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父亲节征文赏析 廖宇靖《十年》

深圳西点荟2018-06-23 19:11:35


昨天我们平台发出 “父亲节征文”后,得到了朋友的广泛关注,在短短一天的时间里,我们就收到了多篇感人的原创作品:《父亲的坚持》、《十年》、《父爱如山》、《父亲戒酒》……

每一篇文章都包含着对父亲深深的爱,读后不禁令人感动。的确,父爱如山,在父亲节来临之际,就让我们拿起笔来记录“我与父亲的故事”,再次重温父子(父女)之间的美好而感人的片段……


今日的优秀征文展示:《十年》


廖宇靖

  80后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民主党派人士,曾出版长篇小说多部。

  已出版专著:《边缘》《零五印象》《单人床》《你的微笑》。

  曾被我国文学泰斗巴金称赞为:“后生可畏,金庸第二”


原创文章展示(请滑动翻看)


可更换背景图使

《十 年》

撰稿:廖宇靖


  少年时最喜欢的一首歌,似懂非懂歌词,沧桑四溢的歌声,陪伴着我走过了许多懵懂的青春。记得也是像现在一样明媚的春天,学校外面看得到大片大片的油菜花。暗恋了很久的隔壁班女孩交了新男友,感觉天塌了的我花了一个星期的生活费去淘了一张陈奕迅的CD。简单的字,零散的词,每天夜里,听陈奕迅的歌好像真的每一首歌都听得到自己。所有的歌中,尤其喜欢这首《十年》。那一年,我17岁。


  十年后的2014年年初,很早就从新闻报道中知道了陈奕迅要来成都开演唱会的消息。从不追星的我一咬牙,出高价从黄牛手上买了演唱会门票,但当我坐在偌大的成体看台,才发现他的新歌一首歌都不会唱。除了那首《十年》。这一年,我27岁。恰好距离我出版第一本书也正好十年。


  而这一年,你,51岁。


  十年,很长。长得甚至忘了自己最初的模样。


  十年,很短。短得用只字片语就可以诉说过往。


  世上最美好的事是:我已经长大,你还未老;我有能力报答,你仍然健康。

  16岁那年,你因为出差,没有见到爷爷的最后一面。爷爷去世后不久,我和你去安县为爷爷扫墓,一切都是如此的平静。可是突然,你跪在了满是稀泥的土上,死死的抱住爷爷的墓碑,哭得死去活来。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眼泪,一个男人的眼泪。你撕吼着:我的爸,你走得太急,我最后一面都没见到你……你哭得瘫在了地上。后来,你是被人抬下去的。


  我长久的无法理解你这在我当时看似荒唐的举动,我总是想,一个男人,似乎该有面对生老病死的勇气的。但是我错了,直到现在,直到写这篇文章时才明白。父亲,其实就是儿子心中的那座山。


  17岁那年的暑假,和你发生了有生以来最激烈的一次争吵。争论的议题是北上艺考这件事。


  你希望我老老实实的在老家参加高考,考不上就弄去当兵,反正铁路子弟退伍后分配工作。我死活不干,即使从初中开始,数学就没及格过。但我告诉你,我的目标是中戏。你说不过我,吵到最后,说话总是比我慢半拍的你从厨房里提起砍刀,追着我跑了几公里。


  你跑不过我,我很轻松的把你甩得很远。后来,你还是追到我了。你说兔崽子跑得过我的人还没出生呢,老子以前是练田径的。你不知道,当我发现你的步伐没有过去那样矫健的时候,当我发现你已经微微有点驼背的时候,当我看见你的鬓角已经微微白发的时候,我故意停了下来,让你追上我。


  17岁的冬天,因为我在课堂上写“黄色小说”,你被请到了学校。回来的时候,你手上拿着一张劝退通知书,满脸焦虑的问我这就是你想要的未来吗?你尽量压制住颤抖的声音小心翼翼的求我一个错别字连篇的人就不要再写什么小说了,爸不求你飞黄腾达,不要犯流氓罪进班房就行。你还收掉了我所有的小说手稿,你说你会点一把火把它们都给烧掉。你说臭小子以后再敢在课堂上写小说打断你的手。


  你41岁的生日那天,我送给你一台当时市面上最新款的智能手机。你依旧像过去一样,满脸焦虑的看着我。生怕这意外的礼物又是我用什么歪门邪道搞来的。我告诉你这是我的第一笔稿费。你满脸诧异的看着我,你实在不敢相信一个作文都很少及格的人能拿到稿费。直到我掏出那张全国一等奖的获奖证书。那晚,你喝了很多。


  一个月后的某个夜晚,我和妈妈等你到深夜都不见你回家。你的电话打不通,问过你所有的朋友和同事都不知道你的踪影。和妈妈去了派出所,报了警,但因为失踪时间太短而无法立案。我和妈妈绝望的在你每天上下班必经的路上寻找你的身影。最后在公交总站找到了满脸疲惫的你。你说手机掉了,一直在找,找遍了所有地方,但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上,你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当所有人都在为高考而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你终于决定让我去北京。我的18岁,一个人去了北京,身上的六千块钱生活费在火车上被偷得精光,为了不让你操心,我用银行卡里的一千块钱度过了半年的时光,为了节约钱,睡地下室,舍不得打车,每天去学校上课步行四五公里。


