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听国家一级作家西篱讲述写作历程

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2018-06-19 12:57:43



2016年7月9日20:00—21:00,国家一级作家周西篱做客自在读书群(QQ群120788350),分享新书《昼的紫 夜的白》的创作历程。本次读书会活动由北京自在读书群主办,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赞助,木子主持。

“采菊西篱下,悠然见南山”,西篱,本名周西篱。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理事,国家一级作家。获首届金筑文艺奖、第四届中国传记文学优秀作品奖、贵州少数民族影视文学优秀剧本奖、首届“有为杯”报告文学奖等。

已出版长篇小说、散文随笔、诗集、电影剧本和长篇传记作品十多部。代表作有长篇小说《东方极限主义或皮鞋尖尖》《造梦女人》,散文集《迷惘的女性》《与人同居的猫》《逆境求生》等,诗集《西篱香》《西篱短诗选》《谁在窗外》等。




木子:各位群友晚上好,本期NO38.读书会即将开始了。今天的主题是《昼的紫 夜的白》新书分享。

关于亲情、成长和社会变迁,女性往往在其中更加敏感。即使被打上“女权”的标签遭到他人的非议,依然有诸多女性孜孜不倦地在追求自由、平等的道路上奋斗。小说《昼的紫 夜的白》里的女主人公穷尽一生都在寻找自己的母亲和爱人,她在人生的旅途上比同性多了更多体会。今天我们请来了《昼的紫 夜的白》的作者西篱,和大家分享下她的这部新作。

本次读书会参与聊天的群友,将有机会获赠1册《昼的紫 夜的白》,共3册。

 

木子:西篱老师,您好 很荣庆您能来我们读者群做活动,与我们分享您的新作。


西篱:大家好,主持人好


木子:西篱老师,《昼的紫 夜的白》书名非常文艺,请问您这部小说主要故事内容是什么?小说中的“紫”与“白”象征着什么?


西篱:《昼的紫 夜的白》是一部关于亲情、成长和社会变迁的个人体验的诗性作品,讲述的内容时间跨度比较大,从1951至2050年,刚好整整100年,这当中有个人记忆,也有大的历史事件。由小人物的视角及命运,可以看到当时的历史的真相。而关于未来的部分,则是在探讨一种未来人类命运的可能性。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书的内容,主人公紫音,一生最大的愿望便是找到母亲和爱人。她在文中经常处于不同现实、梦境里,从城市到乡村,从过去到现在,矢志不渝。“紫”便是指代她。而“白”则是文中的男主角小白,他大名叫欧阳璞。


说到书名《昼的紫 夜的白》,大家想想,当白昼变成了紫色,而应该是黑乎乎的夜晚却是白色的,那是什么情况?那就只能是梦幻剧场。每个人的作品,都是他自己的一个梦幻剧场。


西篱:这里我可以透露一下,我读大学时,有一段时间,大概是受陀思妥耶夫斯基《白夜》的影响,我很喜欢在晚上穿上白衣白裙出去溜达,尤其是在空旷的大操场上。那个时候学校里路灯很少,像大操场那样的地方,黑乎乎的。但是你眼睛适应之后,夜晚就不是黑的,而是半明半暗的,就是像白夜那样。在半明半暗的夜色里,白色是最为惊艳的颜色!而在白天,正常的日光里,紫色是最接近夜晚,或者说最接近梦幻的颜色。所以,我用这两个颜色,是想用来象征梦想与存在。


木子:确实很梦幻。西篱老师,接下来给群友们简单介绍一下大概的故事内容吧!


西篱:故事是从1996年开始,群里有这一年出生的朋友吗?1996年,在内地城市工作的紫音回到边陲风镇参加父亲的葬礼。当地的少数民族(苗族、彝族、布依族)群众按本民族的最高礼仪,为紫音父亲送行。随着紫音与父亲的灵魂对话,母亲的失踪和嫂子的失踪由此开始揭开一段尘封往事。


紫音为此前往南方,在东莞偶遇逝者穆姝。穆姝是紫音父母的学生,在此等候紫音多年。穆姝告诉紫音去找风谷中学的敲钟人老王,他是紫音父亲在朝鲜战场上的战友,也是紫音父母历史的见证人。同时,穆姝也在寻找二十多年前害死自己的男友——一位即将 与紫音相遇的心理咨询师。紫音的外婆,也是在七十年代,在紫音的母亲失踪后失踪的。那么,这一家,就已经有3个女人失踪了。甚至在我看来,紫音也是一位失踪者——她的迷途,她的迷惘她带着记忆的行李,随幻觉而行,去到南方,这本身就是一种失踪。因此,紫音为了自己的记忆,为了证实父亲母亲曾经的存在,她要寻找,寻找所有知情者,所有能够证明父母的历史的人。


木子:这部书中主人公是否有您自己的经历投射?您写作中会涉及现实生活中认识的人和发生的事情吗?

