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暗夜

尔语2018-03-22 14:24:23









—  这是  尔语  的第  254  号故事  —



             

日记


静雅:刚刚关君居然送我到楼下,真是出乎意料。本以为今天的相亲只是应付了事,没想到他对我挺有心的。点餐的时候好像有偷瞄我,早知如此之前就应该打扮一下。他对于我这种短发并且戴着高度近视眼镜的普通女生一直彬彬有礼,也没有急着离开,是不是网上说的那种“饥不择食”呢?对了,网上不是有一些相亲法则么,好像说第一次没留QQ、微信之类的联络方式,基本上就算失败。


呃,看关君的样子好像不是时尚人士啊,算是老实本分有些过头的那一类吧……好像还有一个法则是说分开48小时内没有电话联络就算失败,他看起来好像并不喜欢我。


唉,还是早点睡吧,明天早上有课。最近又有领导来视察,可能是因为化学组的全国级实验室就快竣工了吧,反正跟我这个教英文的没有关系,倒是对身为化学老师的关君有点羡慕,尽管他是初中化学老师……





第一次见小田



深秋时节,黑夜如瀑布一般侵染了整片天空。餐厅内暗黄的灯光让人有些困意。静雅一遍又一遍的翻看菜单,又时不时的瞥向手机。关君说要带同窗好友来见面,这让静雅兴奋不已。据网上说,一个男人愿意把女生介绍给他的朋友,表示想要接纳她融入自己的生活圈。这对于已经29岁一直幻想着结婚的静雅来说,实在是一个好消息。尽管关君从未说过要她做自己的女朋友,甚至没有牵过手。


关君从门外进来,扫视了一阵子才看到一直招手的静雅。他的旁边站着小田,一个比关君看起来年轻五岁的高个子男人。关君跟在小田后面落座。


小田:“你就是静雅吗?”

小田看起来有一些烦躁,问过问题之后,眼神不住的四处乱看。静雅轻轻的点点头。

关君:“介绍一下,这是静雅,这是小田,我的大学同学。”


静雅礼貌的说了声你好,小田却好像没听见的样子。

小田:“真是不知道这些客户怎么想的,仪器本身的设计怎么可能完全按照他们的要求呢?他们是医院就了不起吗,大不了不做他们的生意。”




关君丝毫没有注意到小田对于静雅的忽视,反而一直安慰他,特意为他叫了一杯可乐,这让静雅有些不高兴。

三个人的晚餐在小田的抱怨声中度过,他不仅大骂难缠的客户,还提到了高涨的油价和房价。静雅觉得她和关君成了垃圾桶,幸好小田提前离开了。


关君:“别怪他,最近他的压力很大。”说着,轻轻拍了拍静雅的手。静雅害羞的捋了捋耳边垂下的发丝。


日记



静雅:原来关君是游泳健将,之前曾经救过小田一命,所以小田待他当亲哥哥一般。不过对于亲哥哥也太不客气了……也许对于亲近的人我们都觉得没必要虚情假意吧。关君真的很有耐心,也很细心,知道小田喜欢喝可乐减压。


等一下,关君好像先向小田介绍我的哎,据说先被介绍的人比较重要,哈哈。他还拍了我的手……虽然送我回家的时候没有牵手,不过毕竟是碰过我的手……以后算是男女朋友了吗……关君似乎真的是稳重可靠的人,还很有上进心,对于化学组获得拨款筹备国家级实验室的事情了如指掌,看来他对我还真的很用心,哈哈。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这种三流大学,能够得到这样的荣誉还真的是很容易被关注吧……





平静的一夜



关君忽然说要到静雅家借住几天,因为小田楼上的邻居水管爆裂,施救的时候把他的房子泡得乱七八糟,又有该死的吊顶,电路也中断了。静雅想关君对小田真的很好,房子都借给他住。


静雅准备了丰盛的晚餐等待关君,并且点上几只香薰蜡烛,让温馨的小屋充满了少女的浪漫。可惜眼睁睁等到十一点,关君才敲门。


关君:“对不起学校临时有点事情,晚饭对付着吃过了。”

静雅:“没关系,我自己吃吧。”

关君:“那么,我再陪你吃一点吧。”

两个人默默的开始了晚餐。静雅觉得这简直像老夫老妻,想到这里她的脸有些红。


互道晚安之后,静雅回到房间,轻轻的关上了房门。关君睡在客厅的沙发上,不知道晚上他会不会进来。

隔音并不好的门外传来卫生间马桶的冲水声,静雅忽然想,自己换掉的卫生棉好像随意的丢进了垃圾桶,被关君看到多难为情,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邋遢的女人?糟了,谁愿意娶一个邋遢的女人呢?

正想着,关君敲了敲房门。




关君:“睡了吗?”

静雅慌乱的说:“还没有……”

关君推门进来,挤在静雅的旁边躺好。静雅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跳出来了,关君转过身抱住了她。

静雅:“不,不行,今天不方便……”

关君没有动,只是更紧的抱了抱她,然后起身离开,一整夜再没有动静。

第三天,静雅的身体恢复了,关君却搬回了家。



日记



静雅:真是烦人啊,化学组的国家级实验室竣工居然要办晚会,可是我已经答应关君一起吃饭啊,真是伤脑筋。最近和关君的发展很是顺利,真不想错过,怎么办?对了,关君一直对这个实验室挺感兴趣的,不如就让他一起参加吧。如果他同意,就表示愿意融入我的生活圈,如果不同意……呃,应该不会吧。对,必须让他参加,参观一下这个据说可以震惊高校化学界的实验室,我的虚荣心啊,哈哈……

 