  如果你从北京的东棉花胡同路过,一定能常常看到一个胡子拉碴、两个月没洗头、背着一个冒牌阿迪背包的我,左手拿馒头,右手拿着一瓶冻得快结冰的矿泉水在寒风里被冻得瑟瑟发抖仍执着前行的身影。这个身影是我,也是曾经为了我放弃梦想的你。


  你文化不高,性格又倔。让你学拼音发短信,你一直不肯。在北京的某一天,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打开一看,居然是你发来的短信:“靖:多穿!”


  在北京的日子依旧是忙忙碌碌,每日奔波各个考点之间,中戏张榜那天,我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失望的踏上了回绵阳的火车。“靖:车上注意安全,我在家给你做了回锅肉。”后来听妈妈说,我走后,你开始自学拼音,每给我发一条短信之前,都会小心翼翼的将想说的话写在纸上,然后翻开汉语拼音,一个一个字的查。


18岁生日,你说要送给我一份大礼。你第一次允许我喝酒,六瓶冰冻啤酒后,你交给我一个大信封。信封里装着我厚厚的手稿。你撒了谎,你没有烧掉我的“黄色小说”。三个月后,我的首部长篇小说《边缘》出版。我用写“黄色小说”赚来的稿费,给你买了一台新手机。而这部手机,你一直舍不得换,一用就是六年。


  21岁,我离开你的第三年,我们以为我们会再次发生激烈的争吵。因为挂科太多,我又收到了系里下发的降级警告,教务处的老师将电话打到了你那,说是这样下去的结果是领不到毕业证。那个时候,我是真怕了。坐着火车回家里给你认错。你没有说一句怪罪的话,二两酒下肚,淡淡的对我说,大不了,我养你。


  每当我遇到挫折的时候,你就会对我说,儿子,没事,我养你!短短一句我养你,总会让我重拾信心。谢谢你,我的父亲。当有一天你老了,我会对你说,爸,没事,我养你。


  22岁,家乡发生了地震。清晰的记得那个闷热的午后,剧烈的摇晃后,我和你失去了一切联系。疯狂的拨打你和母亲的电话,却是一阵忙音。随着时间的推移,绵阳全线告急的消息从电波中传来。一直等到那天的傍晚,我才和你第一次通上电话。记得很清楚,你的第一句话是,家里很好,不用担心。一个月后,我结束完在都江堰的救灾行动回到绵阳。却看到满目苍夷的家和受伤在床的母亲。你又撒了谎。

也是在这一年,国内铺天盖地的出现了我骗稿抄袭的负面报道。你没有说一句话,顶着烈日,骑着那辆破旧的自行车,走遍绵阳大街小巷,收回了上千份刊发我负面新闻的报纸。回来后,烈日晒得你脱下一层皮。


23岁这一年,我大学毕业,参加了公务员考试,报考职位的工作在千里之外的康巴藏区。你默许了。顺利的通过笔试和面试后,随之而来的是体检。当时的我,戴着一副八百多度的高度近视眼镜。由于我的疏忽,在得到面试通过的消息的时候,距离体检只剩下一天半天的时间。


  进行Lasik激光手术的前一天要对眼睛进行全面的检查,确定无疾病后才可手术。这样算来,做手术要两天的时间,但是留给我的只有一天半的时间了。


  时间指向了下午五点,医生们都准备下班了,你苦苦哀求医生,这才答应第二天上午进行检查,确认没问题的前提下,在下午进行手术。


  这一夜,你和我都失眠了。你独自坐在客厅,抽了很多烟,几乎一夜未合眼。


  我也失眠了,留给我的时间只有一天,期间的任何环节都不能出问题。24小时,我要完成术前检查,进行完Lasik激光手术,然后在父亲的护送下,戴着眼罩坐上开往成都双流机场的大巴,在机场休息一夜后,又要独自飞往千里之外的康定。这简直是在和时间赛跑。


  术前检查和手术都很顺利,我躺在手术台上,闻到一股角膜被烧焦的味道。医生为我戴上了眼罩,嘱咐我,明天天亮之前,不要用眼。


  走出手术室,我的眼前一片黑暗,你牵住了我的手。


  在我的记忆中,这是脱离童年后,你第一次牵住我的手。我努力挣扎开,又被你一把抓住。


  我的内心充满了恐惧,我每走一步都是如此的艰难,你紧紧拉住我的手,在我耳边说,不要怕,跟我走,来,一步步慢慢走,大胆向前走吧,有我在。你说的每句话,都深深烙在了我的心里。


  前方如此黑暗,步伐如此艰难,但你那双有力的手,给了我最大的心灵慰藉。路是平的,但我却始终觉得下一步会遇到阶梯或障碍物,你在一旁鼓励,别怕,有我在,往前走!