西篱: 是的,这部书里有我的经历。我出生在贵州乡村,父亲是乡村中学的校长,学校就是他和他的同事们建起来的。就像《昼的紫 夜的白》里写的那样,父亲本来是外省人,刚到贵州时是给当地少数民族同胞作扫盲教育工作的。父亲非常受当地少数民族同胞的敬重,关于父亲的故事以及他那按贵州当地少数民族风俗举行的盛大葬礼,书中有详述。


由此而论,《昼的紫 夜的白》是写实的,是自传体小说。的确,书中哥哥的故事,是完全真实的,风谷中学的人和事,也是真实的。我就是在这样一个中学里出生,度过童年和少年时光,读书,做梦,解梦,非常寂寞,非常孤独。我整天坐在父亲书房的地上看书,看坏了眼睛,还在上小学时就戴了近视眼镜。多病、视力问题和内向的性格,给我双重约束,写作,成了我精神世界的唯一出口。


木子:听完您的介绍,我想群里会有一部分人会书里找到一些共鸣,对于逝者、灵魂之类……


西篱:我小时候一直贫血,据说脸色一直是略略发蓝的那种苍白。父亲一度怀疑我是蚕豆病(食用蚕豆触发的急性溶血性贫血),因为我们常常在饥饿的时候,采摘路边以及田地里的各种可食之物,没有成熟的青蚕豆是很香甜的,似乎连豆荚都可以吃下去。是的,饥饿也是漫长的童年里的深刻记忆。此外,在我们的现实当中,除了人,还有鬼魂。

 

西篱:为什么这样说?


木子:在我的家乡这边,大部分会在逝者逝世之后请来巫婆,传闻是逝者会附身在巫婆身上,说一下生前身边人的一些情况,可能是有一部分的相似之处。


西篱:在乡下,所有人都是相互认识的,镇上的人,学校里的人。到了假期,学校里非常冷清,家在外地的单身老师都走了,只剩下我们。我曾经一连数天坐在家门口,望远处攀援着山岗而上升的发亮的小路,盼望有陌生人出现,直到眼冒金星、天旋地转。因为太寂寞,哥哥就不断地给我们讲故事。乡间的故事,都和鬼魂有关,那些死去了的人,因为有故事,仍然活着。鬼魂们似乎比活着的人数目还多,我也常会感觉它们就在身边游走,观察并参与我们的生活。


这种与鬼魂相伴的感觉,让我同时感受着两个世界,两个世界均有声音,有话语,有宁静,有风暴。有时候两个世界并没有界限,两个世界互相渗透、融合,鬼魂和人可以交流,也可以擦肩而过。我的心终于愉快起来,开始写日记,写诗歌和童话,写小说。

 

说一下我的写作经历:我的第一个比较成熟、完整的作品,是一个三万多字的小说《亲爱的丹妮》,写一个小女孩在异乡的孤独生活。那是在读初中的时候写的,当时我刚读完狄更斯的小说《雾都孤儿》,眼泪还没有抹干,然后就开始写我被父母送到奶奶家避难的那一段生活。


这个小说写完后,我藏起来,每隔一段时间拿出来悄悄的读一遍,流几串自怜自哀的眼泪。童年丹妮的处境和记忆,在这部书的后记里有写到“我曾经整天在一条街道上跋涉——街道是由像鸭梨那么大的鹅卵石铺就的,高低起伏不平,一个个石面光滑圆润,亮晶晶的。只是,它们的间距太大,我不得不努力迈开步伐。童年即身处异乡的我,赤足,衣裳单薄。我踩过了每一块鹅卵石,在我的脚掌即将前踏时,每一块青色的石头都与我相视而笑。


黄昏总是要来拦截我。随着太阳下山,光滑的鹅卵石映照天空幽兰的光亮,越来越凉,越来越凉,很快寒入骨髓。我的脚板只能在瞬间逃脱,又不能不踩下去。我可以奔跑,但这只能引来夜的追逐。即使我往西方,尚有光亮的地方,即使我有翅膀,夜色也将铺天盖地而来,把一切湮灭,寒冷令我的足底疼痛到麻木。”


