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城管与摊贩,以不同方式感动城市

城管圈2018-03-20 10:37:49



一名曾经的武汉城管给我发了一条新闻链接,建议我写篇评论。

 

故事大致是这样的。10年前,汪天姣和丈夫从老家监利县来到武汉,在某小学对面租了门面,靠卖煎饼果子为生。在武汉,他们接来了读小学的女儿,生下了第二个孩子,但是不幸也随之降临,子被确诊脑瘫,老公又患血癌为了生存和治病,汪天娇退掉了门面,开始了起早贪黑流动摆摊的生活。汪天娇的故事被武汉媒体和央视报道,甚至有记者直播帮“煎饼姐”卖煎饼,发起“全城吃饼”活动,市民纷纷捐助。3月26日,“感动江城”2016年度人物颁奖典礼在武汉举行,“煎饼姐”汪天姣入选。

 

这名武汉城管就此评论说:“原来只要够可怜,违法摆摊也不要紧,也能产生正能量。但是对于法律是个莫大的讽刺,只要够‘正能量’,执行法律也可以有双重标准的。”

 

我不同意他的观点。“煎饼姐”的遭遇,是典型的因病致贫的例子,媒体宣扬的也是其顽强奋斗的精神;占道摆摊虽然违法,但对如此极端情况,城管网开一面完全可以理解。当然,城管不去协调帮扶、疏导规范,采取放任不管的态度也不可取。城管人反思法律的尊严被亵渎、执法的双重标准等问题时,不应当总纠结于对弱势群体的执法,而应多问问自己对违法的强势部门和权贵是如何执法的。

 

武汉城管未在“煎饼姐”摆摊新闻中发声,但他们对占道摊贩曾有轰动一时的做法。例如,在武汉占道经营14年的河南籍男子王某,最初占道售卖日常用品,而后扩展成亭棚,兼卖水果,占据半幅人行道摆摊,附近的店铺因为他“抢生意”,也纷纷出店占道。城管部门和街道多次劝导,均以遭其撕扯、谩骂告终。最终,为了取缔该处摊点,城管将中队的工作间暂借给王某继续做生意。如此”文明执法“,难道不是对法律更大的讽刺?推广开来,城管对占道摊贩执法能否均按此同一个标准?

 

媒体宣传的背后,现实是残酷的。同样在武汉,大量的城管执法工作是由协管员承担的,冲突不断。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副教授吕德文2016年曾经撰文,以武汉市某城管中队为例,该中队共有正式城管9名,其中1名教导员,主管党务;1名中队长,负责协调,处理疑难执法案件;3名片长,分别负责三个片区的巡查和队员管理;1名正式队员协助其中一个较大片区片长工作;2名正式女队员负责内勤;1名老队员协助处理门前“三包”工作,已处于半退休状态。可见,正式队员基本上脱离了一线执法,现场执法主要由该队50名协管自行承担。最新一例是本月3日,市民拍摄武汉硚口区某街道数名城管协管员对小贩的“执法”,遭到围殴受伤。经中青报等媒体报道后,打人的四名协管员被开除,街道办副主任被免职。——这些,是不是更值得反思检讨?

 

在武汉小贩煎饼姐当选”感动江城”2016年度人物之前,在查处小贩时殉职的南京城管任克明已经当选“感动南京”2016年度人物。我们有一万种理由被他们感动,为何却找不出一条适合国情、依法治国的城市管理之路?

 

如果,让南京城管任克明去查处武汉小贩“煎饼姐”……我真不敢想下去。



扫一扫关注《城管圈》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