静雅:没想到关君平时话不太多,晚会上却跟化学组的主任如此聊得来。好在那个郝主任不是势力之人,凭着一颗真诚的心做学问、做研究。当然,也正是因为如此,化学组才有今天的成绩吧。关君今天好像很高兴,带他过来真是对极了,他在我的同事面前也是如此彬彬有礼,大家都夸他啊。

 

静雅:担心的事情终于解决了!本来以为会和关君就此结束……上个月小田用掉信用卡三万,关君要帮他还清,还跟我借了一万。我迟疑了一秒钟,哦不,半秒,也可能是0.001秒……然后就借给他了,我没有信心他一定会还给我,不过,今天不是转账过来了吗!关君说一个月就还,真的连日期都不差呢,越来越喜欢他。





小田死了

                          


仕博:真不好意思,上课的时候把你叫出来。

静雅低着头偷偷环视着周围,几个同事似乎都在窃窃私语,静雅涨红了脸。上课途中被警察带走,底下的学生都惊呆了,主任的脸变了颜色。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想到这里,静雅怒视着眼前的仕博。


静雅:警察先生,我觉得您对我不是很尊重。即使有什么问题,也应该在下课之后再谈。警察当着学生的面把老师带走,这算什么?

仕博:很抱歉,但是,小田死了。

静雅:什么?谁?小田?

仕博:是的,关君的大学同学。说说你和关君的关系吧。

静雅:你怀疑关君?昨天晚上我们一直在一起!

 

夜色深沉,窗外的秋风横卷着枯叶呼啸而过。重案组仕博依旧坐在桌前,思维如同在高速公路上狂奔。


小田昨天晚上八点左右死在关君家中,死因是氰化钾中毒。氰化钾溶于可乐中,被小田喝掉之后毒性发作。而关君晚上六点开始和静雅在一起,直至十点才离开餐馆。无论是静雅,还是餐馆服务员都可以证明。自杀或者他杀不得而知,氰化钾的来源不得而知,关君看起来很可疑却没有什么作案动机,静雅看起来很单纯却有一丝阴沉。真是棘手的案件。





警察




过了几天,静雅再次被仕博约到一家咖啡店。

仕博:你了解小田吗?

静雅:应该还算了解,关君总是提起他。见过几次面……

仕博打断:几次?

静雅回忆了一下,轻轻的回答:一次。

仕博:换句话说,你对小田的了解全部来自于关君的描述,对吗?


静雅似乎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迷茫的点了点头。

仕博:我们调查了小田,跟你说的完全不同。第一,小田没有房贷压力。第二,小田是一家健身俱乐部的会员,健身教练证明他会游泳。

静雅沉着脸思考了一会。


静雅:第一,房价很高是他自己说的,所以我认为他有房贷压力。第二,如果你溺水之后被救起,你会不会拼命学习游泳?




仕博紧锁眉头,仔细查看着关君和小田的档案。关君的家庭条件很不好,父母车祸去世。但是关君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最终成为现在的化学课老师。小田是关君的大学同学,家庭条件不错,父母都是公务员。同样是师范专业,小田毕业后成为一家医疗器械公司的销售代表,经过几年努力成为区域销售经理。两个人的关系看起来相当不错,毕业之后经常见面。不过据他们的同学反映,两个人上学的时候并不是好朋友。


仕博仔仔细细的阅读了静雅给他的日记,这是她跟关君认识以来全部的记录。日记中的静雅很自卑,内心有些幼稚,已经29岁的年纪,却依然依靠网络上的心灵鸡汤做判断。仕博合上日记,脑中不断闪现静雅淡定、面无表情的脸。



终结



暗夜,浓雾一般的黑色笼罩着整个城市。静雅端着高脚杯细细的观察,好像杯中存放的是这夜色幻化而成的血液。


关君低着头坐在沙发上,把玩着手机。

静雅:在等警方的电话吗?

关君慌忙抬起头,却无法直视静雅。

静雅:警察很快就会发现学校化学实验室附近的监控录像被抹掉,也会检测出合成氰化钾的物质所在,到时候我们死路一条。

关君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静雅:我在你的眼神中早已看出了杀意,小田把你当做垃圾桶,你完全可以不理他,为什么要让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

关君:你不会懂的。


关君慢慢站起身,走到窗边。窗外的夜色深沉,安静。


关君:每一次,每一次他的抱怨,都是在向我炫耀。他抱怨年终奖只有10万,而我一分都没有。他抱怨物业费昂贵,因为他有三套公寓出租,而我至今没有自己的房子。他抱怨客户难缠,而我只有做老师的工资,完全没有绩效提成这类东西。他抱怨的所有东西,都是我没有的。他的抱怨,只是想在我这里找到平衡。


静雅: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帮你吗?

关君摇了摇头。

静雅:我一直都在关注你,又千方百计的找到熟人介绍我们认识,我想要满足你一切的要求。当我发现你最大的心愿是杀掉小田之后,我补写了很多日记,并且找机会帮助你得到实验室的钥匙,抹掉痕迹。我很难过,以为你会过的很好,没有想到你的人格真的因为父母的离开而扭曲。




关君:你认识我的父母?

静雅:是的。

关君:你知道他们的离开带给我最大的痛苦是什么吗?是贫穷。贫穷让我自卑,也让小田把我当成找寻心理平衡的垃圾桶。


静雅给关君倒了一杯酒,两个人一饮而尽。

静雅:我的父亲开车撞死了你父母,而后逃逸,我的心里始终很内疚。欠你的,今天都还了。

关君痛苦的倒在地上,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听到静雅最后的遗憾。


当仕博闯进房间的时候,静雅和关君的遗体靠在一起,慢慢融入这暗夜之中。



图片来自电影《惊情四百年》截图





『发布内容仅代表脱客立场』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