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熄灯号 | 总有那么一个地方 一个人 让我们一直怀念

人民武警2018-06-23 21:38:46

点击上方“人民武警”可订阅哦!



在我的印象中,外公爱坐在大门口抽烟袋,消瘦的身体有些佝偻。戴着蓝色的毡布小帽,穿一身绒毛大衣,红茶色发亮的额头下,那双细长的眼睛总是带着慈祥的笑容。在一阵“叭嗒叭嗒”声后,不一会儿他的周围便烟雾缭绕了。


每次放学回家,外公总会远远地招呼我,我也抬高嗓门回应,心中满是欢喜。然而上了大学,离家远了,回去的时间也少了,这样的景况也便不复存在。



外公年轻的时候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裁缝,因为做得好,年纪大了仍然有人上门找他做衣裳。外公常说,在他们那个年代,买得起衣服的人都是大户人家,更多的人买了布匹送到裁缝那,经过量体裁衣,这才得一身合适的衣裳穿。对他而言,让人有衣裳穿是一件颇有成就感的事情。


有几次我试着踩动缝纫机,学着外公的模样干针线活,最终却只能得到些乱线无序,褶皱不整的残次品。外公看到后,在一旁苦笑不已,他告诉我:“做衣服就像做人,要沉心静气才能丈量准确,剪裁合理;等你长大步入社会,更是要沉得住气才能做得成事。” 工作多年后,他的的话依旧铭记于心。



外公有个习惯,在床头摆几本书。只要有闲暇的时间,他就戴着老花眼镜,旁边放着一盏热茶,拿起书来翻几页。不仅如此,外公还写得一手的好字。他有一支视若珍宝的钢笔,说是当年参加工作时留下来的,极为精致。一般人都不让碰,怕不懂书写而损坏了笔。不过对我,外公却一点也不吝惜,把钢笔拿出来,教我正确握笔,培养练字的习惯。我渐渐也懂得:写字要持之以恒,爱写也勤写,如若无意练字,勉强对付,定是笔力浮滑,结构松散。



三年前,外公病逝了,癌症晚期。


记得那个晚上我被母亲的电话惊醒,收到噩耗后便因为难过而彻夜未眠,第二天一大早就请假赶回了家。一进家门我就跪倒在外公的遗体前,再也控制不住,嚎啕大哭起来。那一刻,多想回到小的时候,我未知事,外公亦未老。


听外婆说,在外公去世前的那段日子里,因为肿瘤扩散,吃不下饭,身体日渐消瘦,状况一日不如一日。即便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要求不能通知我,唯恐影响了我的工作和学习。



今年年初休假,我回了趟老家。看到家中光景,不禁触景生情,睹物思人。我看到那两台陈旧的缝纫机,因为好久没上油,机器早已转不动;翻看外公遗物时,再次看到的那支精致的钢笔,少了昔日的光泽,却仿佛还有余温。怀念在心底蔓延萦绕,思念更加强烈,挥之不去。


这么多年过去,再次来到外公坟墓前,冢上已经是杂草丛生,蔓草覆盖。在山头放眼望去,巍巍青山依旧苍茫如初,山上不规则的田地依然仰望着天空,山岚弥漫着熟悉的颜色,群山默默裸露出原样;山间的羊肠小道依旧匍匐在草丛里瘦骨嶙峋,只是年复一年,变得更窄了。我热爱这方平凡的土地,敏感这坎坷的山路,并心存这一草一木,思念这里的黄土,都只因这里有一个句点,收藏着外公的身躯。



自从外公去世,我时常梦到他的身影,想起他的教诲。我忘不了养育恩,更忘不了故乡情。

 

你可能还喜欢

 

1、熄灯号 | 对铺的兄弟是咱中队长

2、熄灯号丨服役期满了,当他再次面临选择……

3、熄灯号丨在这里我学到了课堂上没有的东西

4、熄灯号 | 永不磨灭的番号——纪念我的“巾帼41”

5、熄灯号丨清明,致我最敬爱的人


本信息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监制:杨敏、孙延东、刘凤桥
图片监制:刘海山

主编:王文、魏国荣
编辑:张彦、化炜、别特、马帅、达舟、明阔
邮箱:wjxinmeiti@163.com

觉得不错,请点赞↓↓↓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