑说,“我们很关心你”。可一转身,我的那些致伤就被火上浇油地吹到主子的耳边。我早已看穿他们的把戏。他们的话中全是虚,笑里全是冷的暗号。否则,这条野狗何以看我两眼呢?我怕得有理。

桑蚕的吞噬,兔子的怯懦,狐狸的狡猾……他们都是狼的亲眷。狼是狗的本家。

夜空中布满了星星的眼,冷眼。那条冲我示威的狗消失在暗夜中,月亮也暗暗躲到东边去了。路灯照着小道,也俯照着小道右旁的树。我不知道那些树叫什么名字,我只知道有一株树,叫做松柏,只见她笔直的枝干耸立在空中,默默地铁似的直刺着漆黑的天空,她也许忘记了疲劳,犹如一个勤劳的野妇日日夜夜在剥茧抽丝。而攀附在枝杆周围的那些枝叶呢?应该说是寄生叶,直愣愣地迎合枝干,枝干似乎是寄生叶的主子,所有的寄生叶萎缩起来,有些是害怕枝干,有些是为了向枝干乞讨什么,就像那伙儿亲戚每年向他们的主子索取几片肉一样。路灯如一个坚守岗位的战士,依然靠光芒笼罩着小道,还有两旁的树。它的光圈范围极大,又如一双如来佛的手掌,手心向下,照亮了小道两旁停放的车辆。

这些车辆,一定是那些阔佬用的奢侈品,车主们大概都在家里闲谈一些他们自认为是的头等大事,实际上尽是无聊的琐屑之事罢。路灯继续释放它的亮度,唯独没有照亮那只躲在喧哗与骚动之处的知了。

它不紧不慢地在我耳边响起,用嘶哑的喉咙诉苦,它想要超脱,但又被困住了,我看到它拼命挣脱的样子,依然不能飞出自己的巢,甚至飞出这条小道?又怎能燃起新的火焰?新的希望又在哪里呢?知了的沙哑声久久地在街角徘徊。

我赶紧离开了小道,本以为今晚,只留下片刻时光能完全裸露自己的身影。可我始终迈不出那个家门,依旧在寻找明日的太阳。

一条若隐若无的路,似乎看到前方有盏灯,照亮我奔向自由安乐的世外桃源。

   20118月)

                                 


我的老师

 

(一)

网络教育学院不过如此。夜灯下罩着的栅栏校门望去有点像看押犯人的监狱。教室里也少不了排排端坐的小生,嘴里泛着絮语,吵得助教的耳旁好像有无数苍蝇哼着飞舞,形成骚动的闹市。除了几个尖子生,偷偷溜走了一大批。我的成绩虽然没有落第,但也被这喋喋不休的闹市搅得无心看书。老师并没有来,墙壁上的闭路电视倒出现一位儒雅的白发老人,嘴里吐着激情澎湃的措辞,制定各种新鲜要求,压得学生喘不过气来,实在难以欣羡。

我曾几次瞒着大人报考艺校,还是被母亲的狂言措辞制服住,每天进入网院读书。只有复旦图书馆是可以逗留的。那里比较安静,刚从书店买来新书,坐在图书馆二楼的闲客室阅览起来。

考别的学校如何呢?我就去上海戏剧学院咨询招生情况。复兴中路上的继续教育学院现在已经搬到别处了,教室大概也换了样。但那里依然是印象中的圣堂。其次,是那些活泼淘气的同学。校园的环境虽然和本院有所区别,但与网络教育学院相比,是别具一格的处所了。

每年的春季,是学校正式开学的时候。下午有小组讨论或汇演小品;晚上有老师传授的舞蹈课。我到那里,也颇受了新的知识。院长不但认真负责,还经常问候学生的状况。即使同学们如何的疲惫不堪,也被一种欣欣向荣的艺术熏陶紧紧地连在一起。我先是被别的专业录取的。起初,对导演专业充满热爱,学校有允许旁听的资格,后来向招考老师提出申请,跟着那群子弟进入零八导演高起本的课程。没有桌椅的教室令我非常好奇,墙上的绿色黑板可以随意涂写,让我很快进入了那里的上课模式和流程。

 

(二)