这是《昼的紫 夜的白》后记中的一段,是我童年时期的真实记忆。

 

西篱:是的,中国人是将生和死联系在一起的,死是生的开始,也是生的结果。所以,在书的开头,我写的是父亲的葬礼。

 

木子:那这么说,您在写这本书的过程是怎样的感受呢


西篱:由这场葬礼,展开历史的画面和书中人物的各种人生,写《昼的紫 夜的白》,我感到很痛苦。写作是个很痛苦的过程。因为,我得重温历史和记忆里的那些伤痛,亲人间的那些难以弥补的疏离和失落。西方人说记忆是生命的行李,这也意味着某些生命之旅是非常沉重的。当你无法选择忘却和抛弃,直觉告诉你,既然你不能故作平静,不能只呈现一个现实的表情,那么你就得回去,回去,再寻找,你得自己医治自己。


木子:提到写作这个话题,我相信群里也有一些朋友对写作颇为好奇,他们尝试写作,尝试投稿。您能为他们提供一些写作方面的建议吗?


西篱:所以,我看到网上购书的朋友将我的书定位为“治愈系”小说,我非常认同。发表的方式和载体很多,比如自己的博客、微博、微信、公号,还有各种文学网站。还有,写作这个事,得看它对于你的意义如何,或者你只是消遣,或者你是想以此赚钱生活,又或者你是想找到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不同的目的和意义,会决定你对待它的态度。


木子:好的。有需要的小伙伴们看到这啦!接下来我们进入提问环节,方才西篱老师给我们分享了一部分内容,想必有不少读者迫切想知道更多,各位可以提问有关图书和作家的问题。

 

浙江-和风:真好,我妈妈是贵州的,那边确实有点落后。而且我就是你问的1996年的


馨宁芸香:请问西篱老师,写作对于您的意义是什么呢?

 

西篱:是我与世界沟通的一种方式。我大概除了写作,做不好别的事。

 

馨宁芸香:也是生命的价值所在吧?

 

西篱:对,是我的价值所在。我曾经给同事开玩笑说,如果失业了,不能写了,就没法活了,只能去卖水果。


馨宁芸香:高贵的价值意义。


浙江-和风:我觉得写作就是一个分享的过程


北京-阳光书语:西篱是您的名字?


西篱:对,沟通和分享是一致的。是,我从小就是这个名字。姓周。


上海-小呆:老师,你好,写作意义可能各有不同,而我的意义是自杀式,会不会走不出自己的困惑?@广州-西篱


西篱:别自杀,存在高于一切。


塞北良人:老师你好!那我想问一下,你刚才说你的写作内容是以真实内容为基础的,那你写到2016年之后的内容又是怎么进行继续创作的,在您的这部里2016到2050年只是一个时间段的延伸还是您将您自己设想的未来可能出现的生活方式也融入进去了?谢谢老师


浙江-和风:什么是自杀式?


西篱:那是我对未来的一种想象


北京-学士:@广州-西篱 西篱老师,您童年现实生活中对鬼魂世界的观察与参与,是否就像书中的梦幻与现实的切换那样?


肇庆-海的温度:我想问西篱老师,您写时会出现卡壳的时候吗?要是碰上这种,怎么调节?我目前正处于卡壳阶段……


广州-滴答滴答滴答:写作就是把自己的心一刀一刀划开,呈现出最隐秘的东西。西篱老师,如今生活在安乐窝里的80后90后们,并没有那么多曲折坎坷的经历,如何写出有深度的小说呢?


西篱:我曾经迷恋未来学


浙江-和风:那你想象了什么?


明月清风:写作是与生俱来的陷阱


泰山-随风而动zx:请问您是否寄情于写作,把自己的感情都通过写作方式表达出来么


西篱:是的


新疆__初阳:老师,我现在还是高中生,你可以提一些对于高中生写作的建议吗?


西篱:高中生,还在成长


广西-独木舟的言语:我想问一下西篱老师,您写这本书用了多长时间?


西篱:写这个书,好多年


上海-小呆:我迷恋自由,我希望生活,写作,爱都是自由的,这样会不会太妄想?


