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总有一天,人们会厌倦了叙述,甚至厌倦了无处不在的身体》

刘博文少年的成熟与纯真2018-03-27 09:55:29


 随笔谈
《总有一天,人们会厌倦了叙述,甚至厌倦了无处不在的身体》
这些天从钟祥来到武汉,可以说没有什么不习惯的,甚至于之前一直害怕的写作灵感突然消失也没有,
原来,有些事情是和地域无关的。
这让我想起了前两天和同学出去过早,
同学也是钟祥的,和我是高中三年的朋友,我坐下呼噜呼噜的吃完一碗热干面,擦嘴时才发现,他的面几乎大半碗都没有动,
本来是打趣的说,你是不是想家了,没料到他听完后,一阵苦笑,
随后是良久的沉默。
好像是在前面的推送里我提到过黄沙子的那首诗,
“也许有一天我会在这座城市迷路,也许有一天我会在月光下哭”
对于诗歌来说,黄沙子的造诣是极高的,我一向认为,没有真情实感是写不出好诗的,这年头好诗不少,
但真感情不多!
武汉,我坦言只是寥寥到过三四次,每一次都是走马观花,最多也就是江滩走走,小时候的我一脸天真,哪里会晓得武汉竟是这样一座巨大的城市,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诗人黄沙子,居住于这所巨大钢筋水泥城市的恐慌…
提到武汉,最近的印象就得是武汉诗歌节了,这次的最大亮点,其实并不在于闻一多诗歌奖,而是一个熟悉的面孔,
北岛。
而北岛这个异乡人无非是我们最陌生的人,没有之一!
有一段时间里,我极度沉浸于北岛的散文,坦白讲,北岛年轻时候的诗歌,的确有许多不足,而散文,这个他背井离乡时为谋生计而下笔的产物,
却出奇的精彩。
可是这次回国之后的骂战,却也是我没有料到的,
臧棣等一大批当代先锋诗人,对于北岛在原来的采访中,称中国诗歌,
“是北岛不买中国当代诗歌的账。你去翻他五六年前作的一系列访谈。北岛对当代诗的基本评价是:1,没像他那样去漂泊的,精神上都有原罪。都犬儒,都投降了。2。所以,当代大陆“没有价值,和世界无关”(臧棣微博原话)。
所以说,北岛的暮年归来可能是有些圈钱的嫌疑,但,我觉得北岛毕竟是当年的精神领袖,给人们带来过鼓励和诗和远方,我们应该原谅一个诗人早年的狂言,
就像原谅我们自己面对生活的焦躁一样,如果用一个崭新的视角去看世界,
诗和远方也会变得更加美好的,
难道不是吗? 


诗一首

 《触底》
黄昏时刻
走在
伊斯坦布尔的大街上
街道是冷清的

此刻孤身的我一样
她独享,一份
孤傲的奢华

人群中有人
抬头
看见离她不远的月亮
月亮
后来
藏进云幕里
我忽然
想起
另一边隔窗相望的土耳其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