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樱与剑

余想2018-03-13 14:55:45



两年前,十月,我在武汉工作,沿楚河汉街走几步路就是珞珈山了。同事说,哎,你来晚了。假如三月来的时候,就会看到漫山遍野的樱花了。那时候,全国各地成千上万的游客慕名来武汉大学赏樱。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要刚刚好。早了是枉然,迟一步,剩下的是徒然。


我后来看到樱花,不是在武汉,而是在电影《艺伎回忆录》。


章子怡饰演的小百合与渡边谦在樱花大道上散步的场景很美,细细小小的,粉红的,浅白的的樱花在空中飞舞,花色绚丽,缤纷多姿。两个相爱的人站在树下,樱花温柔的落在肩上衣襟,闻着淡淡的花香,看一片片娇媚的花,即使什么话也不说,静静地,也是一种幸福吧。


在日本,有“樱花七日”之说。樱花很短暂,七日之后便烟消云散。所以在樱花的盛开的时候,日本人都格外珍惜,举办赏樱大会,让她变得充满仪式感。


花开,花落。在绚丽开放之后旋即壮烈的凋零。那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是弘一法师临终手书的“悲欣交集”,是不忍不舍。也是一种随时会灭亡的危机感。


 ▲富士山下的樱花




在中国的武侠片中,常常看到东瀛武士的身影,他们千里迢迢来到中原和当时厉害的人比武,争天下第一,输了就切腹,不可理喻。但更不可理喻的是他们的反复无常,披着文明的外衣,遂行杀戮之事。


之前听过一个“斩切感”的故事:正宗是镰仓时代的铸剑师,但他打造的剑远不如徒弟村正的锋利。有一次比赛,两个人把剑直放在水上,遇到障碍物,看谁的剑更锋利,只见村正的剑急速之下,削落叶于无形,而正宗的剑却可以巧妙的避过落叶,流去,人们盘然醒悟,赞叹:原来剑道的最高境界不是势不可挡,而是不滥杀无辜。


可是,你会想到信奉剑道的日本人会在1937年的南京,屠杀几十万中国人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真是变态。


所以当人们举各种日本人文明的例子:他们在曼谷国际机场看书,他们在奥赛美术馆认真听讲作笔记,他们对来往的游客,点头哈腰……


我总觉得,好假!


 ▲《最后的武士》汤姆克鲁斯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