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非常道| 任贤齐的爸爸这么牛? 曾打过越战受过枪伤 97年叫儿子给大陆修马路

凤凰非常道2018-03-14 11:40:55


道君温馨提示,请打开wifi观看:


编导手记

恰到好处的礼貌与亲切,随性而为的处世之道,这也许是任贤齐身为艺人的职业本能,却又有别于一个年近天命之年男人的世故。在他的身上,似乎依稀寄放着人们对于昔日经典的唏嘘,但无论时代被如何理解,他依旧笑揖清风,醉卧逍遥。

任贤齐

歌手、演员、导演

任贤齐赞舒淇人美心美 称“她终于属于我了”


凤凰网•非常道:这一次转身变成导演之后,你觉得这只是一个开始,只是自己的一次试水,还是说未来小齐哥还会有更加优秀的作品拿出来?


任贤齐:起码十年前我就说我想要当一个电影导演。但是我不能突然间说我想要当电影导演,我先要学习。我心中有很多电影,它永远在那个位置,我也希望我的电影能够镶在你的心中。


凤凰网•非常道:说到自己和舒淇的合作,你把舒淇称为自己的女神,但是这次不一样。


任贤齐:她是属于“我”的了。之前我拍的电影,第一次是《玻璃樽》,她是成龙大哥的;第二次拍《韩城攻略》,她是梁朝伟的;这一次,终于轮到我了!在我心中,她是一个人美心更美的女人,我有些时候会参加一些爱心慈善活动,她都会捐钱给我。我就说,“要不要我帮你发个新闻稿?”她说不用。我说爱心不欲人知也是一个方式啦,只是有时候你出来抛砖引玉,会有很多人知道,把力量汇集在一起。


凤凰网•非常道:你会觉得你们俩其实是像的一类人。


任贤齐:我们满像的,真性情。我跟她聊电影聊剧本的时候,她有很丰富的宝藏让我挖掘,她会告诉我很多故事,像老船长的爱情故事是她跟我讲的,我就(把它)写在狄龙哥的角色上面。

任贤齐:父亲是老国民兵 在越南打过仗受过伤


凤凰网•非常道:您爸爸是1949年离开大陆去到越南,然后又去到台湾,可以说就是一个国民党老兵的形象,有没有一个点想通过这部电影去表达?


任贤齐:应该有吧。其实老船长这个角色也有点反射到我看我爸爸,我从小看他,他很坚强,他从来没有露过一滴眼泪,包括我奶奶过世的时候,因为他从小17岁就出去跟着部队,他五十几年没有看过他的妈妈,什么感觉啊?另外,我爸小时候会跟我讲他在越南打仗的时候,遇到了一些事儿,那些战乱的流离颠沛,包括我爸身上的枪伤,我说:“爸,你经历了大时代,你回想起来是不是很有那种感觉?”


凤凰网•非常道:当时你给爸爸写了一首歌叫《老张的歌》,大家会想到侯德健也写过一首歌,其实名字都很像,叫《喂,老张》。其实都是描写国民党老兵的。


任贤齐:我当时是因为我爸去看他的一些老战友,大过年去拜年,“恭喜发财!”然后两个老人家接下来讨论的是,棺材用什么木头。我说:“爸,大过年的你怎么又讲这个?”他说:“哎呀,看开啦,早晚要落叶归根啊!”可能他们经过大时代的动荡,他们有另外一种豁达。

任贤齐:97年随父回大陆探亲 见到了他的坟墓


凤凰网•非常道:你爸爸是1989年的时候第一次回到老家武汉,之后你是1997年第一次回去。

任贤齐:我爸带我回去探亲,可是我奶奶已经走了,我姑姑还在,我爸就带我去看他以前长大的地方,我们家在一个武汉的乡下,我爸还记得路喔,那个土路。我说,哎呀,这个怎么不好走啊?我们还去祭坟,拜着拜着,还看见我爸的坟了,“爸,你怎么还有一个坟在这里啊?”当时战乱的时候,我爸跟主要部队走散了,结果,我爸的表弟回到了我们村子的时候,他也不知道我爸怎么了,“好像中弹了,阵亡了。”哇,我奶奶哭得,就帮我爸修了一个坟。

凤凰网•非常道:当年1997年的时候,你第一次去江夏老家,当时跟同辈人有打交道吗?