西篱:写作对成长有帮助的


明月清风:写作是一条温柔的魔带


塞北良人:那这种风格应该是类似于魔幻现实主义的手法咯?


浙江-和风:高中生我觉得可以多读读课外书


北京-书、游:西篱老师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根据上面的分享,感觉你的内心世界丰富而细腻,与其说是分享或阐述,不如说你是在倾诉,甚至有些话语是呐喊,我想请教你,通过本书,你想对自己倾诉什么?想对你思念的人倾诉什么?又对读者倾诉什么中心思想呢?


新疆__初阳:建议很好啊。但是时间真的是很有限。


北京-阳光书语:作为作家,您对现在影视剧台词低俗不堪有什么看法?


泰山随风而动zx:这本书中把忧伤的感情,感觉像是通过描写愉快的方式表达出来了


西篱:含泪写吧。我今天看到一篇文章:他们说他们的IP,我们说我们的文学。


浙江-和风:西篱老师,我也觉得90后其实挺幸福的,我爸妈经常给我说他们那个年代的故事,真的是吃不饱穿不暖。


新疆__初阳:老师。。你对于现在网络言情小说泛滥是持什么态度。


西篱:无论经历了多少痛苦往事,写作的目的,都是为了荡涤悲伤 回到纯净


馨宁芸香:请问西篱老师:怎么看待时下专赚眼球的网络写作?


明月清风:一个人没了精神,等于死亡,通过写作疗伤


广西-独木舟的言语:您这些本书的灵感来自于什么?


西篱:灵感,就是我的心结,我的悲伤。


我对父母人生遭遇的不能释怀,所以通过写作的过程,治愈


上海-小呆:可是洗不去还是伤


浙江-和风:确实,还是不要沉溺在过去的阴霾中比较好


上海-小呆:感觉还是提起笔,只是说自己看轻,看透


浙江-和风:所以你能幻想未来,我觉得非常值得肯定


泰山-随风而动zx:里面的悲伤需要慢慢体味


新疆__初阳:作品也可以治愈更多的人。


浙江-和风:我们也会从中收获很多的


西篱:如果没有未来的呼喊,我们就没有希望


馨宁芸香:请问:您治愈了吗?


西篱:写作能给人力量的,谢谢你们。


肇庆海的温度:写作也是个造梦、圆梦的途径。


上海-小呆:写作也能让自己如王国维,或者海子,走上不该走的路,或者是解脱。


西篱:对,写作就是建筑我们的精神世界。


上海-小呆:写作能让谁解脱阿?作者?还是读者?


浙江-和风:我其实很希望每个认真的作家都能得到社会的回报


上海-小呆先作家也是人,也很渺小,做好自己就最好回报


肇庆-海的温度:西篱老师下部作品能透露一下吗?


馨宁芸香:写作更多的是为了精神世界


西篱:这也是文学的美好


新疆__初阳:也让我们不同年龄段不同地方的人通过书聚在一起。


浙江-和风:做好自己,我觉得每个认真的作家已经完成了这一步,但是现在电视剧和电影的冲刷让他们很难一直走下去,一直有动力去写作。


北京-书、游:昼、夜,紫、白,现实、梦境,过去、未来,自己、创作角色,全部都是对比,请教西篱老师,这仅仅是写作手法,还是另有其它内涵呢?


西篱:这些,都是在写的过程中,出现的奇妙现象,因为写作也是一个既要讲逻辑,又要创造的过程。


浙江-和风:确实结合了现实和想象力,昼与夜又何尝不是这样


西篱:在写的过程中,你自然会调动起自己的审美能力


汕头心之旋律:通过这本书,你想对自己倾述什么?


西篱:我想说说生命中的那些失落和疼痛,在我童年的时候就感受到了这种疼痛。也可以说,这部是讲述上个世纪60年代死去和出生的人们的故事。


明月清风:请问西篱老师,在写作过程中,有过困惑吗?又是如何突围的?


西篱:写作中最大的困惑在于,你要讲自己的故事


浙江-和风:你最心痛的是什么,如果可以,能和我们说说吗


馨宁芸香:在我读来您这是生命的写作


西篱:是的


新疆__初阳:老师。。开始写这本书的时候。。您会担心因为时代不同而读的人少吗。。西篱:我没想过这些,如果想得太多,写作就更难以进行了
每个人的生命和存在都是宝贵的,个体的经验和情感,是文学讲述的核心


馨宁芸香:把生命赋予写作,为自己建筑了精神世界,也影响着读者的精神世界。多么美好啊


北京-珍:本书主要想表达什么?


