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爱ta,就跟ta天下第一好(韩云朋)(第114期)

文字友情东部站2018-06-03 15:25:51

 
爱ta,就跟ta天下第一好
                                    1
        昨天下午坐公交,正赶上下班的时候,人很多,很挤。
        “你好,方便帮我破一下零钱吗?”
        我回头一看,是个姑娘,旁边站着个白白净净的男孩挽着她,应该是她男友。
        看得出她有点内向,唯唯诺诺的样子,声音压得很低。
        “那个,我们上车才发现没带零钱,你给我们换几张一块的可以吗?”
        姑娘硬着头皮说着。 
        这种事不应该是男孩张嘴吗?怎么让女孩子出头?
        我心里正犯着嘀咕,男孩果然张嘴了:
        “你能不能快点,马上就到站了,让你破个零钱也这么费劲!”
        这话要是冲我说的,我可能还理解一点。
这话,是跟他女友说的。
        我说不好意思,我也没零钱。
        男孩冲我温暖一笑,表示没关系,搞得好像我才是他女友。
        他一回身,有了主意,冲他“正牌女友”喝道:“笨啊,拿着这张五块的,站在投币箱旁边,别人投币你就拦下来收着,收够三块钱咱就下车!”
        女孩还没反应过来,刚说了句“啊?”
        这时,车到站了。
        乘客们前赴后继,呼啦啦就把姑娘小伙挤到了门口,姑娘一时慌了神,把五块钱投进去就愣在那了,手足无措。
        她男友急了:“哎?!收钱啊收钱啊!哎呀笨死了!能不能快点!”
        姑娘被数落得更头大了,后边的乘客急着下车,小伙回头陪笑着:“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啊。”
        然后上去一把把姑娘拉下了车:“你还能干啥?!五块钱不要了!丢人。”
        车再次开动,姑娘小伙的身影离我们渐行渐远。
        我望着还在马路上冲姑娘骂骂咧咧的小伙,他的身影越来越小……
        Low 逼。
                                      2.
        我隐隐约约地记得,在我小时候,大约还是六七岁吧,家门口开进来一辆警车。
        记不清我爸是触犯什么规章制度了,两个民警从车上跳下,大步流星赶到屋里,不由分说地就把我爸拉走了。
        爷爷奶奶彻底慌乱了,我也跟着吓傻了眼。
        我妈本就是个农村妇女,打小大门不出二门不进的,也没见过这阵仗。
        但那天,她彻底开挂了。
        她先是淡定地走上前去,验明警察身份真假,在确认了对方确实是当地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后,又问我爸到底出了什么事,当然,对方也没怎么搭理她,直接就把我爸往车里塞。
        这时听见我爸在车里对民警说:你让我告诉家里一声,要不他们真以为我犯法了呢,省得他们不放心。
        民警死活不同意。
        我爸没办法,就把头伸出车窗,要跟家里人喊话。
        民警直接一把抓住我爸头发,拉回车里。
        我妈怒了。
        彻底怒了。
        平时连骂人都张不开嘴的她,飞奔到车前。眼睛里仿佛冒着火一样,噼里啪啦骂出一大堆,主题思想就是:孩子他爸犯了法,抓他一百遍都可以。但这是我男人,敢拽我男人头发?!老娘跟你拼了!
        然后,我妈就抓了他们的头发,一人一绺。
        虽然第二天我爸又回来了,我妈也仅仅是受到个批评教育,相安无事。
        但那件事一直在我心里不断地升腾起蘑菇云。
        那个时候我忽然发现:
        爱情是可以让一把切葱花的菜刀,一秒变身原子弹的。

