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眼镜价格社区

猪粪与糖水 | 苏顺超

保康2018-05-15 14:03:39


猪粪与糖水

苏顺超


今夜坐到书桌前,我猛然想起了母亲,想起了小时候在老家,母亲让我背猪粪,然后又给我喝糖水的故事。

那年我才九岁,还在樃榆沟小学上三年级。几个哥哥都到外地读书去了,家中只有母亲和我。那是一个寒冷的初冬的早晨,天还未见亮色,早起的母亲就将我叫醒,对我说,快起来帮忙背猪粪,耕田的姚师傅天一亮就要来了。我知道,母亲头一天就和姚师傅说好了,请他帮我们家耕责任田。姚师傅很忙,说只有一清早才有点时间。母亲说,清早就清早吧,你来之前我一定将猪粪撒好。那块地在天文叔老房子旁边,长长的一条,母亲打算耕好后种麦子的。按照经验,耕田之前要把猪粪背到地里抛撒均匀,只有这样,耕田时翻起的泥土才会自动将猪粪掩埋,猪粪也只这样才能更好地起到肥田的作用。

母亲叫我起床时,我不是很情愿。天没亮,又那么冷,谁情愿这么早就离开那温暖的被窝呢?但是,母亲的严厉是我是知道的,我虽不情愿,但也还是慢吞吞地穿起了衣服。母亲一定看出了我当时的心情,她对我说:“等把粪背好了,我冲一杯糖水给你喝。”

一听说有糖水喝,我一下子激动起来。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人们买糖都凭票,只有过年或走亲戚才能喝到糖水,平时能喝上一杯糖水是何其的奢侈啊。

听了母亲的话,我麻利地穿好了衣裤,然后就跟着母亲走到了猪栏边。猪栏里的粪已被母亲刨成了堆。这时我才知道,母亲在喊醒我之前,她已经起床好长时间了,并且一个人已往田里背了好几背篓猪粪了。

我那天背粪用的是我平时打疙瘩用的小背篓,我将它放在母亲的大背篓旁边。母亲跳进猪栏,用箢子将猪粪盛起,倒在她的背篓里。我在旁边数了一下,母亲一共在她的背篓里装了九箢子粪。然后,母亲又拿了挖锄在粪上面拍了拍,而后才开始往我的小背篓里装猪粪。她只给我背篓里装了两箢子粪。装好后,母亲和我背着猪粪,一高一矮,一前一后,踏着薄霜,吃力地往责任田走去。

我和母亲在麦地与猪圈之间的田埂上走了十几个来回,猪粪终于背完了。看着那满田的粪堆,母亲笑着对我说:“天亮还得一会儿,歇会再撒吧。”母亲嘴上说歇一会儿,但她的双手已搂起了猪粪,向田里的边边角角撒去。我也只好跟着将双手插进冰冷的粪堆,搂起猪粪,撒了起来……

当猪粪均匀地铺满那块田地的时候,天亮了。那块田地却仿佛在母亲和我给它铺的被子里睡着了,安静极了。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串悦耳的牛铃声。姚师傅来了,他扛着犁,牵着牛,向我们的田地走来。

姚师傅开始驾牛耕田后,母亲和我就匆匆回家了。因为我还要上学,母亲还要给姚师傅准备早饭。我急着回家,还为了母亲许诺的那杯糖水。

母亲说话算话。回到家后,母亲先洗了洗手,接着就给我冲了一杯白糖水。我用那刚刚撒了猪粪的手,捧起糖水,一饮而尽。



作者简介


舒坦,又名苏顺超,保康店垭人,现任武汉新世纪文学教育研究所副所长,《文学教育》杂志常务副主编。


保康微信平台

微信号baokang0710,如果觉得不错,请留言或转发


Copyright © 武汉眼镜价格社区@2017