开学典礼结束后,学生进入相应教室,随后进来的是一位年迈的老师,洁净的圆脸,明亮的眼睛,戴着一副老花眼镜,穿一身红色外衣,一条浅灰裤子,看上去似乎十分搭配,她踱步走进教室,用温和的语调向我们介绍道:“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姓赵……知道整个剧组的都由谁来负责?出了问题由谁来承担?……”坐在靠左边黑板的学生有些按捺不住,翘起二郎腿,侧目窃笑地说:“导演呗!”她只回眸一笑,接着,便讲述关于导演的第一门基础课程——表演课,那些大大小小的训练是她课下精心预备的材料。其中几个作乱学生都是上课经常旷课的,在以后的相处中,大家便慢慢互相熟知了。

赵老师给我感觉除了传授自身的戏剧表演,她还很喜欢音乐。记得有一次她讲到肖邦弹琴的时候,不经意地站了起来,学着琴师的摸样:手放在桌子上用力点起,头向右点了一下。这是琴师在琴曲后保持的姿势。她绘声绘色地讲述自己的教学流程,连音乐的感受也让同学体会到许多真谛,只顾考级的我竟忽略了音乐的灵魂所在。

经过了大约两周的课程理论,我们进入练习阶段,赵老师先让夏同学上台表演“无实物”练习,见她坐在靠窗的木桌上,小夏做的是缝纫穿线,每做一个细小动作,赵老师都让她停下来,并打上几个圈:“你穿线时要注意线的长度,我给你演示一遍。”那是我第一次尝到老师详细点评学生作业的甜头,同时也感到一种不安。她不但能指出学生动作的误点,连细枝末节的逻辑也一一指明。

然后轮到徐同学做练习,他悄悄地倚在窗边,赵老师抚着他问:“你的作业让大家欣赏欣赏。”他的脸朝着地板,一直不敢开口。在赵老师的期待鼓舞下,哆哆嗦嗦地走上舞台,将双手轻轻放在前面。同学们一个个的眼光向他投过来,他有些懒惰,但又非做不可,开学之前老师都条条交代过。“可以再放松一些吗?”赵老师说。小徐更紧张了,两腿哆嗦起来,直打寒噤,仿佛受了死刑宣告似的。“谁能帮帮他?”赵老师转身看看周围的同学,最后徐同学仍旧扭扭捏捏地做完一节体操,还没有达到老师的要求。我心里想道:“还是自己精心设计的动作自然得到她的赞赏。”

练习还没做完,就听到镜盒敲击桌子的声响“全假的!……”。我的脸霎时变红了,站在舞台上动也不敢动,心“砰砰”地直乱跳。回家路上,细细琢磨着刚才的动作。原来和徐同学一样,被舞台艺术的规则吓怕了,只是他的小品能得到老师的鼓励,而我的小品还不及十分里的一分。要让小品完美地在舞台上显露,把实事求是的一面展现在观众眼前,就好像镜子一样显示出生活的原貌。从那时起,我时常督促自己,提醒自己,元素训练在我脑中来回振荡,直到深夜,才微微地合上笔记本。

这样一直到我走完了上半学期的行程,七月初正式汇报考核。每个人的小品都别具出彩,我静坐在考场里,赵老师给我辅导的小品,条条框框在我嘴边一次又一次地重复:

“听到家长的门铃声,怎么藏好游戏机。”她用手指点说。

“家长问起白天的作息时间,怎么圆谎。”她接着发问。

“老师进门孩子是如何愤懑,家长依然忧愁苦恼。”她走到舞台中央,反复强调这个表情。

“必须扰乱老师讲课思路,老师也管不了,和女朋友打起电话。”同学争先恐后地斟酌,直到赵老师走上舞台,大家才捂住嘴。她右手搭在腰间,左手握拳扶住额头,右脚往前弯曲,左脚向后伸直,熟练地做起诗词念到精彩语段的姿势。

“父亲发现后,拆碎游戏机,孩子哭诉求饶。”她一字一句地命令着,“不!要!作!戏!”

