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投稿】最美的那一抹彩虹色

中南财大彩虹小组2017-12-18 13:58:42

在中南大,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因为热心LGBT公益事业而相遇相知相识。
在中南大,有这样一个组织,它因为这样一群支持彩虹活动而建立。
在中南大,这样一群人不为人所知,这样一个组织不为人所了解,但是他们一直默默存在着,企图用自己哪怕最微弱的呐喊来唤起人们对他们的尊重,这个组织叫中南财大彩虹小组,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希望得到人们的包容与理解。

 
彩虹小组成员合影
彩虹小组,你了解吗?
       彩虹小组的创始人是一名中南大的大三女生,热心公益的她企图通过这样一个组织来获得同学们和社会对同性恋的尊重,于是在2014年10月,一群志同道合的人成立了这个中南大彩虹小组,小组以促进LGBT群体健康发展、推动LGBT社群权利平等运动为目的,开展相关沙龙交流活动、知识讲座、线上线下知识宣传活动、特色创意活动以及提供相关咨询服务等,传播多元性别知识,关注性少数人群,促进世界多元文化发展。小组成员在平时并没有明确分工,但在组织活动时会有明确每个人的任务。小组曾经请过吴幼坚妈妈(公开支持同性恋的第一位母亲)举办过交流会,而那次活动也是大获成功,座无虚席。而彩虹小组在发展过程中却也是困难重重,校方因为觉得这个话题太过“敏感”或者“影响不好”而采取行动联系家长,导致小组成员被出柜,同时恐同人士的潜在威胁以及其他同学的不理解也是阻碍彩虹组织继续发展的重要因素。
同性恋在世界
        同性恋,是指只对同性产生爱情和性欲的人,具有这种性取向的个体被称之为同性恋者。在人类以外的其他动物中,也普遍存在同性性行为,这是人类多元化发展的一种具体表现。而在古代的中国对待同性恋的态度甚至比西方更为宽容,同性恋与婚育也没有矛盾。从2001年的荷兰第一次承认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开始,世界上已先后有21个国家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这些国家主要是位于西欧和北美的发达国家。
同性恋在中国
       而同性恋者在中国生活也面对着重重压力,首先中国政府对同性恋实行“三不”原则,即:不支持、不反对、不宣扬。这导致多数同性恋者不愿意暴露自己的性取向,虽然同性恋者的感情和异性恋者的感情是一样的,没有任何区别,但面对巨大的压力,作为同性恋者,无法向任何人表明自己的真实性倾向,不得不过双重生活。而当他们对周围每一个人隐瞒住自己的感情和想法时,又觉得非常孤寂,这是同性恋人群的普遍困扰。
       同时同性恋者最大的压力来自于他们的家庭。家长这一个关是很不好过的,这是个很大的问题,特别涉及传宗接代,他们就觉得不能让孩子当同性恋,我国首位站出来公开支持儿子性倾向的母亲吴幼坚认为,很多父母都是强迫孩子改变,而且理由都很充分:“我都是为了你好,我是为了你的将来考虑,你年纪小,还年轻,考虑事情不周到。你现在就以为情啊爱啊之类的,到时你们老了,就会觉得孤孤单单。现在又没有法律保障,又没有后代,到时候我们死了你怎么办?”这些是非常普遍的观点,因为养儿防老、传宗接代是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本来独生子女的父母就已经觉得孩子很孤单了,现在他还搞同性恋,那孩子以后就会只有自己一个人了,没有伴,孤孤零零,父母都不放心。”而中国传统的“面子”文化和“凑热闹”的习惯也是父母难以接受孩子是同性恋的一大原因。有些人被揭露出来是同性恋,往往连累到父母被人指指点点,这也是父母不愿意面对的。
        很多父母知道自己孩子是同性恋之后,觉得没法向亲戚朋友交代,这又是一个新的难题。所以说孩子出柜了,就轮到父母入柜了。轮到父母要遮遮掩掩,不知道怎么办。一方面,父母要向亲友说出来就等于是父母出柜了;但是如果父母躲在柜里,他这边又知道孩子的事,那边又不能让别人知道,夹在中间,压力很大。
        而同性恋在生活中被他人歧视,这也是很多同性恋者的压力来源。其实同性恋作为一种不侵害社会、不违反法律的社会现象,只是一种少数人的生活方式,按道理是应该被允许的。但在中国,多数人还是对同性恋者还是心怀抵触,认为异性相吸是不可违背的自然规律,甚至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疾病。而在同性恋者来看,别人的另类眼光是一种强大社会压力,他们害怕来自外界的歧视和排斥,所以在中国,很多同性恋者是低调地、隐蔽地,带着负罪感存在和生活着。
        所以在现在的社会中有绝大半的同性恋者还是选择结婚,很多时候,这些同性恋的婚姻并不是自己主动要求的。我们国家的传统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很多没出柜的同志到了适婚年龄总是会被家里人逼婚,如果没有男/女朋友,家里就会频繁的安排相亲会。有些同志即使出了柜,父母亲也不愿意承认孩子的性倾向,还是希望借助异性婚姻让孩子能够“改正”。迫于家庭的压力,亲情的压力,很多同志都妥协了,选择了异性婚姻。有些习惯于隐瞒性向的同志甚至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完美的挡箭牌而欣喜莫名——结了婚,自己的性倾向不会暴露了。
       虽然与女人结婚,掩饰自己是同性恋身份的这种生活方式是很多同性恋的选择。但也有人质疑,同性恋与异性结婚,真的能够幸福吗?也有很多同性恋者认为,用婚姻作屏障是不道德的。“自己想爱的,根本不能、不敢去爱;而自己不爱的却要强作欢颜!妻子是无辜的!而我无异于‘行尸走肉’。这无爱之婚姻,何处是尽头!”不少中年“同志”坦承,在结婚后漫长的生涯中,不仅自己备受道德和精神上的折磨,他们各自的妻子儿女也受到巨大的伤害。
       目前“同性婚姻”在中国还是不可能的。在这种现实面前,更多年轻“同志”会慢慢尝试让亲友接受自己的真实倾向,避免走进传统婚姻的悲剧轮回。
同性恋在高校
       而学校作为社会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自然是与中国政府的政策保持一致,即对同性恋者采取“三不”政策,甚至有很多高校害怕造成不好的社会影响,直接反对同性恋的存在,但是根据中国最大的同志社交网站Blued发表的中国同性恋生活情况调查却显示,中国有30%的同性恋生活在高校中,这群人是中国大学生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因为还没有独立的经济能力,所以要忍受来自父母、同学、学校、社会等多方面的压力,生活状况堪忧。
 