任贤齐:去乡下我爸的老宅的时候,我爸就跟我介绍这些亲戚,我想我哪儿来这么多亲戚啊,我的几叔、几叔,握了一圈,我表弟带我到处去吃。那种感觉有一种血浓于水,大家都对我那么好,甚至我在睡觉的时候,早上六点还有一个亲戚把我摇醒,“你是谁?”“我是你三叔公什么什么大婶伯的儿子”他从河南开车开了十几个小时,跑来看我。

任贤齐:曾遇黑帮大哥 称最爱《伤心太平洋》


凤凰网•非常道:爸爸对自己的影响,再到眷村那样一段生活,你觉得带给你现在最大的部分是什么?

任贤齐:眷村的形式就是一些跟着国民党部队去台湾的,来自各省各地的人,聚在一个村子里,大家就像家人一样。村子里面很多男生,他会有一种兄弟义气的感觉,可能就是有一些台湾传统帮会里边的雏形在那里成长。然后,我们也是满好勇斗狠的,跟隔壁村子打架。我那时候很叛逆,我爸常常去学校跟老师道歉,去给人家道歉,我又把人家打了怎么样的。

凤凰网•非常道:那样一段文化很大程度上让你在现代很江湖气。

任贤齐:它很像当年的江湖。

凤凰网•非常道:有一个细节也是采访的时候你描述过,当时黑帮大哥在落跑的时候,躺在摇摆的小船上,发现是(在唱)《伤心太平洋》这首歌。

任贤齐:我当时在厦门演唱会的时候,厦门跟台湾很靠近,有些人偷渡就往那里跑,我在那边宣传的时候,有一个看起来很江湖气息的大哥,“小齐,不错,歌好!”谢谢。《心太软》吗?看起来不像喔,“《伤心太平洋》!”他说因为他偷渡过去,他也想回去家里看一看,但是回去要坐船,就唱:“我等的船还不来,我等的人还不明白。”

任贤齐:《爸爸》每季都有邀约 但儿子不想去


凤凰网•非常道:我通过你,我看不到你的叛逆,因为可能进入到我们视线当中的小齐哥就已经是一个“新好男人”。


任贤齐:我是懂得约束自己的,以前我们玩乐队的时候,常常庆功喝得烂醉,在路上乱搞打滚什么的,大声嘶吼,喝酒,抽烟。可是我每次在那边吞云吐雾的时候,被拍到,好像做了不好的示范。那我就觉得有些坏习惯我就要约束我自己。


凤凰网•非常道:我觉得你其实骨子里、你内里是特别大哥这样的一个人。


任贤齐:比如成龙大哥,他是一个带头大哥,我比较像是一个勾肩搭背的兄弟,我们是平辈,我会是像兄弟里面的哥哥。


凤凰网•非常道:我觉得还有一个新好男人的话,就是你自己的感情生活,二十多年和Tina这么长期。


任贤齐:我跟一般人一样,我们也会吵架,我也会有我的想法,其实我要多谢Tina对我的包容和体谅。


凤凰网•非常道:现在很多港台的明星都会借助于《爸爸去哪儿》这样的节目增加名气。


任贤齐:很多人都问我。每一季我都会被邀约,说真的,但是我儿子不想去啦,他可能觉得我的工作不好玩吧,另外一点,他要上学,所以我没有想帮他请假去参加,而且我觉得有那么多摄影机在我旁边,我怎么面对我儿子啊,所以我没有去


回复“任贤齐”有机会抽取任贤齐亲笔签名的节目周边哦

戳“原文链接”,看任贤齐的处世之道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