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没评上院士,也不做校长,因为这位老师,只想教书

马格北2018-06-02 14:44:37




1


民国时有很多著名的校长。比如北大的蔡元培,清华的梅贻琦,复旦的马相伯,南开的张伯苓,浙大的竺可桢,国立中央大学的罗家伦等等。


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个人,完全有资格做任何一所名校的校长,但除了紧急时刻担任临时校长,大多数时候他只愿站在讲台上,做一个教师。


民国时也有很多著名的教授教师,陈寅恪、王国维、赵元任、胡适、陶行知、顾颉刚、傅斯年等等。


我们今天要说的这个教师,并不如他们那么有名,但完全有资格和他们任何一人平起平坐,终身在一所学校任教的他,应该被历史永远的记住。


民国时还有很多的文化名人和大师,徐志摩,林徽因,梁思成,冰心等等。


而我们今天要说的这位老师,和这些名人相比,只是个理科男。然而,这些人看到他,都要恭恭敬敬的说一声,你好,学长。


民国时还产生了很多的专家、院士。比如建造钱塘江大桥和武汉长江大桥的茅以升院士,比如一生都反对三峡工程的黄万里教授。


我们今天要说的这个专家,并没有当上院士,却是茅以升和黄万里的老师。


之所以没有评到院士,是因为他专注于教学,没时间写论文。


别人问他为什么“述而不作”?


他说,我把所有的东西都给学生了。


这位专家的先生、院士的老师,叫罗忠忱。



2


西南交通大学,位于成都,截至2016年1月,有25个学院,75个本科专业。


但100多年前,它的前身,唐山交通大学,长时间只有两个系——土木和矿冶。


每年招生人数不过几百人,但毕不了业的,有时候达到一半以上。


为什么呢?因为这所学校,是中国第一个实行本科四年制的大学,而读了四年的本科生,必须写论文并通过论文答辩才能毕业。


嗯,让现在的大学生头疼的毕业论文,就是那时候开始的。


现在的大学生谈到论文就头疼,那时候的大学生也头疼。


不过你可以想见,那时候能通过论文答辩的,毕业后都是大神。


结果也确实如此,这所大学,一共培养出了57名院士。


而教出这些院士的罗忠忱,却没能当上院士。


1912年,32岁的罗忠忱来到了唐山交通大学,担任土木工程系教授,此后再未离开。



3


如果一个老师,在课后从不布置作业,学生们一定会很爽。


罗忠忱教授就是一个从来不布置作业的老师。


如果一个老师,下课铃声一响就闪人,从不浪费一分钟,学生们一定也会很爽。


罗忠忱教授就是一个从不拖课,上课、下课都极度准时的老师。


如果一个老师,上课时生动有趣,遇到难点时,总是用启发式的教学方式,学生们一定也很爽。


罗忠忱教授就是这么一个引人入胜的老师。


但他的学生们,却未必很爽。


因为虽然他从不布置课后作业,但每周,都要进行小测验。你要是不做大量习题温习,考试时就两眼一抹黑。


此外,罗教授的考试极为严格,亲自评卷 给分极严。你要把每道题的解题思路和过程,清清楚楚的写出来,


更“变态”的是,每道题的答案,必须精确到三位数。错一个,就给零分。


太苛刻了吧?好歹我解题思路和过程都写下来了,就算错一个小数点而已,总得给点分吧?


罗教授说,苛刻?就错一个小数点?你知不知道错了一个小数点,工程就会出事故?工程师的计算,必须准确!


罗教授的严格,让很多同学都很怕小测验。


像茅以升这样,四年下来平均分能拿到92分的学霸,真是空前绝后啊。



4


每周一次的小测验,简直就是同学们的噩梦。


但怕归怕,说起罗教授,同学们都是一个字:大写的服。


因为罗忠忱不但对学生们严,对自己更严。


有同学也怀疑过,你让我们计算结果要精确,你自己就没算错过么?


罗教授还真没有出过错,因为每一道题,他自己都要用两种不同的方法算两遍,只有两种结果一致,他才罢休。在课堂上教学演示例题的时候,他就这么干。这就叫言传身教。


别的老师,一本讲义能用好多年,甚至十几年都没变过。但罗教授,从来不吃老本。以前讲授过的课程,他都要再一次认真备课、重新准备讲稿。


别的老师,写板书那是兴致所至,相当随意,黑板上哪里空就写哪里。罗教授不一样,他的板书,一板一眼整整齐齐,罗列的清清楚楚。


更绝的是,罗教授在黑板上画圆,从不用圆规,但画出来的圆,就是山西的省会。


如果有学生考试没过,要留级怎么办呢?罗教授觉得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在给自己儿子的信中他就写到:(学习)要始终有耐心。万一有哪门课不及格,就重修一次,然而要始终有耐心并且快快活活的。



5


最让学生们津津乐道的,是罗教授的风骨,和罗忠忱对这所学校的忠忱。


如果学生老师有什么要向校方请愿的,罗忠忱,就是传说中的带头大哥。


最关键的是,罗教授连请愿都能迷死个人。有一次他质问校长,直接就甩上一句英文:Say what you mean ! Mean what you say !


罗忠忱毕业于美国常青藤名校康奈尔大学,他的英语不仅说的流利,而且据说语调抑扬顿挫,美国人说英语都没他好听。


抗日战争爆发,学校屡次迁徙,在国难当头的时刻,一直不愿意当官的罗教授,反而当起了校长。他主持学校搬迁工作,忙里忙外,总是坚持到最后一个才离开。而到搬迁完成之后,他就辞去了校长职务,专心教学。


这样的老师,谁会不服呢?


不管校址如何变迁,校名如何变换,从1912年到1955年退休,罗忠忱教授在唐山交大教学整整四十年。在一所学校教这么长时间,在那个年代,绝无仅有!


1972年,罗忠忱教授病逝于河北唐山原校址内。


他一辈子都没离开过这所学校。



6


西南交通大学里有罗忠忱教授的雕塑,雕塑背面是一篇祭文:


弟子曾在学十九年,承恩中外师长不啻百人,然论教诲恳切,授法精湛,任职认真,视学校如家庭,学生如子女,六十年如一日,盖未有出吾师之右者,伟哉师乎!


写这篇祭文的,是罗忠忱的学生黄万里教授。和他的老师一样,黄万里也没有成为院士。




文/马格北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