“最后父亲继续打电话找老师。”说完这句话,她终于停下来,走到桌边,拿起保温杯,总共喝了两口,然后站到舞台上指点快要汇演的小品。

那是编排双人小品的高潮阶段,比第一次更重视。一个爱玩游戏机的幼孩,父亲为他请来很多课外老师。我只粗粗扫过那六个要点,演到中间部分,忘记台词和接下来的动作,紧张得直冒冷汗,仍若无其事地表演着预告中的动作:“跳三下、趴地上、闹哭笑”居然获得赵老师的好评,是以前成绩中从未出现的高分。

胆怯的我始终记住要领,赵老师说:“在以后正式进入导演课程前,首先要学会如何真情实感地表演,触动观众的心灵。”听着赵老师的每字每句,我踏踏实实地修完了第一学年的课程,即使违背家族制度,也必须打破原来的自己,认认真真表演万同学精选的片段。

课程节数犹如舞台上一幕一幕精彩的话剧,在接近尾声后的班会课上,我将定好的十四份蛋糕赠给全班同学,赵老师惊叹地说:“今天是你的生日,和大伙儿一样,别把自己当旁听生。”小孙说:“你早该跟我们说了,我们陪你过。”临走前,同学流着欣悦的泪水欢送赵老师,她走到门口,回过脸来对我说了四个字:“导演课好好上。”

旁听生究竟不如科班生。模糊的规定情境、拖沓的节奏、单调的画面、虚假的人物、语无伦次的物件小品……,越来越有理由掩盖原来的自己,避免那些玻璃学生自认为投来的异样眼光,因此总是羞涩低头走路,甚至在构思小品时不敢把自己的一些事实揭露在外面一些来。从忍辱初中班主任的措辞诳语开始,从小品落幕的那个起点开始,封闭的阴影始终伏贴平坦的脚底,跟随我的脚趾迟缓绕走。

 

(三)

网络教育的校牌偷走了我参加秋季高考前的热潮,怎会误入网院的歧途?是满足母亲望女成凤的心意?还是被“复旦大学”的外壳所蒙蔽?又仿佛钓钩上的鱼饵,竟牵制我绵延到踏入工作单位后已经两年多了。

直到去年,和小郑交往,他告诉我:“赵老师觉得你不适合学导演。”我知道无话可说了,只是给自己放弃艺术找到答案罢了。

家族制度的礼教、父母朝三暮四的承诺、爱情的矛盾纠葛,一次一次缠绕我的脖子,令我曾几次痛心疾首地与这些蛛网缠绕的现实搏斗,急速地落入波涛翻滚的漩涡……

离开戏剧学院之后,就多年没有翻过剧本,其实根本没因为状况实在太不理想,就连电话也怕敢打了。1119九日,参加小郑生日,又遇见那张洁净的圆脸,躲躲闪闪地站在门背后。

   “好久不见你了。”还是那样关切的问候。我坐在赵老师旁边,她瘦小洁白的脸,穿一身朴素干净的衣服,一双大眼睛却特别明亮。我不敢抬起头,自己作不出应有的成绩,况且艺术圈外的我更是插不上话。坐在对面的老师询问我:“最近忙些什么?”小郑开口说:“在她妈妈公司上班。”赵老师没有答话,亲切地看了我一眼:“做些什么”我应声说:“文员。”赵老师朝我微笑着,有关导演专业的话题,她再没有说什么。

经过的时间越久,话更无从说起。有时虽然想去看望赵老师,却不知道说些什么。赵老师的形象在我心中是高尚的,她授课的内容我做过许多摘抄,笔记本已不知去向。责怪自己总是稀里糊涂,幸好院里刻了一张光碟,有赵老师亲自指点的小品《成长的烦恼》,至今被锁在卧房的抽屉里。

 

(四)

每当看书疲倦,休息片刻的时候,就会自然而然打开抽屉,寻找旧梦的往事。每次落笔会让我使劲回想看过哪些好文章,哪些好词好句,然后照搬照访地复制出来。如今那些牵强艰涩的词汇松懈了我再次冲破牢笼的勇气,令我多点恍然大悟的感觉,有点辜负了灵心的感受和提炼的语言。

“真情实感”让我时刻警觉,试做的表演元素都在一篇又一篇写作训练的过程中有过明证,疏朗的文字随着小溪流动的节奏,顺畅地完成了这篇文章。

20133月)

 

 


【韵墨情雨】运作团队

 

顾问:

许  晨国家一级作家,原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练友良中国著名书法家,多次荣获国家级大奖。