  那一天,你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别怕,有我在”。


  坐在开往成都双流机场的大巴上,你的手依旧有力的握着我的手。大巴的电视机里传来一首歌,我虽然看不见,但听得见:“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你是我的眼,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你是我的眼,带我阅读浩瀚的书海;你是我的眼,让我看见这世界,就在我眼前。”


  在机场宾馆,大堂经理把我当做了盲人,专门为我们父子俩安排了一楼的房间,并承诺第二天开车送我们去机场。我躺在床上,双眼像万只蚂蚁在叮咬一样难受,我知道这是Lasik术后的正常反应。你在附近的餐馆里买来了我最喜欢的回锅肉,土豆丝和米饭。我没有一点食欲,你就一口一口的喂我,像小时候你对我一样。


  天亮了,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有些刺眼。你为我轻轻摘下眼罩,我不敢睁眼,我害怕睁开后仍然什么也看不见。黑暗,像一个无底的黑洞,死死地抓着我的身体,让我无法动弹。你在我身旁鼓励,“别怕,睁开眼。”我缓缓睁开眼,几秒钟的时间,如此短暂,又是如此漫长。光明是那么美好,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你。我走到窗户前,放眼望去,一个清晰地世界出现在我的面前。


  24岁,你决定卖掉家乡的房子,为我在成都买房。回到你们现在居住的老房子时,心很痛。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可以在宽敞明亮的屋顶花园上种花,养鸽子;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和妈妈不用住在现在狭小拥挤的老房子里。


  25岁,我开始重新拿起笔写小说。我是家中的独子,但自从来到高原后,三年回家的时间加起来不到一个月。你们想我的时候,就会给我打电话。但很多时候,我会去偏远的不通电话信号的乡镇办案。这样的时间一长,你就会很担心我,也很好奇我一天到晚在忙些啥。


  突然有一天,你跟我说这么一句话,你写小说吧。你说你以前写的那些书我都看不懂,你可不可以写一本书让我知道你离开家之后都在做什么。


  当时我就觉得我不得不写了,哪怕是为你一个人,我也一定要把这本书写出来,于是就有大家今天看到的《川藏秘录》和《藏香》。


  26岁,我从警的第三年,突然决定辞掉公职。一个午后,我呆坐在警车里,望着奔腾的雅砻江,辞职的念头突然冒了出来。我觉得自己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我已经25岁了,如果再不离开这里,以后我就只能一辈子呆在这里,不断重复前一天的工作。但从今以后,我将不再受任何外在的束缚,我要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我没有勇气亲口告诉你这个决定,给你写了一封长信。其实在准备告诉你我已经辞掉公务员的工作之前,我已经做好了挨骂甚至挨打的一切心里准备。可让我想不到的是,你在短暂的沉默后,笑了,只是淡淡的说:不要有心里包袱,我支持你!


  突然想起小时候,每到下雨天,你骑车带着我,身上穿着雨衣,就会让我钻到雨衣后面,搂着你的腰,我还会不停的问“到哪儿啦?到哪儿啦?” 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其实不是,人是一瞬间变老的。


  你用一生教会我勇气,我却未曾说过爱你。十年前你背负对我的责任沉重前行,十年后我背负着对你的承诺走向明天。我一天天成长,你慢慢白了头发。我在你双鬓间找到时间划过的痕迹。回望你的脸,尽是岁月的刻痕,多希望时光能慢一点,别再让你老去了。


  27岁,回到成都的第二年,经历过挫折。现在,我过得很好。我再也不用小心翼翼地写那些言不由衷的公文总结,我重新拿起了自己的笔,学会了用自己的文字表达自己的立场,赢得了更多发自内心的尊敬。你现在最常念叨的,就是让我快点结婚,早点给你生个孙子。


我用了二十七年的时光学会飞翔,却原来借走了你的翅膀。


廖宇靖儿时·与父母

*文章是廖宇靖予“深圳西点荟”平台的原创稿,由“深圳西点荟”编辑,转载请联系其本人以及“深圳西点荟”平台


“深圳西点荟”父亲节有奖征文继续!

“深圳西点荟”以

“我与父亲的故事”为主题面

向所有朋友进行 有奖征文

要求:

1.以“我与父亲的故事”为主题,题材、字数不限,文体不限,文体不限(诗歌、散文、随笔、记叙文)

2.文章为原创

3.我们将选出优秀文章在“深圳西点荟”公众平台发布,并对其奖励意大利卡拉佩里的橄榄油
 

  当然,您也可以送出对父亲的祝福。请将祝福直接发送到微信公众平台,我们会抽选出幸运参与者,并送上“台湾手工牛轧糖”一份。


征文时间:

2015年6月15日-6月20日


参与方式:

1. 主题征文发送至邮箱(13928485109@139.com)并请注明:作者姓名及联系方式

2. 微信平台祝福留言:可直接发送到平台,并留下联系方式。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