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连载丨《莫名我就喜欢你》②

魅丽飞言情2018-04-15 18:24:36

《莫名我就喜欢你》

《莫名我就喜欢你》

短发假小子x潜力股胖子 温馨爆笑恋爱日常

作者:莱弗

定价:36.8元

2018年4月甜蜜上市


内容简介


初见杜弘延,我妈让我叫他“棒棒哥哥”,结果我耳背——“胖胖哥哥……”

杜弘廷痛下决心,不再见我这个蠢女人。

那一年,他八岁。


初三,再见到他,我脱口而出就是个“胖”字,结果他回送我一份大礼——“数学考得怎么样?”

真是蛇打七寸,少年,你拷问到我的灵魂了——数学我就考了37分!

我妈听了,直接一汤勺甩到我脸上。

嘶,好烫!


大学,初吻被夺,他豪无愧色,说:“孟琪琪,你的男朋友,只能是我。”

那一刻,胖子在我心中的形象瞬间崩塌——亏我一直把他当兄弟,他居然只想泡我?绝交!


二十岁生日,我跟杜弘延领证了,他感叹:“我等这一天很久了。”

“嘁,多久?”

“从认识你到现在,七年。”

……真是老谋深算啊!



《莫名我就喜欢你》②

和杜弘廷的关系能进一步,源于一个板寸。


当时,偶像换了新造型,我跟风剪了个同款发型。现在看来,简直比杀马特还要非主流。


回到家,我妈直接拖我上老街发廊剃了个光头。


如此惨烈的板寸就连杜弘廷也为之动容,“顶着这颗光头还有勇气去学校吗?师太?”


我不以为然,“板寸是检验帅哥的唯一标准,你肯定是嫉妒我太帅!”


他嗤之以鼻,“我为什么要嫉妒一颗卤蛋?”


话虽如此,我剃了光头真的很像帅哥,加上打扮中性,所以在学校备受女生“瞩目”,甚至有人看到我还会尖叫——当我走进女厕所的时候。


“有意思吗?”杜弘廷实在看不下去我一脸的嘚瑟样,“幼稚。”


后来和杜弘廷一起吃早餐,对面坐的两个小混混,一直拿我的性别开玩笑,越说越过分。我虽然气炸了,想给对方一点颜色瞧瞧,可实际上一声都不敢吭,只能埋头苦吃。就在这个时候,杜弘廷突然站了出来,“你们怎么说话的?!”


壮观如泰山般的体型极具威慑力,两个聒噪的小混混当即闭嘴,像我一样,埋头苦吃。


正当我在心里默默感激的时候,却听杜弘廷命令对方——“还不快跟我弟道歉?” 


哼,谁更幼稚?


当时心里还是有点感动,作为回报,买了一份巨无霸送去他房间,结果忘了敲门,看见他满脸泪水。


我不禁想起他的遭遇:父母离异,穷困潦倒,无家可归。


万分尴尬的情况下,我说了一大堆煽情励志的鸡汤,还没安慰到他,自己反倒哭了,直到几滴水猝不及防地落在了我的脸上。


我抬头看上去,咦?“天花板漏水?”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


杜弘廷嘴角一抽算是笑了,“是啊,傻缺。”


那年的冬天原本是很难熬的,连天气预报都说那是十年来最冷的一个冬天。但奇怪的是过了很多年以后,这一年在他的记忆中,都是个暖冬。也是过了很多年后,我才知道他当年不是无家可归而是负气出走,原因是父母离婚后缩减了他的零花钱,从每月十万减到每月八万。


而我当时的零花钱是每月八十……元。


想想那时候的杜弘廷还是挺端着,挺假正经的。


中考之前压力比较大,班上的男同学经常爱说些荤段子排忧解闷,我耳濡目染,养成了爱调戏别人的坏习惯,最短的一个荤段子甚至精炼到只有八个字——“我是锄禾,你是当午。”


杜弘廷没想到我会不纯洁到了如此地步,听完直骂:“下流!”


我屡试不爽,捉弄了他好几次,终于把他给惹毛了。


那天,我又说了一个荤段子,“老婆去医院看病,其实是去会情人,没想到被老公当场撞破,情人紧张地解释说自己正在给他的老婆做检查。老公就对这位医生说,把你的温度计拔来给我看看,如果上面没有刻度,你就死定了!”


杜弘廷一脸鄙视地看着哈哈大笑的我,我还问他:“也不知道有没有刻度?哈哈哈!”


他冷笑着问我:“你那么想知道,要不要看看我的温度计?”


我当场就卡壳了,呆了半天,一个转身,疯狂逃窜。


这之后,再也不敢在他面前说荤段子了。


作为一名高三考生,杜弘廷回家从来不看书,却是个蝉联奥数竞赛冠军的理科学霸。而我,整日书不离手,还是个数理化严重偏科的学渣。


有一次,他大发善心辅导我,结果成效惊人,犹如一部行走的提分机器。


我大喜过望,经常做好吃的贿赂他,还卑鄙无耻地麻痹他——


“说实话,你长得真帅。”


“以瘦为美不健康,你这样完全是标准体型!”


“你底子这么好,幸亏长得胖,这才给全国校草们留了一条活路。”


“来,干了这碗鸡腿面!”


呵呵,小男生就是这么单纯。


现在想来,我还是太年轻了。


杜弘廷其实是一个很严肃的人,在学习上,要求异常严苛。导致我一听到辅导就脚软,进杜弘廷的房间就像进刑场。


他总是很凶地坐在一边指导,气急了就拿笔戳我的头,那张嘴简直毒到令人发指——


“这道题我不是教过你吗?我说话的时候你耳朵被纸糊住了吗!”