 

主任编辑:

褚化冰(笔名:阳光柔剑),山东作家,军转诗人,文学图书出版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菏泽市青年作家协会副主席,国际阳光文学社社长兼总编,《诗中国》杂志社副总编兼主编

 

特约主编

李晓明, 新西兰梅西大学金融经济学首席教授;曾荣膺第十四届“天籁杯”中华诗词大赛及其他全国诗词(歌)大赛金奖或一等奖,并获“德艺双馨中华诗词家”荣誉称号。

尹长磊,诗坛名家;8岁习诗,30年不辍。现任燕京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古诗词创作委员会主任、燕京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副会长、《燕京诗刊》副主编;中国当代名家艺术研究院特聘荣誉院士、古诗艺术家。

 

副主编:

王  平:笔名:塞北剑豪。专家,学者,书法家,诗人。北京教育战线的实战导师。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书画家联谊会学会会员。历任中国领导干部书画研究院副院长,北京科技职业学院新闻传播学院教学副院长,学科带头人,专职教授。

 

牛应萍 :中国散文网特约诗词版块评论嘉宾,获得第二届“晋城银行杯”全国诗词大赛一等奖,及多项全国文学作品大赛金奖、一等奖。

 

崔  健:笔名雪然。编译(著)有《英语抒情诗歌五十首》(英汉对照)等中英文诗集多部。传略载入《世界名人录》等多部大型辞书。

 

迷蒙的小雨:诗坛资深人士,曾供职于多个诗歌平台,有丰富的写作经验。

《诗愽刋》副主编,《燕京文化传媒》主编。

 

梁晓纯:笔名:梁风如故。籍贯:天津。理工经济类出身。1999年移民澳大利亚。获第三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金奖和十佳最美散文奖。现为澳华雨轩诗社社长,澳华文学网作家。

 

陈军:(笔名:野风),珠海市诗词楹联学会会员,珠海市頣和诗社会员。资深诗词作家,先后在《精彩诗报》、《诗情碧霄》、《圆梦》、《芙蓉国文汇》、《诗中国》等书报杂志上发表诗词作品百余首。

 

艾琳:女,祖籍上海,现居澳大利亚。悉尼雨轩诗社成员,青年、作家诗人。

 

李为:笔名:远山树,籍贯吉林双辽,九零后,从事教育工作。现为吉林省青年作家协会、大治市作家协会会员。诗歌《伟大的党》获“时代颂歌”全国诗歌散文大赛三等奖。

 

 

特约副主编:

王爱红(北京):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火花》杂志(下半月刊)执行主编

 

编委会(成员,排名不分先后):

王平、牛应萍、崔健、迷蒙的小雨、王爱红、陈军、梁晓纯、艾琳、李为、周奎成、宋日哲、任轶颋、曾苏

 

 


第二部《韵墨情雨当代诗歌散文百家精选》(综合版)征稿启事


著名作家莅临指导,诗词专家点评分享

荟萃中外英才名家,当今精品推崇珍藏


编辑部中心投稿邮箱:15163058588@139.com


《韵墨情雨当代诗歌散文百家精选》(上、下两卷)经过两个月的征稿,【诗歌卷】今日截稿。即日起向海内外推出《韵墨情雨当代诗歌散文百家精选》第二部(综合版)征稿启事!【韵墨情雨】第一部【散文卷】继续征稿(预定超过400页码为止)。韵墨情雨2将以崭新的姿态出现在大家面前!在2018年的文学创新中,让我们再次播种希望,放飞梦想!用我们诚挚的心,感知生命与岁月;用我们湿润的笔,讴歌生活与爱情。


一、图书概况

《韵墨情雨●当代诗歌散文百家精选》第二部(综合版)编委会邀请国家一级作家、山东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文学期刊及编辑出版委员会主任、《山东文学》杂志社原社长、主编许晨主席做首席顾问;邀请新西兰梅西(Massey)大学经济金融学院首席教授、第十四届“天籁杯”中华诗词大赛金奖和“德艺双馨中华诗词家”荣誉称号获得者李晓明教授燕京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古诗词创作委员会主任、燕京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副会长、《燕京诗刊》副主编,中国当代名家艺术研究院特聘荣誉院士、中国山水田园诗传承人”尹长磊先生为特约主编;本书由中国《红色印记》系列经典图书编委会常务主任(主编)褚化冰老师担任主编。并有一批学识渊博、挥笔激扬的诗才文秀组成副主编、编委及编辑团队,引领广大作者展示才华、唱响主角!