西篱:书的女主是个梦幻者,男主是脸盲症,大家想想,会有个什么结果?寻找和错过,就成了人世间的主旋律。爱和丧失,是生命永远的痛。本书女主人公紫音,从童年时期开始,就携带着历史和记忆,在现实与梦幻中出入奔波,寻找,直至生命尽头……


新疆__初阳:老师那您比较喜欢和赞赏的作家有哪些呢?


西篱:我得承认,我受西方文学的影响胜过中国作家。


浙江-和风:我觉得老师和写《平凡的世界》的路遥老师有点像那西方的作家,你比较喜欢哪个呢


馨宁芸香:西篱老师,除了《白夜》,还有什么作品或者作家对您影响深刻呢?


汕头心之旋律:前面说到 每个人的生命和存在都是宝贵的,这是对读者倾述的中心思想吗?


西篱:我的意思,只要写出了个体的生命和存在感悟,都是有价值的。


宁夏-呓语:老师,请问写作过程中需要对生活的挖掘和体验,可是怎么克服自己生命体验的局限,怎么从痛苦之中找到出口呢?


北京-阳光书语:经常是有写冲动,提笔难下笔,不是不会,有时是真害怕


浙江-和风:老师,你平时如何提高自己的审美呢?


明月清风:西篱老师还喜欢那些陀氏小说?


西篱:我还是认为应该多读经典作品喜欢。


浙江-和风:你不是说这也是一个表达自己审美的过程。


北京-宕桑:共同提高和进步不是更好吗?


浙江-和风:西篱老师平时还有什么爱好,或者喜欢干的事吗


馨宁芸香:您最喜欢的经典是那些呢?比如……


西篱:《我们在此相遇》(是当代作家、艺评家、公共知识分子约翰·伯格的自传性小说。是一部记忆之书、死亡之书、爱之书、成长之书,一部深沉无悔的告解)


明月清风:西篱老师,蒲宁(俄国作家)作品你喜欢吗


西篱:喜欢 俄罗斯文学给了我很多营养的


新疆__初阳: 西篱老师对于余秋雨的作品你有什么看法吗


西篱:余老师的历史文化散文挺好


北京-珍:您的书是能从不良情绪中走出来的一本书吗?


西篱:那不叫不良情绪,是忧伤,与生俱来的


新疆__初阳:很多人说看余秋雨老师的书有些难懂。是因为遍数的原因吗?


西篱:那么长,我没有勇气读。余老师的写作是离不开历史资料的,如果你喜欢历史,又想看他到底说的怎么样,你就能看下去了。


北京-阳光书语:喜欢余秋雨,多半喜欢历史


北京-珍:哦,不一定


宁夏-呓语:似乎读历史不能只读一家之言


木子:距离本次读书会结束还有5分钟。


馨宁芸香:《白夜》《我们在此相遇》一定要读,再推荐?


西篱:《喧哗与骚动》


明月清风:西篱老师,有些名家的诗,读不懂,怎么都说好啊


北京-阳光书语:理解不了,心里那种感受


馨宁芸香:老师,您还喜欢看什么书啊?


西篱:我喜欢心理学和社会学


馨宁芸香:《诗经》也是经典啊,对吧?


西篱:诗经,圣经里的雅歌,都应该读,太美不仅美,而且有大智慧


馨宁芸香:读周西篱《昼的紫 夜的白》读两日周西篱的史诗小说《昼的紫 夜的白》,梦游般的神离。童年,少年的疼痛、幻灭、思考、成长,历史留痕、留疤,给一代人的真实魂灵记录。人们,总是在有了刻入骨髓的记忆,穿透阴魂的感悟后,出窍。


