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武汉人,忍得满城挖忍不得过江交费?

褚朝新2018-03-12 14:21:15

这几天,很多武汉的有车人在集体骂武汉的路桥ETC。据我所知,这个流氓行为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最近这个流氓行为居然获奖了,部分武汉人于是集体愤愤不平。


有些外地人可能不太明白怎么回事,我简单交代一下背景:武汉被长江隔开,虽然长江并不太宽,但几年前武汉市政府出台了一个规定,强制要求过江车辆走长江二桥等过江大桥必须缴纳费用,小轿车每次通行必须缴纳8元。这就意味着,如果你住在武昌而在汉口上班,每天驾车往返就能交16元钱。倘若你每天不幸要往返多次,就得多次交钱。为了服务武汉人民,武汉市政府出台了“优惠政策”,要求所有的车安装ETC,每次自动缴费,另外一年交一次费可以便宜一些。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说直接点就是政府拦江要钱。大家有没有觉得这种做法跟水浒里占山为王的强盗一样: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我虽然不开车,也没有车,但对这个政策一直耿耿于怀,觉得是流氓政府行径。可是当我看到有些武汉人抱怨这个流氓行为时,又觉得他们活该。

 

有些武汉人,脑子里总盘算着自己的利益:武汉满城挖的时候,24小时施工的噪音没吵到他,吵到了我,我自然要出来抱怨几句,他就跳出来用一副公允的口吻说,这是城市发展必须付出的代价,你们这些人啊,一点大局观都没有,就不能为了城市发展忍忍?还有些人,满城挖的噪音也吵到他了,他觉得自己可以忍受,就对不能忍受的人说:不满意?那你就滚出武汉啊?

 

武汉淹水的时候,我也听到类似的脑残声音,他们全然不顾那些被水淹没了房屋、车辆、店铺者的凄惨与悲凉。他们也认为,这是城市发展必须付出的代价。

 

按照这些人的逻辑,城市发展需要修建道路桥梁,修建这么多道路桥梁需要钱,你们作为武汉人,出点钱也应该,为了城市的发展嘛!

 

如果我跟这些被猪油蒙了心的人一样的话,还会有更好的说辞:你们有车,又是这个城市的主人,多出点钱修路修桥应该啊。穷人们买不起车,不用出这个钱,但会走你们出资修的路,你们这是功能无量啊。大武汉,会永远记住你们的。另外,还要感谢武汉市政府,没有让行人也交ETC费用。

 

这,不就是过去你们一贯的思路吗,怎么刀子刮到你们身上你们就开始也抱怨起来了,真的是没有大局观啊。

 

我不得不对有些脑子不清楚的武汉人说一句,你们活该。说完这种气坏,我还得给你们讲讲道理——我们评价一个地方政府的某些做法是否合适,不能以自己的个人利益是否受损为判断标准,而是要看是否符合现有的法律法规(虽然现在恶法不少),是否符合基本的人情常识。说得通俗一点就是:不能因为政府强拆的是张三家的房子而不是你们家的房子,你就说城市发展必须这么做;张三抱怨几句或者骂几句,你们就出来冷嘲热讽,装出一副很讲公义的样子,替政府的违法行为或者流氓行径狡辩。

 

道理很简单,政府今天可以违法拆张三家的房子,就能明天违法拆你们家的房子。政府今天为了某个党政官员的仕途抢工期满城挖制造24小时的噪音,明天就可以为了捞钱大搞建设换政绩强迫你开车过江时必须交钱。

 

所以,你身边的人被24小时昼夜施工的噪音所扰,或者被大水淹了房、车、铺,而你都幸免了,你可以不同情,但千万别说这是城市发展必须付出的代价。如果这种代价是必须你来付出,你还能这么说,那才是好汉。如果这些你都能忍,那开车过江要缴费你就别抱怨了。

 

正如一个太监,被人骟了都能接受,被主子扇两耳光就矫情起来喊着要造反,那怎么能行呢?


作为纳税人和所谓的主人,我们必须一以贯之地反对任何侵害老百姓合法权益的公权力,才可能减少自己被侵害的几率,不能因为暂时没侵害到自己就幸灾乐祸或者站出来替胡作非为的公权力辩解。时刻记着,你不姓赵,横行的公权力总有一天会肆虐碾压到你身上。 

 

所以,我没有车也要反对武汉市政府强行对过江车辆收费的无耻行为。


褚朝新

20161228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