3.
        大学期间有位好兄弟,因为头很大,我们都叫他大头。
        大头有个漂亮女友,说漂亮都不够,准确说就是女神。
        女神君方方面面都很优秀,也是个社交小达人,经常参加校园活动的她,免不了要参加许多大大小小的社团啊,学生组织之类的聚餐或party。
        大头从不阻拦,更从不吃醋。
        我们问大头:你真就那么放心?
        大头每次都淡淡地回答:难得她喜欢啊,喜欢就去呗。
        女神君就这么一直我行我素地参加着,从来不需要打报告。
        大头唯一的条件,就是必须每次由他负责接送,他怕她一个人来回走不安全,不放心。
有一次,女神君的某个室友发消息给大头说:“听好了,我是看你人比较实在才告诉你的哈,你女朋友需要多注意点了,昨晚的聚会上,我看见她和她们社团的负责人聊得很嗨,还互留了电话,约好某时某地吃饭。”
        大头那天看着信息愣了好久,一个电话就把室友君约了出来。
        “谢谢你这么关心我们的感情,但我比你更了解她,她不是那样的人,以后有这样的事就不用再告诉我了,还是要谢谢你。”
        后来证实,这只是一场恶作剧,短信也是女神君用室友手机发的,是个玩笑。
        女神君后来在婚礼上告诉我们为什么嫁给这么一穷屌丝的时候,讲了这个故事,并附言:也没什么特别的,他懂我,我安心。
        不管别人怎么说你,我永远守在你的阵营,也许这才是最好的珍惜。
        不管考验多么出其不意,我都永葆清醒淡定,也许这才是最强的自信。
                                  4.
        有人形容母校时这么说过:母校是什么地方?母校就是即便自己把它骂成渣,也不允许别人说它一个不字。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伴侣。
        看到过一个段子,说小情侣跟老两口的区别是什么呢? 
        小情侣中,女友走路撞电线杆子上了,男友会温柔地说:你看你,这么不小心。
        老两口中,媳妇走路撞电线杆子上了,丈夫会直接骂一嘴:傻呀?!那么大柱子看不着?!
        最关键的在下一句:
        然后,丈夫会板着脸过去,用手揉着,严肃地问:
        疼不疼啊?
        听过很多关于情感的桥段,窃以为这才是最美的爱情。
        爱一个人,多简单的事情啊。既然爱他,就当然要跟他手拉手,肩并肩,荣辱与共,同舟共济。
        有人欺负你?不行。那相当于在欺负我,只有我才有欺负你的权利。
        有人让你难堪?不可以。打你脸就是在打我脸,你没台阶我给你当台阶下。
        我跟你是一个战队的,我跟你是一家,咱们俩天下第一好! 
        说来,多么简单的道理,这一切难道不就该是这样吗?
        那为什么又有那么多人,不会那么做,甚至压根都不想那么做呢?
        懦弱?不正常?脑子进水?都不是。
        因为有些人,只顾着自己。
        相比起爱人来,他更爱的,也是他自己。
        我从没有听过比婚礼誓词更温暖的情话了:
        我愿意她(他)成为我的妻子(丈夫),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彼此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
        说完这段话,神父还会问你许许多多的问题,都是类似如下的句式:
        你愿意如何如何吗?不论如何如何,如何如何,你都会如何如何,直至死亡。
        相信真正相爱的彼此,都会说愿意。
        因为在他们心里,都坚守着一个简单又饱含分量的想法:
        老子(老娘)要是跟你天下第二好,那就没人敢称第一。
        作者简介:韩云朋,全民畅读签约作者,IMS自媒体商业集团培养作者。所写文章在微博上获得了累积数十万次的转发,其中多篇被人民日报、中青报、武汉日报、三秦都市报、江苏网络电视台,山西晚报等全国各大主流媒体官方网络平台转载,并于《青年文摘》等纸质版刊物上发表过文章。多个微博与微信公众大号,如:十点读书,思想聚焦,灼见,阅读手册,清华南都,经典读物,简书官微,知乎大叔等,转载过其多篇热文。由于作品广受关注与好评,曾被Linked(领英)邀请为主讲嘉宾于其官方平台上分享经验心得,今日头条等热门阅读APP也主动邀约为其开号。现有微博活跃粉丝一万二,简书读者关注数一万,并著有文集《为你私人定制的烦恼药方》。
        以文会友,以友辅仁,弘扬正文学,传播正能量!欢迎关注文字友情东部站!
        征稿要求:散文、诗歌,杂文、随笔、小小说等各类题材,字数一般要求在2000字以下,没有发表在任何微信公众号的原创文章,百字以内个人简介一份,近照一张。
        温馨提示:作者文章的浏览量决定再次用稿的使用率,请作者积极做好已发文章的推介!作者提供的稿件和个人简介内容请确保无误!  
投稿邮箱:2897264153@qq.com
总编微信:18654600799 
本期编辑:只问耕耘

关注,是对我们最好的支持!
        文中所用图片除作者照片外,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谢谢!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