读着读着,自己也跟着穆姝的魂灵游荡飘忽起来,灵魂原本是多么高贵,生命却又是如此之轻。坚守着高洁,坚守着神圣,坚守着自己内心的纯良,宿命却不堪丑恶阴谋的雷电一击,死后的悲惨愈加疼痛。女人对现实生活的无奈和尴尬,女人骨子里的坚韧和坚强,都同时得以显现,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都不曾缺失。当然,王雪梅式的求生存求安逸的苟且女子也同样并存着,这是修养是品格使然,愿意做谁,也或许命运早有安排。女性笔墨写女性总有女性心灵深处恫吓的感触。愈加真实、愈加亲切、愈加深入精髓,愈加带来女性的深刻思考。该怎样活?该如何活精彩?男权社会,如何保有女性的尊严,保全女性的魅力,如何呵护人性的真善美? 都说《红楼梦》是一部女性丛书。细读,分明读到的还是男权,是男人眼中的一群钗女。无非男人是泥做的污秽,女孩是水做的清纯柔美,沾了男人气息的女人都变成鱼眼睛罢了。别无他色。然而,西篱的女性都是异常真实的女人,仿佛就在身边。不管社会如何动荡,历史如何演变,女人依旧是女人。因为心中的柔软,因着血肉里的爱 ,为丈夫为孩子疯魔,舍命,这也是紫音。女人都能完成为女人的使命,男人都落得应有的下场。女人有悲壮有悲哀有值得悲悯的。男人却都是嘲弄,或许这也是时代弄潮儿的另一种悲壮。世界原本如此。读完一部赏心悦目的书,如同完成一次新奇的旅行,到过一处喜爱的风景,身心愉悦,灵魂洗礼。但是,如果实在是恋恋不舍这处风景,在景区门口不停徘徊,不愿返程,也或者是回家后仍旧念念不忘,如患相思。那么,可以原路返回,再走一遭,尽管重走的感觉和感悟会不一样,有时甚至会孳生失落感。但是,读书完全不一样,重读绝不是重走。照原路从头读起?不可能。找自己最喜欢的最精彩的章节再读?不行,舍不得破坏最初的感悟和体味。那最美丽的邂逅,最动人的初相遇,最震撼的心悸,最幸福的陶醉,最深重的沦陷,都不忍有丝毫破坏。还是留在脑海里回荡吧,留在思绪里飘摇吧。然后,长久缓慢地消化,消融,慢慢把涤荡的魂灵寻回来。别让自己陷得太深,别让自己跌得太重,别让自己醉得太沉。最后,再让时间来冲淡一切,让自己走出来,淡忘。实在不行,就来一次暴风雨式的冲刷。不管是忧伤还是快乐都不能够沉迷太久,久了会醉,醉了会痴,痴了会傻。还是要让自己保有清醒,现实、现状地维持清醒。


责编-王磊老师:初见西篱,给人的印象是娇小玲珑,善解人意,于是心生豪气,深感保护之责。待捧读书稿,对紫音是我见犹怜,亦更加了解西篱——外表柔弱,内心强大。在编辑这本书时,我并不像编辑其他图书那样修改得密密麻麻如蜘蛛网一般,而是完全被书中的文字所吸引,一边看一边做批注,读至令人扼腕处,我欲挺身而出拥小紫音入怀;读至忧伤悲怜处,我欲伸手替小紫音拭去眼角的泪珠;读至都市乱象,我似同紫音手挽手一同经历……我的情绪一直被小说的描写所左右,我悲愤,我鄙夷,我痛恨,我惋惜。及至读完这部小说,我深深地沉默了,作为一个与西篱同时代的编辑,我能感受到小说所要传递的各种讯息和所要表达的各种情怀,我更能读懂西篱的未尽之意。


木子:《昼的紫 夜的白》的责编王磊老师也来到我们群,他的发言让我们更理解作者和作者笔下的人物,谢谢责编。 在这里,自在读书群谢谢西篱老师与我们分享关于书、关于写作、以及关于生命的内容。


北京-书、游:非常感谢西篱老师分享了自己的书和故事,愿继续写作能让你坦然、释怀,祝你身体健康,再创佳作


西篱:谢谢大家,祝你们好运!


木子:白天不懂夜的黑,紫色的昼与纯白的夜在书中融为了一体,各具代表意义。通过方才的互动,各位可以了解到《昼的紫 夜的白》这部小说的内容与风格,具体可以到当当、亚马逊等网店或各地新华书店购买。对此类图书动态和新书感兴趣的,除了购买上述著作,还可以关注微博@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的官方资讯,以及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微信公众号:chcn_scut


感谢西篱老师在这个白夜为我们带来新书领读,感谢群友参与,本次读书会到此结束。晚些时候将本次赠品3册《昼的紫 夜的白》福利放出。请大家多多支持这本很梦幻的书!


祝各位晚安,请期待下周六NO39.读书会领读朝华出版社的文化作品《结字录:汉字里的格局与人生》。



点击“阅读原文”,可跳转到当当购买页面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