“要是猪听得懂人话,这题它都能比你解得好!”


“气得我肚子都饿了!快去下一盆肉丝面过来,再煎四个荷包蛋!”


“把笔放下,看到那面墙了吗?撞上去。也许灵感就来了。”


“别写了,咱俩一人一瓶农药自杀算了!都教了三次还是不会!”


“要不你换个家教吧。我还年轻,想多活几年。”


中考前一晚,我对杜弘廷说:“送一句祝福的话给我吧。”


他给的祝福却是——“别忘了带上脑子。”


在杜弘廷地狱般地辅导下,我一个学渣最终以及格线的分数,进了本市最好的高中。


后来,杜弘廷考完大学填志愿犹豫不决,明明分数考得那么高,却总挑一些离家近的大学填。


我问他:“你不敢去很远的地方读大学,难道是担心国外治安不好,害怕离家太远不安全?”


他听完露出被一万伏电压雷焦了的表情,然后把志愿改了,去了离家很远的一所重点大学,像是和谁赌气一样。还说我在某一方面,特别迟钝。


什么意思?我怎么就迟钝了?哪方面?


虽然胖子很无情的一别三年杳无音信,但我还是以他为榜样,终于考上了他所在的那所重点大学——隔壁工科院校的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括号,金融信息与服务。


直到我发现全系六个班,就我一个女的,才发现——朕,独霸后宫!


和我一个寝室的三个小姐姐都是金融系的,听她们讨论过最具学术性的话题是“斩男色唇釉好看还是999烈焰蓝金更诱惑?”


什么鬼?听不懂!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决定好好和其他同学探讨一个更有深度的话题——“渣剑三”、“求基友”,报出区服一起玩!


群里立刻有人回复:“我。”


看不出来理工男们还是很上道的嘛,我兴致勃勃地问了一句:“你是谁?”


对方:“我是你辅导员!”


全年级都记住我了。


为避免我空虚寂寞,辅导员把我安插到校内一支金融软件APP研发小组丰富课余生活。


不想干,但是一想到颇有几分姿色的小组长……干!


小组长是在几个星期后才发现组里多了一个人的。


小组长:“我叫周泰迪,今年大四。”


我:“孟琪琪。”


周泰迪“咦”了一声,“日本有个玩具也叫这个名,蒙奇奇。”


我:世界上也有一个好色的物种叫泰迪。


“仔细一看,你俩挺像的。”他说。


“像它一样萌?”我心里美滋滋的,人帅嘴甜哦你!


“一样腿短。”


“……”


大一课程不算多,有时间我就去小组学习。


周泰迪研发的这个App已经进行到一半了,我连观摩都费劲,别提帮忙了。倒是周泰迪鼓励我,“学编程,一定要钻进去。”


我:“嗯。”


周泰迪:“用力。”


我:“哦。”


周泰迪:“深入。”


我:“啊。”


路过的组员突然扭头看着我们,“你俩这对话,怎么听着就这么……不可描述呢?”


到后期,金融软件App的开发出现了瓶颈,周泰迪希望作品能够更专业,更实用。


我问:“为什么做不了?”


周泰迪解释,“数学不够好,涉及到核心算法要看数据结构和计算能力。”


“恕属下才疏学浅,这是什么概念?”


“软件的灵魂。数学天才提供运算方法,我们翻译成程序语言,仅此而已。”


“那我们成什么了?”


“代码的搬运工。”


“本校不是有金融系专业和数学系吗?”


“不够好。”


“清华数学系好。”您到底挖呀。


周泰迪居然说:“还有更好一些的。”表情还挺认真。


“你是说,咱们隔壁的那个……数学科学学院?”


周泰迪点头。


“恕我直言,有那个能力,早自己搞研发了,谁还搭理我们这个普通大学的研发小组?”


周泰迪黑脸,“谁许你直言了?不恕。”


小组长前途无望,萎靡不振,不做项目,我就没理由见他。


没有机会,创造机会。


隔壁数学系是吧,我往老家打了个电话,通过我爸这层关系,打探了一下胖子的消息,要来了手机号。


三年没联系了,心情有点紧张。


“嘟嘟——”响了十几下才接。


我忐忑地出声:“喂?”


没回答。


我:“喂……”声音明显比刚才小了好几个分贝。


“哪位?”声音之严肃,令在下后背一紧。


我结结巴巴,“我、那个、你……猜?”


他停顿一秒后,说:“下次培训好了再上岗。”说完挂了。


“……”


风中凌乱五十秒,所以,他把我当成诈骗电话了?


几天后,我直接杀去了隔壁大学数学系的男生宿舍。


楼长小哥看着我,问:“没带钥匙?”


“……”


没记错的话,这栋楼是男生宿舍。


小哥戴上眼镜后,“哦,抱歉没看清。找人?”


“请问你认识杜弘廷吗?”


“不认识。”小哥说:“一栋楼几百号人,我哪能个个认识。”


“他不一样,特别好认。”我回忆道:“他是个两百斤的大胖子。”


“那你找错地儿了,这儿一个超过一百五的都没有。”


回去之后打了个电话给我爸,我爸说:“他不住校。”


“为什么?”臭脾气遭室友挤兑?成绩太好怕室友下毒?


“室友们读书太晚,影响他睡觉。”


“他不读书?”


“他在咱们家那会儿,我就没见他读过书。”我爸接着问了一句,“以前住咱家的时候,他几点睡来着?”


一想到这事儿我就嫉妒地咬牙切齿,“不会超过九点!



《莫名我就喜欢你》/莱弗


全彩内页,内附8张精美插图

《飞言情》甜蜜连载一年,《高冷如此多骄》作者莱弗少女心爆棚之作!

2018年4月甜蜜上市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