 

《韵墨情雨●当代诗歌散文百家精选》第二部(综合版)采用正规国内书号,国家一级出版社出版发行,全国新华书店经销和网店上架销售。保证正版,维护作者权益。获得图CIP即可在中国新闻出版信息网上查询到相关出版信息。本部颁发入选证书,是晋升职称、加入各级作协评审的重要业绩依据。图书规格:大32开,设计页码400页左右,定价59。內文用70克轻型纸,封面用铜板纸印刷。本书装帧精美典雅,荟萃中外名家精品,值得推崇和珍藏!

 

二、投稿须知

 

《韵墨情雨当代诗歌散文百家精选》第二部(综合版)为:精品荟萃,众筹出版。其创作格调高雅、立意新颖,能够体现时代精神和反映现实生活的优秀作品。本书收录现代诗、古体诗、散文诗、微型诗、短小说、散文、随笔、游记、美文、杂文、纪实文学、报告文学等多种文体。

发表与否不限。

 

具体要求:

 1、发稿量化要求:每位作者最少发稿量为5个页码(特殊情况下至少三个页码),多投不限,并一次性交齐作品。诗歌每页大约可放29行,散文随笔每页大约可放780字符(含空行、空格和标题,请自己计算)。

2、邮件要求:统一在电子邮箱投稿。来稿邮件注明“韵墨情雨02字样200字内个人简介。预定五个页码以上的作者发2-3张高清晰生活照供选(三页码及以下不发照片,简介150字以内)。正文和照片均用“附件”。并将要发表的作品全部放在一个文档上文后附上作者通联信息包括作者真实姓名、邮编、收件地址,联系电话等。

3、鼓励文学创新、自主创作。投稿作品要内容健康,积极向上,严禁抄袭、

剽窃,作者文责自负。

4组稿预申报:即日起——满额为止。稿子组齐后,争取与第一部同时出版。预计8~9月份出版,最迟年底。

5请认真阅读本启事。投稿即为认同本《启事》“众筹出版”规定以及授权所投作品本次出版的权力。似录用的作品,本部有权根据版面或内容进行适当的删减、修改或重新排版。

6、编辑部投稿邮箱:15163058588@139.com(请不要一稿多投!)

 

 

四、征订规定

1、本书为作者自愿参与,众筹出书。5个页码必须订购8本书(3个页码预定5本)。订书数量随页码增加而增加,每本书单价是59元,参与作者订购一本只收50元,作者可根据自身情况确定是否投稿,投稿即视为同意本规定。

2、为保印刷经费,一经审核通过后,作者必须将征订书款打到指定账号。

3、图书预售:不发作品,预定图书的规定:两本起订,东部地区90元,西部地区加邮费10元,收100元。三本以上每本40元(西部地区五本以下加邮费20元)。更多信息请于主编联系。

 

五、推广团队协作规定

 1、凡是积极推荐作者参与或自身发表页码达到30页或征订推销50本文集者,可入选为本书编委会成员,并发证书。

 2、凡是能推荐作者参与或自身发表页码达到60页或推销征订100本文集者可挂名为本书副主编,并发证书。

3、第一部晋升的副主编和编委的人员继续挂名。但如果再发表作品则另计。

申请具体流程和相关待遇请于主编联系。

咨询:QQ807075347  微信:ygrj_2014(15163058588)

 手机:15163058588(褚老师)

 

六、著作权声明

作者具有作品版权,无版权纠纷。文责自负。



中国阳光文化传媒组委会

《韵墨情雨当代诗歌散文百家精选》编委会

2018年5月31日




【国际阳光文学社】

 

首席顾问:许晨

顾问:王爱红

社长、总编:阳光柔剑

编辑:李仁君、张羽萱、吴美浩


本期责编:阳光柔剑





图片使用说明


本文使用的图片,除了本社制作和作者提供之外,均为网络下载。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原作者及时指出,本社立即更换!谢谢!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