同志妈妈演讲
我并没有和别人有什么不同
       某同学是彩虹组织的核心成员,他说:“自己是一名GAY,他向室友和少部分同学出柜了,一开始大家都表示惊讶,但大家都能接受,室友也表示支持,而现在在举办活动的过程中,主要遇到两个困难,一个是举办活动需要场地,找一个比较好的场地很难,校方并不支持这样的活动。还有就是由于同性恋涉及敏感话题,而在中国社会同性恋还并不被人们所接受,同时学校也不希望张扬,所以不可能大范围宣传。在未来,中国同志生存环境会更好,社会会更加包容,同志自身也会更好的认知自己的身份,也更敢于追求自己的幸福。5.17是国际不再恐同日,到时候吴幼坚妈妈还会来武汉高校巡回演讲,彩虹小组也希望以此为契机准备一些活动。
 
彩虹小组参加高校间LGBT组织会议
       其实大多数同学对同性恋并不是很了解,他们的态度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不过每个人身边都有同性恋者的存在,同学们也并没有任何的歧视行为,也并没有感觉同性恋者和普通同学有什么不同。不过他们认为随着社会越来越开放,同性恋的未来还是向好的,只不过这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来自新闻学院的伍同学说:“同性恋者目前最大的困难是社会舆论压力,毕竟还是有不少人反对同性恋,尤其是家里的父母长辈很难接受。”而说到学校并不支持同性恋者的活动时,她说:“学校肯定会考虑社会影响,不支持也可以理解,学校也需要时间来改变和接受,我愿意去支持中南大彩虹小组的活动,以自己的力量去支持同性恋者。”
       来自华中科技大学的蔡同学说:“我认为同性恋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他们也是爱上了一个人,只不过那个人正好是同性。同性恋的未来会和普通人一样,他们也有权利追求他们的幸福,而目前同性恋者遇到最大的困难就是他人异样的眼光,我感觉我们应该尊重包容他们,一起给他们创造宽松的社会环境。”
 
网剧《上瘾》主演者
       当被采访到学校不支持中南大彩虹小组的活动这个现象时,大多数同学也表示理解。
       来自新闻与文化传播学院的赵同学说:“学校也有自己的难处,学校要为学生负责任,如果学校答应,会引来很多社会舆论有好的也有不好的不可控因素太多,毕竟现在同性恋在社会上的认同度不高,总有一些人特别不尊重甚至嘲讽同性恋者。同性恋者现在的压力并不在学校,主要来自他们的家庭,父母不认可他们,逼着孩子选择自己不喜欢的人生。我们现在能做的是不仅要尊重他们,而且不要把他们当做一个特殊的群体,大家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喜欢的不一样,我身边也有同性恋朋友,我并不感觉他们和常人有什么不同。”
       来自法学院的瞿同学说:“在目前社会认知水平下,这种做法是合理的,学校作为教育场所首先要严格守法,目前我国法律并未认可同性恋,学校不支持是正确的。而且,同性恋倾向和宗教信仰类似,都有其弊端,因此,学校不应该支持,但同性恋者的私人活动不应该受到限制和歧视。我认为目前同性恋者最大的困难是社会对缺乏对他们的了解,如果一个群体得不到社会的了解,他们就会被孤立。我们应该对同性恋者做到认可和宽容,把同性恋看成一种个人私事,不排斥不歧视。”在说到是否会支持彩虹小组的活动时,他说:“我不会反对中南大彩虹小组举办活动,但我不会参与其中。”
 
同性恋婚礼照片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心理健康教育咨询中心老师张老师说:“我自己本人对同性恋是持支持的态度,而且我也表示理解,这并不仅仅是因为我是做这个工作的,而是作为社会的一份子,我不能说同性恋者是病态或者是变态的存在。如果你不能接受,但是至少你不能歧视,我希望我们这个社会能越来越包容。我本人是学习了心理学之后才关注到这个现象,当时很多人还只是以信件的形式给我说自己的问题,但是到现在我们的社会有越来越多的影视作品和社会公益组织去关注同性恋这个群体,我亲历了整个社会从歧视到包容的改变,我相信随着整个社会对人性的尊重,整个社会会越来越接纳同性恋群体的存在。但是同性恋在未来也会有很多困难,我们并不知道社会上的每个人会如何看待同性恋这个群体,他们要面对家庭、社会等各方面的压力。同性恋之间建立情侣关系很难,而且他们谈恋爱的过程中只能秘密进行,很难公开,他们因为害怕受伤而不敢投入过深的感情。但如果没有一个很宽松的社会环境,同性恋者会被推入深渊。学校是社会的一份子,他在整个社会的大环境下不敢过于支持只能以稳为主。”在说道我们应该能为同性恋者提供哪些帮助时,张老师说:“我自己作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心理健康教育咨询中心的一位老师,我随时欢迎同性恋者来中心咨询生活中的各种困难,我保证支持、理解、不歧视同性恋,但目前咨询中心没有专门的老师来接待同性恋者,相信以后我们也会在这个方面做的更好。我自己身边也有同性恋的好朋友,我们不应该将他们当做特殊的个体,同性恋也能成为社会中的精英。我很愿意去支持中南大彩虹小组的活动,真正沉下心来去支持和了解同性恋这个群体,一起去建设一个宽松的社会环境。”
感谢F君的投稿,愿意投稿的小朋友请戳原文哦~
投稿:F君
排版:不死鸟
彩虹中南大
交流群:206235014
空间:3120780148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